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92章 影帝的小秘密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晚饭过后,晏家门前极其热闹。

    往常,晏家门前是最清净的。谁都知道,晏家老爷子喜静,晏迟迟又没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几乎晏家都没有什么孩子。

    仅有的,都是儿媳妇娘家的孩子过来串个门。

    但此时……

    晏家门口竟是站了乌压压一群人,为首的十一个少年鼻青脸肿。往常,各个都是片区小恶霸,此刻全都乖得跟个鹌鹑一样。

    十一个孩子身后,还跟了一群流里流气,穿着破破烂烂追求时尚,头上染的花花绿绿的孩子。有的十来岁,有的二十来岁。

    横看竖看,都是一群不良少年。

    有一些倒也穿的正经,眉目清明,但眉头紧锁,一副很不屑的高傲模样。

    看来,三宝这次是几乎将众人一网打尽啊。

    什么好的孬的,都给揍了一遍。

    三宝被周言词套上了一套漂亮的白裙子,身后还背着个大大的蝴蝶结,看起来可爱又单纯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大宝二宝和晏迟迟。

    三宝跟巡视自己的领域一般,明明小脸蛋可爱至极,却偏生有种与生俱来的帝王相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些哥哥姐姐都是咱们以理服人以德服人的结果,心甘情愿跟着我们而来的。拳头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迟迟小舅舅,咱们都是文明人,泼妇骂街,小人打架那一套不适合咱们。”三宝背着手,指了指人群。

    晏迟迟看着各位小头头一脸的伤,鼻青脸肿,还有的手臂打着石膏,俨然一副遭受了惨烈暴打的众位兄弟,对一本正经说瞎话的三宝,突然有了新的认知。

    周言词正好打开门,朦胧的月色下,见三胞胎跟众人相亲相爱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宝二宝三宝,好好跟哥哥姐姐们玩哦。刚刚外公说以后跟迟迟小舅舅一个学校。这里的哥哥姐姐,以后将会陪伴你们整个童年。”周言词远远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突然感觉到人群中一阵无法忽视的悲凉气息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周言词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人群中少年们悲伤的气息在蔓延……跟三胞胎一起上学……说好的走亲戚,吃完饭就走了呢?

    难道以后每天都要上演相亲相爱互帮互助的场面吗?

    “妈妈,哥哥姐姐会保护我和哥哥姐姐的。他们很喜欢我们呢。对不对,哥哥们?”三宝扬起笑脸,一脸的可爱单纯。

    对面一群大孩子,满脸悲戚。仿佛死了老爹老娘一样。

    所有人保持沉默,门边的周言词跳了下眉。

    便见三宝皮笑肉不笑道:“哥哥姐姐们,你们对三宝的话有什么意见吗?”眼眸微深,背对着周言词,正好让所有混小子看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欢迎欢迎,欢迎大宝二宝三宝妹妹常驻我们小区,跟我们一块上学。”呜呜呜呜……心好痛……

    “哟,怎么这些家伙今儿这么听话。往常吃完饭,这个点不是到处跟我们这些老年人跳广场舞争场子,要么是跟隔壁打架。懂事了懂事了……”吹罢晚饭出来散步的老人一脸欣慰。

    三胞胎站做一排,笑眯眯的格外讨喜。

    “承蒙各位厚爱,要不是大家手下留情,我们仨也成不了这片区的老大啊……”二宝说出的话,让众人脸色一黑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站在三胞胎身后的晏迟迟,大家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为了给某小舅舅找回场子?

    心好痛……

    被侄子侄女罩着的晏迟迟小舅舅,丝毫不知道,自己将会走上背靠大佬好乘凉的潇洒日子……

    你能想象每每到了上学时,大的小的众位兄弟就簇拥着一脸懵逼的晏迟迟去上学吗?据说人数最多的时候,能高达上百人……小学部大门口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晏家屋内。

    “大宝二宝三宝来了后,迟迟也算有个伴儿了。以前可从来没有人来家里找过迟迟玩儿……”晏若姌眼睛微红,一切都是她的失职。

    周言词如今知道她跟自己的渊源,每每见到她便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重回一趟,找到亲生母亲,并且当初在那么艰难的日子也怀着她,并不是抛弃了她。这让她内心多了几丝反温暖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迟迟会拥有很多朋友的。大宝二宝三宝善良又可爱,平日里也许多朋友。她们会保护迟迟的。”

    晏队长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能进国安局杀人的小家伙,你怕不是要把小区内众孩子一网打尽……

    晏队长有苦难言,家里认了门干亲,居然是国安局里杀人跟砍怪一样的小妖孽。有朝一日会不会吓死大家哦……

    晏家其乐融融,倒是晏朝阳和晏云夕眼皮子直跳。

    晏家两兄弟极其喜欢各种奇珍异兽,后面还挖了个大池子,养了一条鳄鱼。买了许多乌骨鸡喂鱼……

    说起来,那鳄鱼也是奇了,只吃乌骨鸡。除此之外,宁愿绝食都不肯吃。

    当真是一只有骨气的鳄鱼。

    周言词给谢岱齐打了个电话,今晚住在晏家。两口子温存了好一会,谢岱齐才沉默了一下开口。

    “昨日我吊威亚,威压绳子突然断开了。后来导演组去查,绳子似乎被人从中割断。大概,是害了你的人出手了。”谢岱齐本来不想说,但又怕她们娘几个没有防备。这才轻描淡写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周言词一听脸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怎么回事?伤到了吗?伤到了哪里?你把地址发给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周言词登时站起身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谢岱齐这才急忙道:“没事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,只是……有那么点小麻烦……”谢岱齐语气有些缥缈,仿佛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周言词着急上火,这才听电话那头男人极其憋屈道:“绳子倒是断了,可我……我还立在半空中……”他简直不想回忆导演惊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笑出了声,抱着手机整个人笑的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此刻才突然想起,我老公是绝世大将军,能一人深入敌营砍下敌人脑袋的镇国将军啊!!从几层楼跳下来都安然无恙的……

    想起谢岱齐一本正经的吊着威压立在半空中,所有人一脸惊险的看着绳子突然断裂,而某人还好端端立在半空中,就忍不住失笑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