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66章 另有隐情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”呜咽的哭声在四处飘荡,让人听了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更何况此时万籁俱寂,就剩这娘几个。

    周言词在墙脚边仔细摸索,没感觉到半点不同。

    但哭声在这屋里最强烈,肯定是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没多时,那股子婴儿哭声也开始了。似乎饿的哭叫,似乎被人捂住了口鼻不让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里一沉,干脆便趴在地上,一寸一寸的到处摸。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搬开老太太床底下的东西时,一个四四方方的木板将地面狠狠盖住,声音便是从里边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,下面有人。”二宝有些怕,到底是女孩子。

    三宝?别说女孩子,甚至可以不用把她当人……

    鬼见了都愁。

    周言词将木板搬开,映入眼帘的便是潮湿又简陋的木梯,似乎一直通往地狱深处。

    里面黑乎乎的,没有灯光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在上面放哨,电视里就是这么演的。”大宝轻声道,见母亲眼里有几分迟疑,他便猜到妈妈不想自己下去。

    周言词叹了口气,决定让孩子加入国安,是她的决定。但又不想让孩子看到太过黑暗的一幕,这便是生为母亲的纠结。

    周言词拿了强光手电,将孩子安顿好,这才轻手轻脚的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一下去,便是一股子阴暗潮湿的味道。带着几分霉气味儿,很难闻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嘤……”下了楼梯,才发现哭声极其微弱,似乎已经很虚弱了。

    这里,是人为挖出的一个地洞。周围凹凸不平,阴暗潮湿,还有老鼠和蟑螂的横行。好在下了雨,有一滩积水,能勉强供应需求。

    “不哭不哭啊,妈妈爱你,妈妈爱你……”说话的声音很沙哑,充满着绝望又痛苦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喝点水,多喝点水就不饿了。妈妈没有奶了,最近没有老鼠,妈妈没有东西吃,真的没有奶了,我的宝宝……”沙哑女声想要哭,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她已经哭得没有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……”孩子似乎饿坏了,抱着她的脖子在脸上狂啃,满脸的口水。能隐隐听见孩子饿了时,吧唧吧唧嘴巴的声音。

    舌头卷起,就像在吃奶的样子。真的很饿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下来时就关了手电,黑暗中的人,很容易瞎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谁?大林?大林你来了吗?大林,大林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再也不逃跑了。我真的不会了,你把孩子带上去好不好?我求求你了,把孩子带上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求求妈,让她给孩子一口吃的,就算是女孩,也给她一个机会啊。求求你了,我错了我错了,我再也不跑了。我已经生了孩子,我愿意呆在这里一辈子,为你生儿育女,只求你给孩子一条生路,求你了,求你了啊。”女子突然抱着孩子,满是绝望道。

    她跪爬在地上,怀里的婴儿瘦瘦小小,脸色黄蜡,没有一点血色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求求你,我不出去了,我不出去找家人了。我愿意为你生儿育女……”女子喉咙都出了血,可见在这里关了多久。

    周言词从黑暗中走出来,满脸悲悯。

    那女人听见脚步声不对,猛一抬头,正好瞧见那丝微弱的光亮。连忙抬手挡了挡眼睛,即便周言词已经用手将光全部掩盖,只能通过手的厚度传过来,但她依然眼睛不适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刺伤你的眼睛了……”周言词将光往旁边移开了些,其实,这已经几乎看不清人模样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地上的女人顿了好一会,仿佛不敢相信似的,捂着眼睛,半响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呜呜……不,不是你的错……是我,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阳光了。你你……”她似乎想问周言词是谁,怎么会来到这里,但是,她沙哑的几乎快要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周言词神色一暖,赶紧将书包准备的牛奶递了一瓶给她。

    甚至,她都提前温好了。

    “喝点暖暖唇。”刚说出一句,女子就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甚至整个人都焕发了光彩。

    “有奶喝了有奶喝了,我的乖宝宝有奶喝了。妈妈,终于让你喝上了奶,我的乖宝宝……”女人悲痛至极,眼角竟是带起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血泪。

    将牛奶盒子撕开一个小口,对着孩子嘴巴。

    本来奄奄的孩子竟是瞬间嘴巴一动,张开嘴就吧唧吧唧的猛吸起来,第一口呛得眼泪都下来了。但孩子没哭,依然紧紧用没有牙的牙龈咬住牛奶口。生怕一松开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咕咚咕咚,喝的咕咚咕咚响。

    蜡黄的小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满足。看的女人不住地颤抖,不住地呜咽。

    妈妈,真的对不起你。

    生来,就让你尝遍人间疾苦。

    周言词拿的纯牛奶是250毫升,就市场上的常规牛奶盒装。

    那孩子,竟是转眼间就喝掉了大半,甚至接近200了……

    “别喝了,孩子许久不曾吃过饱食,突然吃多容易坏事。”周言词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那女子似乎这才惊醒,赶紧将牛奶拿下,婴儿似乎嘴巴一张一张还想吃。但女子连忙哼哼的哄着。

    “乖宝宝睡觉,妈妈爱宝宝……”女子哼哼,孩子第一次吃到温热的纯牛奶,第一次吃到饱饭,很快便沉沉睡去,甚至嘴角边带起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世间最纯粹真挚的笑。

    女子身子不住地颤抖,拿着剩下的50毫升奶,好好藏了起来。生怕被老鼠偷了去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中叹息,见孩子吃饱了连忙又递了一瓶给她。

    女子却看都没看,直接一块藏了起来。甚至半点没动喝一口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要孩子吃,她连肉都恨不得割下来给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人?听你的口音,似乎不是这里人。”周言词轻轻坐下,这里的人口音很重,而且看人的眼神总是带着估量。

    女子嘴角轻扯了一下,似乎是苦笑,也似乎是嘲笑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都像做梦一样。她时时刻刻都想着醒来,一觉醒来就在家中温暖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醒来能看见母亲和煦的笑容和父亲的大声教育,她好想从这个噩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这里,是人间炼狱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