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87章 何须忍他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那白裙子女孩就说了一句,就被二宝当场弄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按照正常情况,此刻姐姐应该说二宝不是故意胡说的,不要怪她。然后一个人默默垂泪……独自舔着伤口,这样才显得凄凉……”大宝一本正经的点着头,给白裙女谱写剧本。

    那女孩子眼泪哗哗的正要往下掉,正要说出口的话,顿时被堵到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谁家的孩子,嘴巴好毒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轻笑一声,挑眉看着一群找事的家长。

    “迟迟说他没做,你们家孩子也说不是迟迟。这事,你们就没有个交代?”周言词向来不是个会吃亏的人,否则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回来抽死那夺运之人了。

    “放屁,你一个外人胡说八道什么。许东,你给我过来,到底谁给推的你们?啊,就是晏迟迟对不对?妈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朋友之间不是这样的!”许东妈妈一脸痛心疾首。好似自己儿子吃了多大的亏一般。

    许东抬头看着三胞胎,三胞胎正凉凉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她们做什么,我问你话你听不到吗?”许东妈妈有些没耐性了,拍了儿子后脑勺一下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回去吧,我们快点回去吧。爸爸要回来了,这次都是意外,真的都是意外……”许东几人对视一眼,那小胖子却是受不住他母亲的摧残。

    当场指着三胞胎的方向:“是她们是她们,是她们三将我们踹进水里,只要我们往岸上爬,就拿石头砸破脑袋。她们,她们还往水里方通电的东西,妈,我这一脑袋卷发,都是她们给电的……”小胖子哭的伤心极了,半点也没感觉到三宝阴恻恻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呸,她们才多大,你们撒谎都不挑人的吗?”晏若姌生平第一次冒粗口,气得发了火。

    三胞胎对视一眼站了出来:“不是迟迟哥哥的锅,是我们推的。”

    “愿打服输,打了小的来了老的。这算什么道理?姓许的,你就这么没骨气吗?”二宝拧着眉,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许东耳根子通红,竟是有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许东妈狠狠瞪了儿子一眼,不上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听听,你听听,这是你该说的话吗?你们大人就不好好教一下?小小年纪居然这么恶毒,还会推人下水了,就算你认了晏家做干亲,你们,也没有什么交代吗?”

    许东妈妈心中有些不得劲儿,刚好娘家侄子找不到工作,要是这事让晏家欠了人情,简直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周言词轻笑出声,在屋内极其显眼悦耳。

    “都是孩子小打小闹,这要是输不起,不如再来一局定胜负?”想让我道歉,没门儿……

    倒是可以让你亲眼看看儿子被围殴的场景。

    护犊子,周言词从来不输给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许东妈妈气得火冒三丈,偏生儿子今日还一副胆小鬼的样子,让她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许东…………妈,我怕。

    “不争气的东西,连几个孩子都打不过。”许东妈妈没忍住碎碎念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要赔礼道歉退出去,就见周言词轻轻拍着晏迟迟肩膀,一边淡淡道:“不是每次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。迟迟善良,有什么事不说出来,但是你们知道吗,迟迟有个习惯……”

    周言词抬头看着大家。

    “迟迟真是个天才。他自学成才,将每日所发生的事全部画了下来。每日所发生的所有事,他都有记录……”周言词看着几个家长。

    啥时间,一群气势汹汹的家长竟是变了脸,不少人诚惶诚恐了起来。

    全都记录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包括无数次顶锅,包括每日晏迟迟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。

    饶是那许东妈妈脸皮厚,此刻也面红耳赤。三两句话一说,拎着许东便脚步飞快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白裙子女孩,却置若未闻的留在了晏家客厅内。

    周言词眼眸凉凉,看来,有必要给这院里的孩子们上堂舒经活络的教学课了。

    三胞胎笑眯了眼睛,她们的妈妈才跟别人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晏若姌却心底有些不安,看着晏迟迟,拉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迟迟捂着手臂皱着眉,晏若姌将他袖子往上一挽起来,便看见那白生生的胳膊上一圈青紫的痕迹。

    晏若姌不可置信的看着:“怎么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周言词紧抿着唇,林云召突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姌姌,姌姌你该回房休息了。迟迟今天也累了,你听我的好不好,回屋休息去了。”林云召似乎不想她看见,想要如往常一般带她离开。

    晏若姌却仿佛明白了什么,只低低的压住嗓音痛哭。

    “迟迟,迟迟,是妈妈害了你。是妈妈害了你。天啊,妈妈从来不知道,那些人竟然利用你,来求助晏家的帮助。天啊,妈妈失职了。妈妈这么多年一直沉浸在悲伤中,是妈妈忽视了迟迟……”晏若姌抱着儿子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,曾经迟迟那些所谓的朋友,三天两头叫迟迟出去,每次回来后,迟迟都会闯大大小小的祸。

    那,只怕都是迟迟在顶锅。

    晏若姌感觉天都塌了,那些人全都在指责她无辜的迟迟啊。

    林云召暗叹一口气,其实,有些事他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但那些人,也真的只是迟迟身边唯一能跟他接触的人了。

    要是迟迟,是个健健康康的孩子多好?

    三宝垮着脸,一副很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转头拿了小书包,就拖着大宝二宝出了门。谁也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……

    白裙子女孩似乎有感而发,也默默擦着眼泪。关切的看着晏若姌,那眼神,让林云召几次皱眉。

    晏老爷子沉着脸,进了书房拨通了内线电话。

    “让许家的过来一趟。”老爷子从来不以势压人,此刻,竟带上了几分凛然。

    周言词摸摸晏迟迟,那孩子眼神清明,对着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世人谤你、欺你、辱你、笑你、轻你、贱你、恶你、骗你、迟迟知道该怎么办吗?”周言词认真的看着他,他知道晏迟迟听得懂。

    迟迟抿唇,摇头。干净美好的如一颗钻石。

    “干他干他干他,还是干他!”周言词一脸认真。

    晏家人:好像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?

    晏队长:我怕说出来吓死你们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