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62章 怨气笼罩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武山村位于群山之中,是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小山村。

    据说这个小山村数百年前还出过什么大人物。

    这个村子的人,思想封建,依旧停留在男人当家做主的时期。

    以前没人关注,最近秦肃等人调查了周边几十里外通往此处的监控,这才发现,其实每年来到这个地方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有旅游的,有登山的,还有来支教的。当初ZF还专门为此地拨过款,只是他们似乎依然没改变生活。

    经过调查才发现,进入这个村子的人那么多,但出来的……却很少很少。

    周言词带着三个孩子满头大汗的穿过树林,一边走一边喘息。

    待走到头晕目眩时,才见到那大木头所制的村头牌匾。跟曾经的古代小村庄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临近傍晚,身后传来呼呼的风声。大宝抱着妈妈腿:“妈妈……”后面好像有蟒蛇和狼哦……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脸上却很平静。

    周言词此时满脸的汗水,似乎往后看了看,有几分惧意和害怕。在村头驻足片刻,这才抬步往小山村走去。

    村里万籁俱寂,若是常人只怕就觉得此处乃是世外桃源,乃是休养生息的好地方了。

    但周言词鼻子却是微微一耸,抬头纵观全村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上空凝聚而成的黑色乌云几乎覆盖全村,周言词眉头轻皱,心中有些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风雨欲来,似乎要下雨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一行人就要成落汤鸡,村口一个戴着蓑衣的老妇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声音沙哑带不掩慈祥,让人能瞬间放下心防那种。

    “妹子,外面快要下雨了。快就来躲躲,带着三个孩子大晚上在山里跑,也不怕危险。”老妇人将人迎了进来,见三个孩子顶多三岁,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周言词脸上一红,微低了头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孩子幼儿园放假了,我和孩子他爸决定带孩子来登山。哪知道走散了……三胞胎胆子又小又要吵,这才不得已……给您添麻烦了。”周言词咬着唇,将独自带着三胞胎的母亲演绎的极其生动。

    “哦?三胞胎啊?真的很难得呢。一个男孩,两个姑娘,三岁了。挺好挺好。你这辈子有福气。”老妇人领着周言词进了村,村里四处已经亮起了灯火,燃起了炊烟。

    偶尔有几个年长者路过,都停下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周言词一番。看到三个孩子时,眼睛格外的亮。

    “王奶奶家来客人了啊?上次你家来的客人,对你的招待可不满意。要不来我家住几天?”有人问到。

    那和颜悦色的王奶奶瞬间阴沉了脸,脸上的老皮都垂了下来,耷拉的眼皮下掩盖着凶狠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招待什么,回你的家去。”唾骂了两声,这才拉着周言词几人赶紧进了屋。

    一进屋,那股子阴郁气息更重了。

    刚一进屋,天空便轰隆隆的响,大雨瞬间下来。

    滴答滴答,外面是急促的雨声。将村子里的水泥路瞬间淋的坑坑洼洼,到处都是泥糊糊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虽然村里落后了些,嫁进来的小媳妇都忍不住贫苦跑了,但好在咱们村民风淳朴,等雨停了,随时再走也不迟。今晚先安心住下。”王奶奶笑着收拾了屋。

    隔壁传来憨憨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“隔壁睡的我家大林子,这孩子从小就老实,见到姑娘就脸红,到现在三十多岁了连媳妇都讨不到。妹子你多大了?瞧瞧你这身体瘦,但生孩子倒是能耐。一口气生三个!“王奶奶眼睛亮了一下,依然满脸淳朴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快二十一啦,我们快三岁啦。我妈妈生的宝宝可聪明可聪明了……”二宝对着王奶奶笑。

    老太太点着头笑的见牙不见眼,但眼睛却看了大宝一眼。

    还是男娃子好。

    “那行,这辈子都是今年新棉花,暖和。咱村子里背靠大山,晚上可冷呢。晚上也别出门啊,这遇上野狼啊或是摔着了,可就糟了。”王奶奶嘱咐了一声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只有个帘子没有门吗?”周言词指着大门。

    这家的格局构造很奇怪,进门是堂屋,旁边是厨房。然后朝里面直走,是偏房,然后穿过偏房又是另一间屋子。最里边那间,没有门,只有个帘子。

    最里边,就睡着她的大儿子。大林子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儿子可是个老实人。”王奶奶笑的慈祥和蔼,这让周言词瞬间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很多年轻人,在别人家借宿,大概都无法拒绝吧。很多时候,这就是悲剧的开端。

    客随主便。

    但年轻女孩子独自出去旅游,真的很不安全。极不安全!这年头,不是人人都叫周言词。

    周言词没说什么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带着孩子去烧了点开水,给孩子喝了些牛奶,吃了点东西就睡了。

    饶是孩子们通晓许多大本领,她依然不敢将孩子独自留在屋内。谁知道对方是人是鬼呢。

    “妈妈。我要听睡前童话。”三宝嘟囔着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了眼最里屋的帘子,眼中微冷。

    帘子,似乎微微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从前,有个公主,出生就受到了诅咒,陷入沉睡。”周言词关了灯,睁着眼睛给孩子讲故事。

    黑黝黝的大眼睛没有丝毫睡意。

    “巫婆说,只要公主得到王子的吻,就能醒过来。公主在沉睡时,有路过的商人,也有打猎的邻国国王,全都不曾唤醒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九个月时,一个年少英俊的王子将公主亲吻,并且醒来。醒来立马给王子诞下来一对双胞胎。”周言词声音微低,在滴答滴答的雨声显得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?”三宝声音低沉,嘟嘟囔囔的,问完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答案,对她来说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全都被诅咒了,她也不会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着帘子那里,嘴角轻勾。摸黑给自己换了身睡裙,将背包里的水果拿出来。

    将三个孩子偷偷抱起放到床底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独自在外,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哦。”声音轻飘飘的,竟有几分空灵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