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78章 驱逐你的噩梦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晏若姌平静的靠在周言词肩头,面容平和一脸宁静美好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这才抽空看了周言词一眼。

    眉头微皱,但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晏老爷子曾经查的事情,他也有所耳闻。周言词的照片,他有幸见过一次。

    处在他这个身份,过目不忘是基本准则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点上两支安神香,让她好好睡一觉吧,至少能好好睡几天。”周言词声音有些沙哑,鼻头微红的将晏若姌递给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神情温和的接过,视若珍宝。

    “她,她每晚做噩梦。从来睡不好。二十年了,从来没睡过一个整觉。”每天晚上都会哭着醒来,有时候会使劲扇自己巴掌,恨自己保护不了孩子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沉稳有力,但其中隐含的关心却丝毫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说睡得好,就睡得好!”周言词一言定下。再次看了看晏若姌的睡颜,心中微暖。

    “云召,这是姌姌认的干女儿,叫周言词。挑个时间让她跟家里人见个面吧。”晏老爷子压低声音,生怕吵醒女儿。

    林云召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认个干女儿只怕又是一番猜疑。但,只要是姌姌想要,他都会尽所有能力满足她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周言词……林云召看了晏迟迟一眼,晏迟,言词。

    “云召,姌姌任性,我这老头子已经半只脚入棺材了,以后不知道要给你添多少麻烦。以前迟迟出生,姌姌执意要让孩子姓晏,入晏家户。”晏老爷子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背地里,还有人说部长林云召,入赘晏家。

    若是知晓曾经姌姌还有如此遭遇,林云召连个二婚都算不上,只怕这流言能毁了他!

    林家三代单传,云召等了姌姌这么多年,如今都快四十了。才得晏迟迟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而且,智力受损。

    饶是晏老爷子都无言愧对林家列祖列宗。

    甚至,林云召去年春节,似乎还被七十岁的老母亲从家里打了出来。若不是恰好有人碰到告诉他,只怕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林云召幼年丧父,是老母亲受尽了苦拉扯他长大。早在二十年前就算计着要让林云召早些结婚,生个孩子,让林家不至于断了根。

    哪知道,等姌姌一等,就是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姌姌当年回来,虽然事情没传出去全部,但有心人背地里猜测的也不少。老太太本来就对姌姌不满意,若是以前的事暴露,只怕……

    思来想去,老爷子说不恨死迟老三,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毁了几个家庭啊。

    “爸,姌姌是我的妻子,生同床,死同穴。当年若不是我去了大学报道,也不至于让登徒子骗了她。是我没保护好她。”中年男子紧紧抱住妻子,生怕松开妻子就如当年一般,被人拐跑了。

    当初他甚至想过,若是她过得好,他也能想得开成全她。可她……

    一家子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每次说道迟家,都会异常沉默。

    “明天请言词一家来我们晏家怎么样?我们哥几个都有空,顺便认识认识家里的小辈?”晏元昊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老爷子这才高兴了些,林云召也点了头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,微微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此时也不想扫兴,自然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外婆睡着了,但是我还是想送外婆一个礼物。”大宝想了想,从脖子上拿下一个小吊坠,充斥着淡淡的异香。

    这是他本想为妹妹做的护身符。但现在先送给外婆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,听过活死人药白骨吗?嘻嘻,送给外婆做礼物咯……”老人吃了能延年益寿十年,将死之人能回春三年。

    晏家人听了哈哈一笑,只当是孩子间的玩笑,便系在了晏若姌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送外婆一件礼物。这个,这个送给外婆。这是我第一次做的手工艺品,有纪念收藏意义。”二宝颇有些不好意思,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好东西。总不能给外婆表演个刀工吧?

    想了想,拿下了手腕间的白色链子。

    这个,是她上次从劫匪身上剃下的十根指骨。染了颜色串成了一串做个纪念。不知道外婆知道,会不会吓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大宝三宝默默看了她一眼,偏生二宝还一脸宝贝的给睡着的晏若姌戴上了。

    全都看着三宝。

    三宝脸色扭曲,妈妈不让做杀伤性武器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太危险了……会炸伤自己。这个,这个也太危险了,有毒……这个,这个小巧玲珑没危险。可以给外婆玩儿……”三宝从兜里掏出好几个精致小巧的纽扣模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让外公回去给她戴上。

    晏迟迟站在一旁,见三个小弟弟小妹妹,一脸笑意的叫他:“小叔叔再见……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晏迟迟……

    总觉得这些人是来跟他抢妈妈的……

    待晏家人离开,周言词沉默了好一会才靠在谢岱齐肩头,心里沉甸甸的。看着晏若姌,她心情很沉重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要做什么,放手去做,我和孩子们都是你坚实的后盾。你忘了吗?你可是女帝啊,是千古女帝。连浴火重生的凤凰都在你脚下。”谢岱齐抱着她,她今日一直皱着眉头,让他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三宝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,啊,突然想起,上次落海,好像忘了什么东西……

    好像有东西将她放进了贝壳里,然后挥着小爪子,让她一定要记得回去找它……

    找它……

    三宝猛地瞪大了眼睛,捂着嘴,艾玛,好像真忘了……

    海底深处,某绝望的小宠物……

    三宝默默望天……

    待周言词和谢岱齐二人出来时,正好晏队长打电话来。

    晏队长这次力排众议领进两个队员,两次任务都圆满告破,这让国安里许多人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上次劫匪案,队员们才知道这次队友,居然有个这么高调的身份。

    居然还上过电视呢,还是影帝的老婆……

    队友的面还没见着呢,这次又悄无声息的破了跨境大案。

    据说还引起了上面高度重视,只怕功劳跑不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对这新队友有些怀疑,如今倒是多了几分好奇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