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89章 遇你误终生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晏若姌在未曾离家前,是个典型的乖乖女。

    穿着长裙站那里,便是一幅画。文文静静,巧笑嫣然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曾让晏家车子接送过,每日骑着共享单车上下学,不知道是多少人梦中的风景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还被戏称为平民女神。

    经常手捧着一杯清茶,在学校漫步看书……那么单纯的年纪,却因为遇见了迟老三,一遇误终生。

    也许,跟着迟老三私奔,是她一生最大的叛逆。也是唯一的叛逆。

    她每日骑着共享单车,不论严寒酷暑不曾变过。迟老三仗着一张好脸,曾经在学校四处猎艳,直到那日长发飘飘的晏若姌经过……

    “女神马上要高考,据说能上清大,那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。只可惜,这朵花娇艳却长得坚韧,拔不掉啊……”几个喝大了的兄弟搂着迟老三,迟老三远远看了那飘逸的背影,便拍着胸膛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这学校里,但凡我多看了一眼,哪个女生不脸红?等我半年,半年我能迷得她连大学都不上。嗝……”说完打了个酒嗝,几个狐朋狗友全都嘲笑他,迟老三嗤笑一声竟是下了狠劲儿。

    浪荡惯了的人,哪里管什么会不会伤害人呢。只要得到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晏若姌的身边便多了个打不死赶不走的小强。

    清纯又简单的晏若姌,哪里接触过这种攻势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那半年竟是一日不缺的每日报道。每日做了什么吃了什么,都一一像她汇报,不管晏若姌回应与否。好几次下着大雨,晏若姌不曾骑单车,他更是一路淋着雨蹲路口等。手中拎着早点,浑身湿透了,却不曾打湿早点半分。

    情场老手的他,终是捂化了晏若姌那颗心。

    高考成绩出来时,晏若姌是省内前三。国内名校都抛出了橄榄枝,迟老三,也变得更加殷勤起来……

    因着实现酒后诺言,大学报道前一天,带着她,跑了……

    一方怀着满满的恶意,自以为是的年少轻狂,毁了一个人的终生。

    两年多后,迟老三带着另一个女人进入了婚姻的殿堂。

    晏若姌,在晏家人找到她时,已经在暗无天日的小地下室已经呆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神情呆呆的,没有人气没有任何表情,整个屋子里一股子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手腕上是深深的一道道入骨的割腕痕迹,脖子上是一道道结了痂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死不了呢,为什么死不了呢。为什么不让我死呢……”整个人浑浑噩噩,披头散发,犹如恶鬼一般。

    晏家人谁都不敢问她,连夜将她带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前,她已经剖腹产子。而且……”医生脸色很难看,只叫了晏老夫妇和晏家大哥出门说病情。当时,晏家母亲因为受不了刺激,当场气昏了过去。醒来时,就坐上了轮椅。

    心爱的女儿已经为人母,孩子却不知所踪,这让晏家人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更让人难过的是,她的精神全都出现了问题。疯疯癫癫恍恍惚惚,整天抱着个枕头哄睡,拿着奶瓶给孩子喂奶,喂水。每天推着婴儿车放着枕头,想要出去给孩子晒太阳。

    后来,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隐隐知道几分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女人从他俩私奔后,便找到了他们的地址,搬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她内心所受到的摧残,远比众人想象得多。

    最终有一日,那个女人拿着怀孕三个月的检查单带走了迟老三。她在家里不吃不喝几日,割腕自杀,却在濒临死亡之际,被梦里一个圆滚滚的女孩子踢了回来。

    之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三月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受到了刺激,她的精神变得很差,经常暴躁无法忍受,必须吃药才能抑制。

    每日都恍恍惚惚,直到分娩前夕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她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眼皮有千斤重万斤重,怎么也睁不开。

    她感觉有人在做什么,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。梦里的那个圆滚滚女孩子,眼中含泪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妈妈,不要醒……醒了,就不能活了。”她能感觉到那个孩子说的话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清醒过来时,已经满屋子血腥味儿了。

    肚子空了扁了,孩子没了。

    她疯狂的哭叫,拖着才剖腹产的身子在街头,像个疯子一样找孩子。一边走,一边滴血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疯了,眼睛已经流不出眼泪,喉咙已经喊不出声音。整个身体冻得冰凉,浑身血液都似乎要凝固了,她脑子里只记得,孩子没了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清醒时,已经身在晏家了。整个人变得呆板没有神采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深陷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,是她一生摆脱不了的噩梦,也是她一生的牵挂。

    “云召用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才捂暖她一颗心,才让她变成正常人。我不想要有人打破她的生活。更何况……”老爷子微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姌姌的一切若是爆出去,这才是真的对不起云召了。我们晏家,欠云召太多了。”老爷子叹了口气,林云召娶了姌姌,对他的仕途已经有些影响。

    若是再传出这些丑闻,只怕丢的不止是他的脸,也是华夏的脸。

    外交,历来是国家的门面。

    他们能做的,就是不断的捂住这些事,不能让它流传出去。即便是当初暗中查找孩子的下落,查到周家,查到精神病院,查到停尸房……

    他们更不敢泄露半分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着周言词,看着她成长的这般好,突然很欣慰,也很想抱抱那孩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找迟老三呢?”周言词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老爷子摇摇头,苦笑一声。为人父母,需要考虑的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时候,都害怕对女儿造成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即便对迟家恨之入骨,却也要装作一副不认识的面孔。事情爆出来,对姌姌的伤害,更大。

    “天道好轮回,老天从不饶谁。会有报应的,相信我。”周言词上前扶住老人的手,异常坚定。

    没有报应,还有我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