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300章 世袭的杀猪刀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林家老太太名唤陈姝娥。

    当初本是地主家的姑娘,后来家中被封后,她被卖给了林家老太爷林荣。

    林荣说起来,是个杀猪的屠户。且是世代相传的屠户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屠户在那个年代是抢手货,但这家伙也不知得罪了谁,愣是在说亲的年纪,传出了这货杀人当猪肉卖的传闻。

    饶是知道此事是假的,但也影响了他的声誉,愣是没人敢上门说亲。

    这一耽误,就有人上门将陈姝娥说给他。

    陈姝娥家中是大地主,女儿众多,她是不受宠的小女儿。但却凭借着好手段,愣是得了老父亲的几分疼爱。

    甚至许多年后还有传闻,当初陈家抄家没有半点家当,大概就是老父亲将家产传给了这女儿。

    陈姝娥被卖给屠户后,那屠户竟是每日杀完猪,回去还点上了灯看书。外人不知背后说了多少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都道屠户被陈姝娥迷了心迷了眼,好好的猪不杀,非要抱着书立地成佛。

    后来生个儿子林云召,更是陈姝娥从小教导。

    孩子怕黑,就带去坟地住着。直到住到不再害怕为止。

    林云召幼年怕动物,就被母亲带去森林,什么都不给,只给他一把刀。

    一周后回来时,已经能熟练的割断兔子喉咙,直接喝生血止渴。

    林云召贪玩,便将每个与林云召玩耍的朋友,拉着回去给孩子母亲告状。也不说别的,只说云召这次又考了书院第一。每天玩着耍着也能考第一,你家孩子这次考多少了啊?

    呵呵,据说林母每次离开,他的小伙伴都会挨顿打。

    人家玩着耍着都能不耽误学业,你个学渣还有脸玩儿?好一顿竹笋炒肉。

    当时,林云召出生后不知多少人羡慕林屠户,都说他娶了地主家漂亮女儿,又有个聪明儿子,将来一定是做官的命。

    屠户那时还去列祖列宗跟前告罪,儿子断了世袭的杀猪刀,求老祖宗恕罪。

    据说被陈姝娥知道,屠户睡了好几天地铺。

    只可惜好景不长,只是短短七年,屠户便去世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大概是造了太多杀孽,媳妇漂亮聪敏,儿子又聪明过人,老天爷看不下去了,让他折了福。

    只有陈姝娥知道,当初她家道中落,为了不愿流落风尘之地。便自己选了个憨厚老实的汉子,在他即将说亲之际,散步谣言,让林屠户无妻可娶。这才嫁给了他。

    若说算计和折福,也是该折她的福。

    屠户去世后,大家都等着看孤儿寡母的好戏。

    平日里即便是日子再艰难,陈姝娥都穿着齐齐整整,头发梳的漂漂亮亮,家里最是干净,身上从来是每日换。如今顶梁柱死了,不知多少人等着看笑话。

    哪知道……

    陈姝娥竟是拿起了丈夫世袭的杀猪刀,屠户下葬第二日,她便支起了铺子,继承了丈夫的杀猪生活。

    第一日杀猪,小摊前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地主家小姐,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,还会杀猪?简直笑话。甚至还有人等着他们卖了房子沦落街头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嗷嗷叫的大肥猪当场毙命,连口多的气都没喘。那利落劲儿,直逼林屠户。

    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女人,身上素净干净,举着带血的大刀,眼中冷静万分。这一刻,所有人都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大概,林屠户这把刀后继有人了。

    甚至当初打孤儿寡母家产的人,都渐渐熄了想法。那女人,眼中有狠劲儿,能屈能伸,似乎,不能惹。

    林屠户死了,但他那把世袭的杀猪刀却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云召七岁丧父,但母亲却毅然决然的顶起了家中顶梁柱。

    初高中连跳三级,仅以十五岁的年纪考上了帝都大学,并且,还是省状元。

    那时的风光,谁人能敌?说起陈姝娥,那条巷子没人不佩服。

    甚至后来林云召一步步越走越远,直到现在新闻才能看见他,这对母子,已然成了传奇。

    陈姝娥,更是传奇之母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睿智有勇有谋有胆识的坚韧女人,她引以为傲的儿子,却娶了个与人私奔生女的女人?

    完全是两个极端,处在不同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此时坐在晏家大厅,那自带的气场不输任何人。

    晏家年轻人还是第一次见传闻中的老太太,只一眼,手心里都起了冷汗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好像一见她,就能让你感觉到压力感觉到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林云召的成功,离不开她!

    “林夫人,我父亲生病了,若是有事,咱们不如改日再谈?”晏队长曾经因为任务见过她一次,眉头微皱,开了口。

    陈姝娥自从林屠户死后,便最喜欢人家叫她林夫人。

    其实,他敬佩这样的人。但她的对立面是妹妹,便一切都另说了。

    陈姝娥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,面上勾起标准又不失刻板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今日,我不是来拜会晏老爷子的。我来见,晏若姌。”她并没称呼是我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“你改日再来吧,姑姑身体不舒服。”晏朝阳防备的看着她,刚刚他已经给林云召打了电话,林云召已经赶过来了。并且,再三嘱咐不要让姌姌见他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见她,还需要看个吉利日子放两挂鞭炮再来吗?”林夫人语气平缓,明明没有任何怒意,却让人听出了她的微讽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是她此生最大的骄傲,也是她数十年的心血。她不需要儿子娶个什么样的人来增添势力,但她看不起晏若姌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能私奔,代表没有足够的责任担当,也辜负父母的心血。

    能被人插足,代表没有足够的手段和没有识人的能力。

    能生下孩子却带不回,代表她依然没有承担后果的勇气和智慧。

    更何况,林家唯一的孙子晏迟迟,居然是个痴呆儿。

    这让陈姝娥更是无法容忍,甚至夜不能寐。痴呆儿,便是她花十辈子的心血,也挽救不了孩子。

    陈姝娥,不喜欢晏若姌。她丝毫不曾掩饰自己的喜好,不接纳,但也不曾拆散他们。

    但如今,还要连累儿子仕途。

    她今天,是来劝离婚的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