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72章 言灵一出四海皆颤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谁都不知道这小山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里全村被屠,等上面来人时,看到满村疮痍,也只以为是上苍的惩罚?

    来自上苍的惩罚。

    周言词:随你怎么说,反正我只是喝醉了,我是路过的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里,几乎参与过拐卖的人,全都被头身分离,一会被摆出个S形,一会摆出个木字形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野兽在巡逻,但诡异的是,它们似乎对于被拐来的那些人,还有缩在角落的那些生下来的孩子,全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难道,这世上难道还真的有审判?审判是非善恶,不用等到死后阎王的审判,人间就有判官?”秦肃看着监控里的滔天大火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无辜之人,野兽视而不见。作孽作恶之人,没有一个生还。

    “马上调人过来,快点过去。”秦肃打完电话,所有人立马爬上越野车,往村里赶。

    许多地方根本没通车,还得徒步爬山而行。

    此时的地宫里,周言词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大家赶紧转移文件,实验人员不用急,里边很安全。坚不可摧防火防水,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擦……咔擦……”好像哪里有什么破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的领导者默默转头……

    号称坚不可摧的防护罩,正被里面,一个满脸通红打着嗝的女人用手指头戳开……

    一戳一个洞,跟纸糊的一般……

    “咦,真好玩儿,好玩儿……嗝,不要关着我。”白皙的小手一推,咔擦……

    透明防护罩破了个大洞……

    三胞胎瑟瑟发抖,不管你信不信,我们真的不想出去。面对这么残暴的酒鬼妈妈,惹不起啊惹不起……

    众人眼睁睁看着她一脚踏了出来,顺带还给三胞胎的防护罩戳烂了……

    三胞胎:妈妈,我们是不想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初防护罩子弹都穿不透,测试时用的多大重量攻击?”有人不信邪,眼神直直的看着。心里噗通噗通响,好像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三千斤。三千斤纹丝不动,不伤分毫。”可是,面前那醉醺醺一摇一晃,不断走近的女人,只用一根手指头就戳破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们……关着我做什么?是不是想害朕,你们是不是想谋夺朕的皇位?该死的逆贼!”周言词眉目一凛,竟带上了几分皇帝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给朕跪下!”一声威压不由自主而出。

    扑通扑通,跟下饺子似的,不受控制的倒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谋夺朕的皇位,株连九族!从即刻起,七日内,你……你们所有人,子孙后代都会暴毙而亡,这是所犯错的惩罚!”周言词摇摇晃晃,一道气从她体内而出,直达上空。

    然后飞散而去。

    大宝二宝没注意,三宝愣愣的看着,到底没敢上前拉妈妈。

    反正,人贩子都不是好人。虽然瞧着比人贩子还厉害些,但株连九族,不过分吧?

    呵呵,问题是谁敢去拦啊?笑话!

    米国。

    一栋别墅内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们为什么要每日祈祷这个爷爷身体健康安安全全呢?”有人吃着牛排问着话。

    金发碧眼的男人脸上带着笑:“因为你爷爷是个伟大的人,为了国家的强大,远走他乡为国争光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人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那桌旁放着的照片,赫然便是被头身分离的白发博士。

    谁都没注意,楼上博士的伴侣,白发老太太,悄然离世。

    来自华夏古国的言灵,正在海外悄然而出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甚至引发了米国震动,全国上下都在努力研究,是不是出了什么病毒。

    唯有高层,参与过这项长达数百年研究的才知晓,其中所有人都是那些科研人的亲属。

    古老的华夏,跃过海洋,给了他们一个警醒。只是不知,能不能领悟?

    大概,不撞南墙不回头,不打的臀部开花,大概不会臣服!!

    此时,周言词赤着双脚在实验室内到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三胞胎被她赶了出去,随后半个小时,谁也不知道地宫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等她出来时,里边已经点了一把火,隐隐能闻见冲天的血腥。

    周言词从地宫摇摇晃晃出来时,三胞胎都没敢往她身后看。

    赤着的脚下,一步一个血脚印。

    “有烤肉的气味儿……”周言词呢喃一声,地宫大门自动关上,里边,是血河。

    “恩人。”王大林地窖里的女人抱着孩子跑过来,身后跟着满村女人和孩子。

    在冲天火光下,大多数人面无人色,脸上是常年不晒太阳的病态苍白。唯有看着周言词时,眼中有几分希冀。

    她们,早已被磨的没了希望,就如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周言词愣愣的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这些人身上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气息,只怕大多数都萌发过死意。

    “把手给我。”周言词伸出手,摊开。

    抱着孩子的女人愣了一下,腾出一只手叠放在她手上。一阵暖意传来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手重叠上来,淡淡的绿色气息从周言词身上往她们身上而去。

    清新怡人的香气在火场上蔓延。

    所有人眼神清明,浑浊的双眸浑浑噩噩无数年的大脑,似乎一下子都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“送给你们的小礼物……”周言词抿嘴而笑,她在地宫偷了好多好多气运和生机呐。

    那些科研人员的也没放过呢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她,就像个行走的满身是福的大福源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愣愣的看着手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心的变化。

    甚至怀里奄奄一息的孩子,都幽幽转醒,睁开了圆滚滚黑乎乎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周言词,咧嘴而笑。

    灿烂又美好。

    熊熊烈火燃烧,却在她们周身三米外不敢靠近,成为一个烈火包围圈。

    周言词带着人,迎着烈火而出。

    秦肃带着一众同事赶来时,正好见到这丧心病狂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个脚步踉跄的女人,牵着三胞胎,身后是一群衣衫褴褛的妇人。

    烈火从中劈开一条道,周言词走在最前头,明明身形娇小,却愣是给人一种……

    万物皆在她脚下的既视感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