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93章 吃鸡专业户-大鸾(二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周言词一个人抱着手机在床上笑了好久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刚来现世时,谢景修的记忆和谢岱齐的记忆两人还未重合。

    他有些分不清场景。

    有一次一家几口在保姆车上,下车时有一辆车踩错刹车,径直朝着三胞胎几人冲去。

    当时她离得远,整个人浑身血液都吓得凝固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谢岱齐顺手就朝着车头一推,也不知是恰好踩了刹车,还是真被他推停了。

    当时那车立马停了下来,一阵剧烈的车轮摩擦地面声音,车轮子底下全都是一层层厚厚的痕迹。

    车主下来时浑身瘫软,整个人瘫倒在地。浑身上下一阵浓烈的酒味儿,可见是酒驾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我完了,撞倒人了。肯定撞死人了……”那车主只感觉被什么东西撞住了,吓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等他清醒过来时,已经被交警包围了。

    那辆保姆车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,酒鬼哭哭啼啼的朝交警哭,说自己不是故意的,争取宽大处理。

    想要见见死者家人,该做的赔偿一定好好赔偿。甚至还跪在地上,交警拉都拉不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一度失控。

    交警只以为他喝得多,喝昏头了。拉着他指认现场。

    “看看看看,哪有什么人。是你自己喝多了做梦了吧?不过你给我说说,你车头这里五个手指印是怎么弄上去的?”交警一脸惊奇,这家伙莫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自己用手机打了交警电话,现在还说自己撞了人。可全场就他一个人啊……

    只不过,这车头触目惊心的五个手指头印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交警本以为是车主非主流,找人想办法弄上去的。毕竟,凹下去深深的五个指头印,人为根本不可能。想都不敢想!

    哪知道车主却跟见了鬼一样,朝着地上猛磕头,磕了满脸的血。可怜又可恨。

    这一幕恰好被跟拍酒驾的摄像机拍下,电视台发出来时全网都在怼那司机……

    殊不知,那司机从那之后滴酒不沾。过庙就拜,遇神就跪,俨然一副虔诚的信徒。

    周言词每每想起此事便笑,从前绷着脸不苟言笑的大将军,现在时常闹两个笑话,简直不要太可爱。

    她何德何能,能前后两世都拥有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前后两世第一次见到他,心里就好像有种牵引。就是这个人,一定要抓住这个人。好像冥冥中自有注定一般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里甜滋滋的,也许那个老瞎子说的全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们九世姻缘,无法在一起就只能独孤终老。本只有第九世能成,哪知有了一姐,居然回了第八世,现在竟然也成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丝毫不知道,他们之间错过的七世,每一次都是以悲剧收尾。

    周言词躺在床上,突然感觉心口一阵钝疼,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直到那股痛过去,才缓缓直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提过的是,在这世未曾遇上谢岱齐,古代未曾遇见谢景修时,她有着很严重的心悸。

    此事她从未跟任何人提过,每每月圆夜,她的心悸便会犯一回。

    好像身子在提醒她,这一天,曾经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天。

    直到二人相遇,两个世界的她,心悸才得以缓解。

    周言词站起身,拉开窗帘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洒下,赤着脚站在地板上,周言词眺望远方,星火点点,心中格外宁静。

    “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“嘎嘎……”周言词猛地抬起头,眉头一挑,好像听到什么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好像,有什么在召唤她。

    周言词转身急忙下楼,蹬蹬蹬的跑下去,连鞋都没穿便往后院跑去。

    被栅栏围起来的小池子里,仿佛有什么在轻轻蠕动。还隐约听见咔擦咔擦,干嚼脆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鸾,是你吗?”周言词亮晶晶的眸子熠熠生辉,蹑手蹑脚的往池子边走。

    “大鸾,你现在吃的这么好?以前你可是吃风霜雪露,吃人参雪莲长大的灵物啊,现在居然无肉不欢。难怪朝夕两兄弟说养的宠物能吃,都快养不起了……”周言词感叹。

    还真是顿顿吃肉啊。

    瞧瞧那池塘里满池子鸡毛。上辈子因为一只鸡把自己卖了,这辈子居然过上了顿顿吃活鸡的美日子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大鸾命挺好的。

    周言词朝着泥糊糊的池子招手。

    “大鸾,过来啊,大鸾你快过来啊,让我摸摸你那坚硬又性感的背部,摸摸你那长长的獠牙,摸摸你那身鳄鱼皮……”周言词蹲下身子,朝着满是鸡毛的池子招手。

    正把乌骨鸡往泥地里拖的鳄鱼怔了一下,随即一口便将乌骨鸡咬死了。骨头还咯吱咯吱响,鸡毛扑腾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晏朝阳和晏云夕两兄弟为了省事,直接将鸡笼子放在池子边上。一只一只的鸡按顺序放好。

    那鳄鱼居然也有几分灵性,要吃了直接守在笼子口,张开嘴接着就行。

    此时那笼子里,就剩一只巴掌大的乌骨鸡缩在角落。浑身黑黢黢的,只剩一双眼珠子在转动。

    “大鸾啊,大鸾,给我出来。你别自己过上吃鸡的日子,连我都不要了……”周言词喊了半天,那鳄鱼竟是只顾着吃鸡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半点没有上辈子的谄媚劲儿了。

    甚至三两下嚼烂了整只乌骨鸡,还慢悠悠的爬了回来,继续戳那笼子。

    笼子里只剩一只小奶鸡,只怕刚出生不久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咱们好歹也是有过一段饲养情谊的吧?虽然没给你吃过鸡肉,但鸡骨头不是情吗?”周言词瞪着眼睛,眼睁睁看着鳄鱼将那笼子里的乌骨鸡吓得唧唧乱叫。

    “唧唧……唧唧……”那拳头大小的乌骨鸡浑身毛都立起来了,那尖锐的鸡叫声竟是带着几分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“唧唧……嘎嘎……唧唧……嘎嘎……”那幼崽鸡扑腾的一身绒毛掉了不少,朝着周言词的后背直叫。

    面对着鳄鱼,背对着乌骨鸡的某词……

    浑身僵硬的转过身,目瞪口呆的看着浑身惊悚的小幼崽……

    大鸾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这句话,你深刻理解了吗?

    吃过的鸡,总是要想办法偿还的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