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75章 血脉的牵引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晏若姌,当年在上层圈子里很出名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那时她还只是个高中毕业的学生。

    也是有名的乖乖女,在家乖乖听父母的话,在外乖乖听哥哥的话。被晏家人保护的很好很好。

    晏家那时很多政敌,几个哥哥全都独当一面,唯独她不曾出现在众人眼前过。

    全家人都保护着这天真烂漫的妹妹,希望她能开心无忧的过完一生。

    哪知道,晏家精心养护的娇花,却被迟家宠溺着长大的儿子摘了。

    那时二人就读一个学校。

    迟老三是学校校草,天性乖巧的晏若姌很快便在心底留下了他的名字。但那,就像寻常少女心中的一抹念想一般,并未想要得到他,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迟老三四处留情,惹上了她。

    当时晏家几个哥哥便是不同意的,那迟家小子他们早有耳闻。虽然年纪小小,但花心大萝卜简直是出了名的。

    晏家几个哥哥看的严,不许她跟迟老三交往。

    迟老三那时无法无天,胆大又年少轻狂。

    就教唆她离家出走,并且承诺带她远走高飞,一起出去闯荡。晏若姌心性纯真又简单,本来一直听从父母兄长的话,没有半点叛逆。

    竟是被迟老三硬生生掰得有了几分性子,当晚,二人就跑了。

    传闻中的私奔就这么开始了。

    对迟老三来说,也许只是遇见妻子前的不懂事,年少轻狂而已。甚至后来与妻子成婚后,这都成了他俩的佳话。

    但对晏若姌,却是灭顶之灾。是天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她,只是那两人感情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中间发生了什么,晏若姌回来后只字不提。只是时不时的发呆垂泪,时不时望着窗口,似乎,随时都会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迟家老三,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灾难。生生改变了她一生的轨迹。

    乃至于,常年精神不正常。即便是后来有了丈夫的呵护,却也无法抹平她的伤痛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,她那时到底经历了什么。当初找到她的晏元昊,回来也只字不提,只拼命的对妹妹好。

    谁知道,命运对妹妹依然不公。因为孕期的抑郁和几次自杀未遂,晏迟迟不是健康孩子。

    天知道这接二连三的灾难给那无辜的女人造成了多大的伤痛。

    此时,晏若姌看着儿子,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大宝似乎并未察觉:“小哥哥不许学大宝说话。”

    晏迟迟顺口答道:“哦。”

    晏若姌捂着嘴巴,眼泪无声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周言词叹了口气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都是做父母的,她如今能感受到对面女人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迟迟,迟迟跟着你们,真的学会了好多。”晏老爷子声音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救回来的,不止是迟迟的命啊。也是他女儿的命啊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但他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女婿从中周旋,大概,他连姌姌都要失去。

    “迟迟哥哥很聪明,他会开电视,会骂人,还会捉迷藏呢。”要不是我们感受得到他的存在,他可以站在一个地方,一个整天都不会动弹。

    一个捉迷藏,可以把人玩的绝望。

    二宝口中的晏迟迟,似乎对晏家人极其陌生。那么乖巧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当初晏若姌整日哭泣抑郁,几次自杀对孩子伤害很大。孩子出生后,也极其爱哭,甚至很胆怯。

    大白天都会产生害怕的情绪。畏畏缩缩害怕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如今,阴郁的眉眼舒展,时而带着浅笑。时而认真学习倾听别人的动作语言,好像一个正常孩子。

    晏家人没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菜上了桌子,才发现周言词点的竟是极其合他们的胃口。简直是对比着他们所点。

    晏元昊抿了抿唇,虽然感恩侄子的变化。

    但对于巴结阿谀奉承之人,他历来反感。见周言词点的菜,想来必定是背地里研究过他们家的口味。

    只是,没半分钟他就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点了我喜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我的……”三个孩子眯着眼睛笑,但并未动手夹菜。

    谢岱齐很看重礼仪,只要有他在,家风绝对良好。

    “我听秦肃说,这次案子你们也有功劳?真是好样的,现在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。招只是这次的事不同凡响,你们嘴巴可得捂严了。”老爷子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此事他虽然没参与,但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只怕是一次跨境作案。甚至,已经潜藏数百年。

    这次,真的是大功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,他也更感激对方。没有人比他更明白,若是落在那些人手里,外孙只怕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迟迟吃多吃青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迟迟吃点米饭……喝点热汤。”周言词随手给四个孩子装了饭菜。

    晏若姌正想拦她,却见儿子竟是端碗就吃,端起就喝。一切自然地不能更自然。

    晏迟迟,从小不止是怯弱,脾气还极其暴躁。

    不爱吃青菜,不爱喝汤。

    此时,却跟以前半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晏若姌抬头,第一次正视面前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女孩正好给身旁三宝擦了嘴巴,嘴角带着浅笑,很是一副和煦美好的画面。

    抬头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一怔,怔怔的看着对方,面上表情定住,恍然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仿佛已经沉浸在对方的眸子里。

    那股子深入骨髓的牵引,让她们对彼此有着深深的吸引。怎么也看不够对方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,是不是在哪里,见过你?”晏若姌怔怔的开口。

    伸出白皙的手,拉住周言词微暖的小手。

    晏若姌手腕间,能清晰看到好几条极深的刀割痕迹。如今已经结了痂,看着心悸又心疼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不知,该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周言词眼神恍惚,仿佛透过时光,依稀看见一个单薄瘦弱的影子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分,我们拜个把子好不好?啊不对,我们拜个姐妹怎么样?”晏若姌眼神一亮,拉着周言词满是喜悦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这个女孩子,她满心满眼的阴郁好像一下子都空了。

    心里再没有沉甸甸的,仿佛,无比的轻松。

    好想,跟她结为姐妹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