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98章 事发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迟迟总算有朋友了,我啊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他有朋友也开朗了,我这口气也算是能咽下去了。”老爷子满脸欣慰,这让周言词心里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云召是一部之长,当年和姌姌结婚就没对外公布。也是为了保护他们娘俩。他不想外界查姌姌,也不想政治对手打扰他们。他啊,可算是扛住了里里外外所有的压力。”也许,遇见迟老三是姌姌一辈子的最大的意外。遇见林云召,也是她用尽一生最大的幸运吧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迟老三在半个月前就联系我了。”老爷子声音微弱,周言词猛地抬了头。

    “姌姌什么都不知道,我也不敢让她看见。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什么心态来找我,来请求我原谅。但我这老不死的,存着一口气也要给女儿讨回公道!当年,当年姌姌受的罪,和这么多年的折磨,一句原谅能过去吗?”老爷子年纪大了,一生气便不住地咳嗽。

    周言词连忙上前轻轻帮他拍背。

    迟老三,她迟早会亲自找他。

    “您就别操心了,现在妈妈有儿有女,有外孙有外孙女。什么都圆满了。”周言词轻声劝解。

    老爷子轻叹一口气,姌姌,到底是有不敢让外界知晓的过去。

    老爷子似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心里好受了许多,晚上竟是睡了个沉沉的好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三胞胎便带着迟迟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“我今儿约了几个好朋友带词词去逛街,新添了个女儿,总要给你添几件衣服才行。大姑娘呢,就算结了婚也要美美的。”晏若姌一早便起来给周言词打扮,周言词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在晏家住了大半个月,眼见着晏若姌一日比一日好,她心中也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娘俩要说些悄悄话。”晏若姌推掉了司机护送的话,单独带着周言词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路从别墅区往外走时,有几个散步回来的妇人,都目光奇怪的看着晏若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,怎么都看着我?”晏若姌有些不安,语气有些踟蹰,仿佛又有了几分退缩。

    周言词连忙出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我的妈妈美的让人无法忽视吧,你看咱俩走在一起,大家都只以为是姐妹呢。任谁想到你都当外婆了呢”周言词揽着她的肩,感觉到她肩膀有些发抖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晏若姌眼皮子直跳,右眼跳的格外厉害。内心的不安越发严重。

    快走到大门口时,才隐隐听见保安队长正言辞激烈的指挥人过来拦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都给我退出去,没有卡都不能进门。你们再这样,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保安队长前面站着不少人,竟是似乎要往里闯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可是出了名的政要高官小区,这里住着的非富即贵,此刻竟是被人围住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和晏若姌刚上前,那群被拦在门外的记者便眼神猛地亮了。

    全都举起了摄像机和话筒:“是晏小姐吗?外面有人爆料你高中未婚生子,与人私奔,在外还有了私生子。现在更是产下一个智力障碍男孩,请问你相信因果报应吗?”

    “晏小姐,请问你的老公知道这件事吗?请问他能容忍你未婚生子,为他的脸上抹黑吗?”

    “晏小姐,现任部长年过三十五而不娶,人到中年好不容易得一儿子,还是智障。请问你会愧疚吗?林部长矜矜业业为国操劳,奔波,妻子却在年少时与人私奔,听说在外还有女儿。此事你知道会对林部长造成什么样的损失吗?”

    十几个媒体记者全都疯了一般往前挤,闪光灯全都对准了晏若姌,不住地想要拍到她惊慌失措的慌乱模样。

    “退出去退出去,谁让你们进来的。”保安队长叫了人,竟是有些拦不住。

    周言词面色微冷,眼见着晏若姌红润的脸颊,好不容易放下的心防,在一声声质问中,脸色发白,以飞快的速度建起心防。再不许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晏若姌浑身僵硬,整个人冰冷的如坠冰窖般寒冷。竟是脚下生根仿佛僵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妈,妈,别听他们的。别听他们的。我是词词啊,我是你的女儿啊。老公,儿子女儿,外孙儿孙女全都在身边。妈,你好幸福的……”周言词拉着她的手,感受到她极度控制的崩坏的情绪。

    妈妈,犯病了。

    “晏小姐,外界还传言你精神有问题,请问是有了精神分裂吗?请问这样的你如何能成为一部之长的夫人呢?请问这是你无法得到林家承认的原因吗?”其中有个记者每次问的问题,都能让晏若姌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那一声声质问,全都是她心底最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请问林家唯一的小少爷智力障碍,是因为晏小姐遗传的吗?”

    晏若姌突然猛地抬头:“不不!迟迟没病!你们不许胡说!我也没有骗云召没有骗林家,我我我……”晏若姌抬头时那一刹那的失控,简直给记者打了兴奋剂一般。

    眼看着晏若姌要再受刺激,周言词猛地将她一把按在怀里,死死压着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周言词抬眸冷冷看着对面虎视眈眈的记者,这些人,当真是要逼死她吗?

    周言词脑海里突然出现前些日子出现的白裙子女人,只怕是晏队长没盯住,让人直接将消息捅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吃不完的人血馒头,我便让你们吃个够!”周言词眼神一凛,抱着晏若姌便往回走。

    一道冲天的黑色气息朝着记者席卷而去,只是瞬间,便隐入他们身体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浑身的生机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减弱。甚至,罪及家人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晏若姌似乎快要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妈妈,似乎不止是精神错乱,上次见到她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,此刻,更是让她猜想有几分成真。她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不敢深想下去,若是真的,那迟老三,死一万次也不为过!

    周言词心底沉重,飞快的朝着晏家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外界,铺天盖地的晏若姌私奔消息,林家老太太更是气得砸了茶杯,往晏家而来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