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68章 恶魔在颤抖(二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周言词总感觉那些村民隐隐把她包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即便是隔得挺远,但那些人走位好像总是以她为中心。

    呵呵,这年头连这种小山村都会神走位了吗?

    “妹子你失踪这么久,家里人不着急啊?”身旁带路的人似乎找话聊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们随时都能看到我。”真的。

    来人似乎不信,只笑了笑继续道:“那有人知道你来这里了吗?”

    周言词挑眉:“知道的。”很多呢,我老公多少粉丝,那就有多少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说不定,过两天就有大批粉丝过来。

    只大概问了两句,周言词便跟着进了屋。

    一进门,她就感觉沉闷压抑,好像这里边有什么让人不舒服的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三胞胎也脸色不对劲儿,好像在大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村长家最大,咱们村长又是个心善的人。为了孩子们的成长,为了报效祖国,就将自己家捐了出来做学校。这会都放学了,就剩几个学生在补课。”

    进入屋内,教室里隐隐还有翻书做题的声音。听见声音,还有学生抬头看。

    “好在咱村长读过几年书,知识改命运的道理都是知道的。这学校啊,每天可以二十四小时借阅,可以看书。”

    周言词绷着脸没说话。

    上过学的人都知道,经常使用的教室有一股特殊的书卷气息,很浓很浓的笔墨味儿。

    但这里,冰冷又有几分怪异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那边,就是支教老师的班了。这会估计还在加班改作业呢。刚刚我还看到她老公来接她了。”周言词脚步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走进便见一个长发女孩子背对着她,身影有些佝偻,似乎手很费劲的抬起来,正在批改作业。

    “陈老师,有人来看你了。快打个招呼……”女子转过身,似乎画着浓浓的妆。

    嘴角扯了扯,似乎想要笑,脸上却笑不出来,显得很是诡异难看。

    明明朋友圈里的陈同学身形微胖,此时却显得单薄瘦削。

    “她有些不太舒服,加上让学生给气到了。你别跟她见笑啊,她现在在这呆着开心,脾气都大了。”她老公笑着道,一副很和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言词嘴角勾了勾,眼神似乎不经意间划过陈同学面颊。

    虽然浓浓的装扮,但依然盖不住她苍白憔悴的神情。身上,还有很浓厚的药水味儿。

    三宝闻见那味道,却是猛地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大宝生来对各种药剂类敏感,只是闻了下空气中的气息,便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个阿姨看着好像病歪歪的哦……我们要不要给她打电话叫医生啊?”

    二宝刚一开口。

    大宝连忙接话:“不用不用,我是医生,我会哦。我可是天下第一厉害的医生,能杀人能医人的那种哦。”说着,飞快的将手探上了陈老师的脉搏。

    身旁的男人似乎想阻止,但见不过是个小孩只笑笑,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只有周家几人知道,大宝面色有轻微的变化。似乎变得认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阿姨感冒啦,要死人的哦,要去医院啦……”一番童言童语,倒是惹得村里人大笑。

    谁都没发现,大宝眼底呈现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给陈老师惹麻烦了。村长准备了晚饭,知道王老太婆一家没给你晚饭。那老太太就是抠门的。”来人连忙将周言词带出来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路后,三宝突然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,教室里已经空荡荡的了。

    “小鬼,看什么看,管好你的眼睛。”身旁一个村民压低声音偷偷道。

    但说话的腔调却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就好像异乡人到本地,不得不学会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来时,才发现晚饭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一家直接被请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远来是客,要不是你们这些人和国家的帮助,我们村里日子怎么可能过的这么好。今日,这一杯,我敬你。”主位坐的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穿着一身简单的农家衣裳,但,那一身与众不同的气势却时不时的露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人,只怕就被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周言词,观其一身生机,便知只怕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给小朋友倒上咱们自家做的花生奶。”说着便给三个孩子也满上了。

    寒暄一番,在众人的笑意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嗯,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周言词不经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那村长一边吃菜一边看那一家人,过了五分钟,又举起了杯子。

    “咱们村里民风淳朴,各个都是老实人,以后有空可以多来玩几天。咱们一定尽力好好招待大家。也多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们的照顾。”村长又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给这三胞胎和周言词倒满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她们,再次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依然好好的坐在桌上,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三宝看的暗自发笑:“叔叔,我喜欢这花生奶,可以给我喝吗?”

    村长看着她,咕咚咕咚咕咚……可以迷倒八头牛的玩意儿,愣是被她一口闷。

    喝完打了个饱嗝,一脸满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宝二宝赌气似的,打开他装花生奶的箱子。抱着瓶子直接往嘴里灌,一口一口喝的咕噜咕噜响……

    村长默然。

    “这酒不错,至少是窖藏了八十年的女儿红吧?外面可买不到这么纯真的味道,啊,我老公不在,我可以多喝点……嗝……没人管我,哈哈,没人管我……”周言词眼神有点迷,砸吧砸吧嘴,这村里的酒味道是真心不错啊。

    “想当初,我就是喝了次酒,就被爸妈送进了精神病院,真是抠门。抠门……”周言词嘴里嘀嘀咕咕,当时要不是喝酒那事引发,大概周家人还能容忍她在家的。

    三胞胎停下来,看着妈妈抱着酒瓶子往肚里灌,默默打了个冷颤。三孩子往后一缩,默默往后退……

    妈,你喝酒后什么模样,真的没点数吗?爸爸不在,我们怎么治得了喝醉酒的你!!

    村长也算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,此时听到这话,心头忍不住一跳。

    突然,有种不祥的预感……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