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77章 错爱一生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晏若姌更是笑的止不住,抱着三个宝贝,这个亲了又亲,那个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更让她欢喜落泪的是,晏迟迟居然吃醋了。

    也扒拉着她的腿,往她身上爬,并且,还亲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晏若姌眼泪几乎快要忍不住,正要站起来之际,却心口一阵痛。身子一晃,便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脑子一阵眩晕,晏老爷子急的连忙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快拿药。”老爷子刚让儿子拿药。

    便见晏若姌努力晃着脑袋,死死的鼓着眼睛,浑身都在颤抖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秦肃和局长本来对周言词一行人突如其来的身份改变摸不着头脑,此时见晏家大小姐这般模样更是心底一沉。

    外界传言,晏大小姐有病,竟然是真的。且这般严重。

    “二位,今日小女突发状况。便不留二位了,改日晏某亲自请来晏家赔罪。”晏元昊朝外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局长连忙抓起秦肃,脸上堆满笑容,急急忙忙走开了。还顺带支开了这一块的侍应。

    临出了门,瞧着秦肃,对着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。

    秦肃挑眉:“放心吧,我嘴可是局子里最严的了。要是有朝一日我被敌人抓住,肯定是条硬汉。打死都不多说一句话,我这嘴巴,那可是用了密码锁的。那道叫华夏的锁!”局长笑着踹了他一脚,这才骑着小电瓶车离开。

    最近,查的严啊。他的小马驹都不能骑了……

    不就是骑着马在路上跑了两圈吗?马路马路,还不让马跑了……局长啐了一口,气的很。还好没人认出他,不然事情可就大条了。

    不然某某局长,因为大马路骑小马驹通报批评外带罚款,以及打扫沿途马粪,简直够了。

    此时屋内。

    晏若姌整个人犹如跟水里捞出来的一般,浑身湿哒哒的,只是几分钟,全身都冒起了汗。

    “不看,不看,不要看妈妈。不要看奶奶……”晏若姌眼眶通红,死死咬着牙。

    竟是爬起来,努力维持着那一点点神智,将晏迟迟眼睛盖住。

    将大宝二宝推开,三宝抿着唇,自己转过了身体。

    周言词不知道为什么,从晏若姌出现异常的那一刻,眼眶便有些发热发红。见她死死咬着牙维持那可怜的一丁点神智,便内心一阵颤栗。

    “词词,词词,词词不看干妈。不要看我……我们才第一天见面,我我要给你留个,好印象啊……别看妈妈,我我一会就好了……”晏若姌嘴唇苍白,推开哥哥递来的药,此时此刻,她竟是如此反感。

    曾经,只要犯了病,她便急急忙忙吃药。若是慢了一步都会异常焦躁,但如今……

    她却很反感吃药的自己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初次见面的女儿面前,留下坏印象。

    周言词嘴唇颤抖,睫毛微抖,谢岱齐盖住她的眼睛,往怀里一拉。

    对着晏若姌浅浅一笑:“妈,你的词词我好好保护着呢。”

    晏若姌这才放心,整个人瘫倒在桌旁,死死的抠着喉咙,一手捂住嘴,死死的克制住自己,不让自己狂躁。

    晏老爷子,一个半只脚都入了棺材的老人。

    当年那么悲惨的岁月都过来了,没流过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此刻,看着女儿,却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一双起了老皮的手,抓住桌沿,一股股筋全都冒了起来。不住地抖动。

    晏元昊手中拿着小瓶子,光秃秃的小白瓶,却怎么也递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晏若姌死死的抓住头发,手指缝间全是细细碎碎的断发,整个人全湿透了,一张脸几乎拧巴到了一起,痛苦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迟老三,迟老三,迟老三!”晏元昊一个大男人,拳头捏紧,竟是直接将白色玻璃瓶捏的粉碎!玻璃渣子全都刺进了肉里。

    转头,眼眶通红,一张脸悲痛又盛怒。

    嘴里轻轻念着,迟老三!!

    这个让晏家人绝望,让他们的妹妹饱受极致痛苦的男人!

    从前天真又善良的妹妹,总是笑吟吟的傻孩子,现在眼里总是化不开的悲伤。时不时的犯病,时不时的抽搐,心底那道疤痕,只是永远也无法愈合了。

    晏迟迟闭着的眼睛在无声落泪。

    瘦弱的小男孩儿似乎感觉到了母亲极致的痛苦,嘴巴颤抖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,默默落泪。

    晏老爷子心口剧痛,将孩子揽入怀里,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迟迟啊,我的迟迟啊。爷爷要是能救你和你的妈妈,老天爷把爷爷这条命拿去也好啊。

    门外,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到了。

    几个带着墨镜的黑色西装男人,不知道进来悄悄说了什么。负责人立马带着人清场。

    待整个屋子都干净了,车内才下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眼神沉静,步伐坚定,眼眸坚毅。可见是个极其冷静又颇具能耐的男人。

    走到晏家的角落时,听得屋内传来的细微声响,连忙脚步脚步。

    黑色西装的保镖站在屋外,检查了角角落落没有丝毫窃听设备,这才守住了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姌姌……”男人声音带了几分急切。步伐也微微乱了些。

    上前将狂躁,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晏若姌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晏若姌死死的掐他,咬他,神色不变分毫。唯独只有那满心满眼的痛心。

    晏若姌此时几乎分不清谁是谁,整个人都混乱了。

    只是脑子里死死记着,不能让女儿失望的信念,让她并未在此发疯。

    周言词下唇咬出了血迹,明明没有半点声音,她却心口疼的难受。

    周言词突的张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睫毛扫到谢岱齐手掌心,谢岱齐放下手,满脸担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老婆今天很反常。

    转身,看着整个人被禁锢在怀里的晏若姌,紧抿着唇。

    晏若姌还在使劲乱动,试图伤害自己。

    周言词拉着她的手,垫着脚,将自己的额头抵上她的额头。微闭了双眼,两手紧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混沌失控的人,突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神情扭曲恐怖的晏若姌,突然茫然的怔了一下,可怖的脸色逐渐变得安详平和。甚至,微微闭上了眼睛,带着几分享受。

    以我之灵,护你一生。

    妈妈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