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64章 魔窟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天还没亮,村庄里便点燃了炊烟。

    “妹子怎么不多睡会儿?咱们村子里都是勤快人,这么大动静把你吵醒了吗?”王奶奶身上捆着围裙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周言词打了个哈欠,给孩子们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“睡的好,就是老是在做梦。一会听见哭声,一会又像女人的哭声,一会又像孩子的哭声。刚刚早上好像还听到了木棍使劲拍打什么的声音……”周言词看着老太太脸上一变,不过自己脸上没有半分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路上太累听茬了。早上是咱们村子里在忙农活呢。”老太太说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脚步有些急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了眼桌上饭菜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让孩子吃了些,留下了一百块钱。不管是任务也好,对方十恶不赦的凶徒也好,该给孩子做好的榜样一定也不能少。

    这不,三宝就理解到了。

    打人一顿再给个甜枣,运用到了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周言词带着孩子在村子里走动,此时雨停了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。

    不对,似乎泥土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周言词发现,不管她走到哪里,似乎都有人四下打量她,以及,身旁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快点,一家子的饭还等着你做呢。磨磨蹭蹭,老子怎么选了你这么个磨叽娘们做老婆。一天天阴沉着脸,没个好脸色,活像老子欠了你的!”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踹了水井跟前的女人一脚,一脚踢的她摔在井口旁,脑袋上都隐隐浸透了血迹。

    大汉骂骂咧咧的走了,女人趴在井口哭。三胞胎连忙上去把人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你怎么了?痛痛吗?二宝给你呼呼。呀,阿姨你有小宝宝了啊?”二宝给她吹额头。

    年轻女人一愣,周言词也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女人,面容姣好,竟是少见的清纯模样。看着很是漂亮,与这小山村格格不入,与刚才那男人更是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登山的,跟我丈夫走失了。暂时在这里住着,等他联系上我们就离开。”周言词先出了口,那年轻女人瞬间变色白了几分,变得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外人?滚!滚出去,别打扰我们的生活!”女人瞬间站起身,脸色变得铁青又狰狞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去,你们这些外来人带坏了我们村子!滚,我让你码的滚!”竟是上去重重推了周言词一把,周言词身子一躲,便侧开了。

    女子踉跄一下,露出腿间皮肤,竟是能看出一条一条的红肿痕迹。

    周言词眼睛一瑟缩。

    三胞胎静静的站在一旁,这个阿姨虽然很凶,但是她们并没有感觉到恶意。

    周围村民远远看了一眼,见起了冲突,反而放心了一些,隐隐靠近她们的人都散了几分。

    好像,很怕她们交流。

    哪知道,之前那络腮胡子的男人却又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见年轻女人本想发火,但见她身旁容貌精致的周言词,以及她身旁的三胞胎,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“笙儿,这是你新交的朋友?带去咱家坐坐?”男人眼睛在周言词身上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年轻女人眉宇间起了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“坐什么坐,看见她就心烦,这种外人就应该赶出去,不让外人进村。”女人似乎不太想男人靠近周言词一家。

    络腮胡男人眉宇一黯,但见小媳妇居然对他难得有好脸色,又忍不住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说赶出去就赶出去。你笑起来真好看,媳妇。”男人乐得眉开眼笑,似乎从来没见过女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直到二人走远,周言词心中那块大石头都没落地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阿姨好漂亮。她好像不希望咱们来这里。”大宝指着前面,三宝却拉了他,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那个阿姨,人好,心好。只可惜命运不好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里好奇怪哦。做事情的全是姐姐和阿姨。哥哥弟弟叔叔全都好凶好凶的。”二宝突然开了口,眼里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多的都是哥哥弟弟……”一路走来,几乎每个屋门前都有男孩子。

    “喂,把你的项链给我,快点!”一个眉宇间满是戾气的十岁左右男孩跑过来,指着三宝脖子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妹妹的东西!”大宝把三宝妹妹拉到身后,瞪着那比他高壮的凶狠男孩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妹妹,我爷爷是村长。你信不信我让你妹妹,做我的童养媳?在我们村子里,想嫁给我的人多着呢。我爷爷说,我想要什么都有。”男孩子凶巴巴的想上前,哪知刚伸出手,就被周言词一巴掌拍过去。

    那双胖手一下子就通红一片,小男孩子似乎顿了一下,捂着脸便哇的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告诉我爷爷……”一路哭嚎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底却弥漫着淡淡的怒气,眼底有风暴在聚集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次任务是打击人贩子,却从未想过这里竟然这般可怕。这里,俨然上上下下就是一个窝。

    她见过整个村子做代孕的,但从见过哪个村子从上到下做拐卖行当,上下遮掩的。

    只要想想,她这心里就犹如一把烈火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,她一路走过来,好几个挺着大肚子的即将成为妈妈的人,其实……

    本该坐在学堂,她们的年纪,真的不大。甚至比周言词都小许多。

    这村里年轻女人眼神涣散,看不到希望。浑浑噩噩过日子。

    上了年纪的妇人却又满是狠厉,似乎一个个都厉害的很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她们几十年早已被磨平了当初的绝望,如今……从受害者成了刽子手。

    更甚者,她们看人的眼光,都如同看猪狗一般,充满着打量。

    “我来之前听说这里来了几个支教学生,请问在哪里啊?我可以去看看吗?”周言词随手拉住一个抽着旱烟的老人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,那老人嘴角下垂,变得让人不喜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问这做什么?你从哪听来的有支教学生?”老人声音变得有些尖锐。

    三宝眨巴眨巴眸子:“爷爷,网上写的啊,有三个小姐姐来支教呢。”现在大家出门都随手写状态,老年人也不懂。

    老人家这才脸色好看一些,直直的看着周言词。

    眼神里,充满打量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