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67章 惊天隐情(一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?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人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恶魔,在人间呐……这世道不公,这老天瞎了眼,这世间没有正义啊。”女子声声泣血,此时地洞外的夜晚,晴天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周言词紧抿着唇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这里作为特贫困村庄,上面为这里拨了款和物资。当时引起了当地ZF的注意,还特意关注了半年。但不断的往这里拨钱,不断的往这里运送物资和书,试图改变这里的贫困。但是没有丝毫起色。”女子面露苦笑,好人没有好报的。

    “我那时刚刚毕业参加工作,侥幸得到了一份薪酬高的好工作。就想着帮助领养一个孩子。我那时……那时工作忙,便远程一对一资助了个孩子。资助她上学,资助她买校服买书本买文具用品,还给她买衣服……”女子说着说着突然停了许久,似乎想流泪,却流不出丝毫眼泪。

    “后来,她告诉我快要毕业了。想要亲自谢谢我,请我来她的家乡做客。家中父母一定会好好招待我。我……我去了。”女子声音怪笑着,在笑自己的蠢笨,自己的傻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,是王老太太家的人?”周言词猜测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恶魔,是恶魔。他们骗了我,我资助的女孩子小小年纪就被她们半买半嫁了出去。是王大林,是王大林一直在与我联系,一直骗我!他骗我来这里,一直骗我。”女子呜咽着,在这寂静的地洞里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这里,当晚我就住进了那个没有门的屋。王大林他……他半夜进了我的屋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,后来我誓死不从,几次自杀都失败了。甚至扬言要报jing,要揭穿他们村子里的阴谋。要出去爆料,我要逃走……但是,他们村子里几乎人人都有牵连,谁手里都干净不到哪里去,每次还没逃出几公里,便被捉了回来。然后,就是一轮虐待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面无表情的脱下衣服,里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穿。但是一身的伤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左肩蔓延到右腰,穿过胸腔,穿过肚腹,深的很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第一次逃跑时的伤。”

    然后脱了鞋,右脚只剩三只脚趾。

    “后来逃跑,一次断一根脚指头,一次一根脚指头。直到,我怀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平静又低沉,这两年多不断的经历失望绝望,不断的在死亡边缘,甚至求死都不能。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,也……也无坚不摧,也……

    心狠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,亲手扒了那对母子的皮,亲手将他们推入万丈深渊,让她们永无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“起初我是想杀了这个孩子的,可是,可是孩子出生后,他们想要溺死她,她们因为这个孩子是女孩儿,就想要溺死她!”女子咆哮起来,喉咙又开始干的浸血。

    当时孩子由接生婆接出来,当时那王老太太就端了盆水过来,阴沉沉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拼死将孩子抢过来,只怕孩子当日就被淹死了。

    后来,她被锁进了地洞。

    王大林说了,除非她再生个男孩,不然就让她在里边待一辈子。

    这个婴儿,一直是她在坚持着,想要救她一命。有时候她也不知道对不对,要是长大了,孩子被卖到了别的地方呢?

    也许,活着还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每日,她都饱受煎熬。她也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了,只知道她的母乳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,孩子每日都饿的嗷嗷叫。

    之前王大林还每天来劝她,再给王家生个儿子。

    但昨天,王大林突然没来,白天又狠狠打了她一顿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村子里又来蒙在鼓里的可怜人了。她现在是生育机器替补队员了。

    心里不知道该悲戚还是庆幸,直到现在,周言词站在她跟前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吧,想尽一切办法走吧。不要困在这里了,出去能报案也好啊。”女子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积攒老鼠药,总有一天,我会送全村恶魔上西天。”语气极其淡定,透着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妈妈,听到开门声了哦。他们要回来啦……”上边大宝敲了三声地板,对着地板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周言词神色一凛,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将背包里的牛奶面包和饼干递给她,不管你是藏在哪里,先保住性命。千万不要触怒了他们。

    待周言词收起东西飞快的窜出去时,女子都愣愣的半响没神。

    你,是上天派来解救我们的吗?我可不可以小小的奢望一下,只一个希望就可以。

    女子突然哭了起来,眼泪哗哗往外流。眼神重新带上神采,看着周言词走远。

    此时那道小小的身影,就如天神一般,踏着七彩祥云而来,拯救她,拯救世人。

    周言词出来时,将东西放好,房门关好,那老太太就正好推门而进。

    “我是好心收留你,让你来我们村里歇歇脚。你倒是能找事儿,支教老师那么忙,非得去添麻烦。走吧,跟我走吧。你要见,我就带你去见。”老太太打开门,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周言词几人出门时,此时天已经黑了,外面有些阴冷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村里灯火通明,各家各户大门紧闭,即便是有几个人也急匆匆往村长那边赶。

    周言词敛眉,全村男人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直到走到最里边,周言词才发现,村长家竟是隐蔽在山林旁边。

    甚至周围和建筑构造很好的将房子藏了起来。之前,她带着孩子们在村里走来走去,竟是没发现这栋房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中一凛,仿佛有什么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要真是深山老林里的村庄,真是与世隔绝的封建小山村,居然还懂的这般建筑?

    周言词心里升起一股狐疑

    秦肃调查到的那些人,妇女儿童只进不出,若真是拐卖,那总会存在的啊?

    不对,不对,肯定不对!

    周言词心中微凉。

    秦肃,你个傻鸟!

    蹲点那么久,只以为是个跨越省事的大规模拐卖人口案件,此时看来……

    只怕是惊天大案啊!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