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88章 不按套路出牌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今日许东妈妈找上门,似乎一下子戳破了晏迟迟多年来的真相。

    晏迟迟因为自身缺陷,在外受到的委屈和诬陷,这一刻全都捅了出来。

    晏若姌曾经因为对他的愧疚,在这一刻,全都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害了你,我害了你啊。妈妈总是这么不称职……”晏若姌抱着乖巧的晏迟迟,眼泪直掉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报应都冲着我来,为什么都折磨我的孩子……我的孩子那么无辜,当年是我受人蒙蔽走错了路,跟孩子有什么关系。”晏若姌摇摇欲坠,整个人情绪极度不稳。

    晏迟迟眼中有些迷茫,但却依然伸手擦妈妈脸上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呼呼,迟迟,呼呼。不哭不哭……”晏迟迟笨拙的垫着脚给妈妈擦眼泪,见自己哄不住,还转头看着爸爸林云召……

    “劝……劝……”晏迟迟那混沌未开的大脑竟是急的清明了几分,让林云召连连侧目。

    见儿子这般,晏若姌越发愧疚。

    晏若姌爱迟迟,这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但孕期几乎每个准妈妈都曾有过抑郁,这是人力无法控制的。更何况她当初曾遭受的那些,更让她无法释怀。她痛恨走不出悲伤地自己,痛恨总是处在崩溃和抑郁的边缘。

    明知道抑郁对孩子发育不好,但很多东西,根本不受自己控制。

    就像抑郁症的人告诉亲人自己有病,大家总是一笑置之,丝毫不曾放在心上一样。别人,体会不到那种不断挣扎却怎么也爬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再给她一次机会,她依然走不出抑郁这个怪圈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迟迟爱,爱爱……爱妈妈。”稚嫩的童音用尽了全部力气,才说出这一句。

    妈妈,迟迟,爱你。

    晏若姌怔住,心口的钝疼似乎都轻了几分。傻傻的看着笨拙的孩子,笨拙的给她擦眼泪,嘴巴里那个爱字,不断重复。

    不断的敲击在她心上。

    林云召眼眸微深,他用了十几年才淡化晏若姌的伤痛。今日,又被人提及了。

    许家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轻叹一口气,上前将晏若姌和晏迟迟眼泪擦干净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曾经有很多人讨厌我……”周言词看着晏若姌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晏若姌抽噎着问。

    周言词顿了一下:“虽然她们最后全都死的死,残的残,破产的破产,以及家破人亡,但是我……”但是我依然乐观向上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话没说完,晏若姌便定定的入神模样,好似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身旁白裙子女孩眉头微皱,看着晏若姌眼泪哗哗的流。

    晏老爷子在一旁看着便心头不喜。

    “晏阿姨,你曾经是否有一个女儿?”白裙女孩似乎迟疑了许久,最后才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她此话一出,整个晏家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晏朝阳晏云夕更是被老爷子毫不留情的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晏家几个长辈神情凝重,全都沉着脸看着她。好不容易平息心情的晏若姌,更是砰的一下站起来,竟是因为心情剧烈震动,直接身子一软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姌姌……”林云召抱起妻子,便急忙上了楼。家庭医生已经常住家中。

    上楼梯时回头深深的看了白衣女子一眼,眼中冷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白裙女子似乎没想到晏若姌竟是这么大反应,想要上前却被周言词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我我是她……”白裙女子沉默一下,眼眶微红看着周言词,似乎对她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这是姌姌的女儿。你又是什么东西?无事便滚出我晏家!”晏老爷子脸色难看,姌姌,有一个女儿的事情,竟是已经有人知晓了?

    老爷子心里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白裙女子似乎极其震惊,整个人都一副受不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不可能啊,不可能。一定是哪里搞错了,我……明明我……院长妈妈等了二十年才告诉我,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……”女子愣了一下,甚至兜里都准备好了自己当初在孤儿院被收养的证明。

    她急忙拿出孤儿院的收养证明,以及当初被人遗弃时的照片。

    递给老爷子,老爷子却是一眼都不曾看过,手都没伸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你。”老爷子冷哼一声,直接让警卫员当场将人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那女子哭哭啼啼被扔到门外,老爷子连个眼神都没给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她在外面嚷嚷,我去打点一下。”晏队长沉着脸出了门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着晏家人这么果断还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很意外吧?唉,姌姌是有个女儿的。若是能活着,只怕都有你这么大了。”老爷子嘴角露出几分苦笑。

    晏家此刻已经只剩他们两人,老爷子也没了之前抖擞模样,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那是姌姌一生的痛啊。遇见迟家那小子,大概是我晏家造了什么孽,要我女儿来还吧。”老爷子拿出戒掉许多年的烟,抽了一口,背影极其寂寥。

    “当初姌姌被他蛊惑跑了,两年多都不曾跟家里联系过。倒是迟家小子,我们几次查到他在酒吧勾搭女孩子,每次要抓住他时,又让他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听说迟家给那小子订了门亲,当时我太太,就偷偷过去了一趟。两个孩子私奔,当时姌姌的身份没有爆出来,怕给孩子造成影响。就单独去了迟家……当妈妈的,哪里能让女儿吃这种憋屈亏。哪里知道……”老爷子心口微闷。

    当时老太太没表明身份,竟是连门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迟家还倒打一耙说姌姌不守妇道小小年纪就勾引男人。气得老太太门都没进就走了,这样的亲,这样的人,如何能成一家人?

    后来在家吃不好睡不好,为了女儿到底又登门一次。

    结果这次登门,发现迟老三竟是带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挺着大肚子坐在大厅……

    当时,老太太气得给了那迟老三一巴掌,转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随后就传出花心的迟老三遇见真爱,被真爱收服,愿为爱沉沦。

    都说迟老三娇妻杨织歆打败私奔女,夺得真爱。

    竟是成了佳话。

    晏家人当时气疯了。晏家几兄弟将迟老三打了一顿,逼问下落,等赶到时却发现早就搬家了。

    满世界到处找晏若姌,等找到时,才发现真的太迟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