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94章 凤凰不如鸡系列(三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大鸾,神鸟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放在上辈子,那就是飞哪哪都是无尚的荣幸。更有甚者,大鸾栖息的梧桐木,都成了千金难求。

    当初大鸾浴火重生,那掉落的灰都有人刮干净了。

    吃的是灵芝仙草,饮的是金风玉露。栖息的是梧桐木,飞翔在那蓝天白云,所过之处万人朝拜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黑黢黢一团跟被火烧过似的,那叽叽喳喳的模样让人一看,脑子里就出现一道菜。

    小鸡炖蘑菇。

    拇指大的小脑袋仿佛僵硬了一般,吓得动也不敢动。绿豆大的小眼睛,里面都能看到晶莹的泪花。那绒毛看起来细腻又柔软。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呵呵,大概是因为瘦小,被别的鸡一顿揉虐。现在一身的绒毛东缺一块西缺一块。

    此时可怜兮兮的躲在角落,被鳄鱼用长长的嘴巴一阵拱,吓得唧唧嘎嘎一阵乱叫。

    周言词无言,说好的霸气上档次呢?

    好歹人家还是真皮的,你就一道菜?

    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。即便你是只畜生,老天爷都拿着小本本偷偷记着呢……

    活生生的凤凰不如鸡系列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不过眼了:“可怜的小东西,小鸡炖蘑菇都太小了……”身后将那笼子一拖,在鳄鱼龇牙咧嘴的面孔下,一只手就捉住了巴掌大的小鸡仔,大鸾。

    大鸾唧唧哭的无法自拔,那哀怨的唧唧声传出好远。

    鸡生好艰难,真的好艰难。

    整个快要肝肠寸断的架势。

    周言词抓着毛茸茸小鸡仔进屋时,恰好遇见三胞胎带着小舅舅出来吃宵夜。

    四个孩子人手一碗豪华版海鲜面,据说是三宝口述,大宝动手,二宝指挥完成的。

    那屋子里一股浓浓的鲜香味儿,让人一闻馋虫都快被勾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你要吃炸鸡仔吗?这么小不够吃吧,让外婆多买几只好吗?”大宝端着碗,吃着面,吸溜吸溜的直响。

    二宝吹着面,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“炸着不好吃,小鸡炖蘑菇好吃。”

    三宝抬头看了一眼,莫名的感觉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卤着吃好吃,炖的烂呼烂呼,骨头轻轻就下来了。鸡仔小,不要炖久了。”顺带,看着那瑟瑟发抖的小鸡仔流口水。

    大鸾:三宝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!!!

    晏迟迟看了她一眼:“后院,活鸡,大大的……”指了指大鸾,太小了,不好吃。

    周言词感觉到大鸾的瑟瑟发抖,作为一只只吃鸡的凤凰,此刻,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周言词抿住唇,她怕自己没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当年那么威风凛凛的凤凰之王,大海之主,如今成了一只乌骨鸡。

    这,大概就是上辈子吃鸡的惩罚吧?

    突然变成一只食物,不知道大鸾会不会半夜咬自己一口尝尝味儿。

    周言词避开三胞胎要拿大鸾的手,脚步轻快地上了楼。

    进了屋,轻轻掩上房门,这才将大鸾放在床边。

    然后整个人扑倒床上,肩膀抖动,整个床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笑死我了,笑死我了。大鸾,大鸾,你居然成了一只鸡。可红烧可白灼可干锅的乌骨鸡……这可是你最喜欢的动物啊。想当初你发宏愿,要吃遍天下各种鸡,现在真是……老天爷格外厚爱你啊。最大的喜爱,莫过于成为它!!”周言词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人直接在床上打滚儿。

    可怜的大鸾因为太渺小,只能看见她两只脚……甚至看不见,她嚣张的嘴脸。

    想上辈子的辉煌,一切,宛如梦境。

    周言词好一会儿才收敛了情绪,将一脸萎靡不振的大鸾抓起来。往洗澡池子里灌了几口洗澡水,浑身洗了个干净。并且告诉它居住守则,这才放心的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吃点什么吗?”周言词见它瘦的皮包骨头,内心实有不忍。

    摸摸它一身的绒毛,底下的骨头都有些扎手。

    “突然从真皮变成羽绒,这落差还真大……”周言词还停留在看见鳄鱼时的惊讶。她真以为,大鸾变成鳄鱼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自己也能引领一把时尚潮流,成为养鳄大户啥的。

    原来是养鸡的饲养员。

    大鸾哀怨的看了她一眼,眼泪哗哗的,趴到她手掌心唧唧嘎嘎的一阵乱叫。呃,大概是哭吧……

    “唧唧……”没一会儿,才提起脑袋看着她。

    周言词挑眉:“鸡?你说吃鸡?你还要吃鸡?你跟鸡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!”周言词一脸震惊,见它那执着的样子,只怕是怨念颇深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鳄鱼池子旁,那笼子边细细碎碎的鸡骨头。再看看大鸾尖嘴壳都有点缺口……

    卧槽,这货在笼子里都鳄口夺食抢过鸡骨头!!!

    周言词以大宝的名义叫了一份炸鸡外卖,眼睁睁看着大鸾嚼的嘴壳都开裂了。

    人为财死,凤为鸡亡,还真是至理名言啊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可千万别被同类看见了,我怕你会被生吞活剥了。”周言词一脸严肃,这货俨然是混在鸡类中的饕鬄。

    专吃同类的老饕。

    从站在食物链顶端,变成了食物链最底层,依然改不了这贪吃的毛病。周言词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大鸾大概是饿了许久,吃到周言词都打起了瞌睡,伴着细细碎碎的骨头咔擦声,周言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好一会,大鸾才砸吧砸吧嘴,在她枕头旁边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身为禽类的某鸡想要直接拉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昨日言佬的居住守则,这才不情不愿的跳下床摇摇摆摆往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三宝三宝,你个臭丫头……我在深海里等了你那么久,你居然把我忘了……乌骨鸡大鸾委屈啊。

    你以为凭借一只鸡,在海里好混吗?好不容易找了个大扇贝做寄居鸡,结果后来还为了送三宝上船,将扇贝给跟丢了……

    鸡生艰难。

    这个屋内只有马桶,大鸾踩着垃圾桶这才险险的站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爬上去,便见大门突然打开。

    晏若姌那张脸露了出来,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鸾蹲在马桶上。

    大眼小鸡眼对视,滴流滴流的转。

    晏若姌转身,飞快的冲出大门。

    “爸,爸,快来看啊。我看到乌骨鸡蹲马桶啦……”那震惊的声音绕梁三日。

    底下晏家一群人,对视一眼,心中又沉重几分。

    姌姌的病,又严重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