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86章 婊里婊气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许东妈妈轻车熟路的拉着晏迟迟往晏家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阿姨不是怪你。但是以后做事要有点分寸哦,我家许东心地善良,要是出个什么事我可怎么办?对不对?你待会跟爸爸妈妈好好认错,就说许东他们没有怪你。”一边走,那阿姨一边淳淳的教导。

    几个家长暗暗点头,可见平日里其实都心里有谱的。

    晏迟迟神色中透露出几分拒绝。

    但许东妈妈拖着他,依然如往常一般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叮咚……

    晏家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屋内晏若姌给周言词端着杯果汁,正坐在林云召身旁给干女儿说话。今日的她,难得好心情。

    此时听得门铃响,便脚步轻快的上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迟迟回来了,现在迟迟是小长辈,也能带着……”晏若姌话还未说完,门一开,便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晏叔在不?我是许东的妈妈。咱们以前见过两次的……”许东妈妈进门后便松开了晏迟迟的手,衣袖下晏迟迟手腕发红,只是没人看得见罢了。

    几个家长面上露出尴尬的笑意:“打扰了,都是孩子间的玩笑,今儿本来不应来打扰,只是怕迟迟以后吃亏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是一个大院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孩子们又是好朋友,打打闹闹也正常。但咱们都是做人父母的,我是怕迟迟,我是说万一啊,万一迟迟在外面这么欺负人,别的哥哥姐姐恐怕不会像咱们孩子一样让着他。”

    许东妈妈拉过抗拒的许东,将许东身上红肿的地方露出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孩子将几个朋友推到池塘里,还拿了拳头大的石子儿往孩子身上砸。这满头包,这身上都青紫了。孩子爸爸回来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……怎么交代。”许东妈妈突然抹了把眼泪,看着晏迟迟似乎很无奈的模样。

    小胖子的妈妈迟疑了下,也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身后几个家长平日里都是吃到晏家甜头的,什么关系都好攀,但晏家和林家的关系,除了晏迟迟一个死穴,几乎无路可循。

    林云召那张正直的国字脸不怒自威,眼中闪着几分众人看不懂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上次,迟迟用足球伤了几个孩子。这次,迟迟将大他好几岁的哥哥全都推进了池塘里?还用石头砸他们,不许他们上岸?”林云召声音很是熟悉,跟在电视上听到的几乎一样。

    几个家长踟蹰了一下,许东妈妈直接拉过晏迟迟。

    “迟迟,刚刚你跟阿姨说,你知道错了,还记得吗?”晏迟迟紧抿着唇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“迟迟,没事的,阿姨不怪你。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,咱们许东打输了这也是技不如人。”这话说的,直接按在了晏迟迟头上。

    许东跺了跺脚,看着身后三胞胎虎视眈眈的看着他,浑身寒毛耸立。

    “这事可大可小,迟迟虽然不通人情,但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。肯定是哪里弄错了。”晏若姌第一个不信,立马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几个家长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,这孩子跟咱们孩子也不一样。毕竟……有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。”有个家长颇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晏若姌一听,当场就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迟迟没有狂躁症,他只是……他……”晏若姌急的面色发白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自己儿子根本没有能力打人,他,只是个痴呆儿。

    周言词微热的小手轻覆盖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迟迟,告诉姐姐,你推他们了吗?”周言词声音仿佛带着一种魔力,让人忍不住心想将心中所想全都告诉她。

    几个家长眼中一闪而过的轻蔑。晏迟迟要是会说话,也就不会被泼这么多脏水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就没见过他张口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微微沙哑却清晰的嗓音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怔……林云召更是第一次见到儿子展现出正常孩子的一面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几个家长更是瞪大了眼睛,微张着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们最后一次,是迟迟推了你们吗?要是答错了,那可是没有好下场的哦……说谎的孩子,死后要下阿鼻地狱哦……”周言词语气森森,竟是让人有种阴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许东几个顽劣孩子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恐吓孩子算什么本事。”许东妈妈连忙将孩子拉到身后,很是忌惮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擅长恐吓孩子,我向来都是实施者。有什么事,不是缺胳膊断腿儿无法解决的呢?如果有,那就剥皮抽筋……”周言词看着几个家长,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又吓得几个孩子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周言词的眼神竟是带着惊惧,对视一眼,即便是背地里被母亲掐肿了手,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无赖晏迟迟。

    不敢……

    晏家几个长辈都冷冷看着,晏若姌向来不让他们插手,他们也只能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此时电视里突然传来一声新闻消息。

    “华夏新闻为您报道。四岁男孩在国外,朱某男孩,因不满三月女婴啼哭。将滚烫开水倒入婴儿口中,被女婴父亲一枪击中。此事正在详细调查,朱某男孩据闻是国内某艺人之子,昨日朱源丰已远赴国外。稍后,将为您继续报道。”电视内,新闻上朱天宝那张打了码的脸,让人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爱孙成命的奶奶,据说当时给朱天宝买冰淇淋去了。回来后,唯一的孙子已经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见新闻还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妈妈,最受宠的朱天宝死啦……他爸爸老是包庇他做坏事,他被人打死啦……”三宝指着电视,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身后几个家长,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许东几人更是哆嗦个不停,艾玛,那小恶魔在看我了……她一定是在警告我!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迟迟没有推我们也没有打我们。”许东连连摆手,竟是一副极其惊慌的样子。

    白裙子女孩顿时眉头一皱,上前一步:“我明明看到是迟迟推了你们,你们怎么都包庇他呢?这是害他!”女孩子一脸的急切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白裙白鞋白皮肤,欲语还休泪先流,见人柔三分,说话轻七分,身若无骨柳条腰,婊里婊气绿茶婊……”二宝大声的念着顺口溜……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