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59章 抽走迟家气运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谢岱齐是个公众人物,平日里几乎所有一切都生活在聚光灯下。

    他的性格,人设,经历几乎都没有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但对于周言词,和他此刻一身的杀气,却谁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他那张帅气的皮囊下竟是这般让人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见心爱的孙女捂着断手哀嚎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会送婧婧出国,将来不会再打扰到你,我为婧婧犯下的错误为你道歉。还请你……请你一家,看在我这老不羞的面子上,饶恕她这最后一回。”老爷子丢了拐杖,整个人都像老了好几岁一样。

    朝着谢岱齐一家的方向,鞠躬。

    谢岱齐微微侧开身体,迟老爷子已经垂老,头发早已斑白,曾经的铁骨铮铮一身正气。早已在儿女柔情中软化了。甚至,能对一个小辈低头赔罪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迟队长和迟少校眼眶一红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当年也是风云人物,在帝都都是说得上话的。年轻时极其好面子,这才让两个儿子从军从政,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。

    便是在这大院,众人也是要给他几分面子的。

    如今,却为了不肖子孙为外人低头,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看的迟家两个儿子心疼的掉眼泪。

    倒是迟老三一心扑在媳妇上,丝毫没觉得父亲付出了多大代价。几乎碾碎了老人一生的骄傲。

    为国争光一辈子,却败在了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当年迟老大迟老二出生,都是老爷子决定了他们的未来。也对两个有许多亏欠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四十多岁退下来,生了迟老三。

    两口子将一切愧疚和缺憾都补到了老三身上。导致迟老三花心不已,又不服管教。

    如今,半点也体会不到老爷子的痛心。

    周言词眼眸微深,看着老人满脸沟壑皱纹,只叹父母心实在太苦。

    垂眸微微沉思。

    “这大概是命运使然吧。”周言词无厘头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我来。”周言词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迟家人满是不解,来检查的警卫员想要跟上,被老爷子挥手退下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第一次来迟家老宅,明明是第一次打交道。

    但她在迟家行走却半点没有陌生感,仿佛对这里有股与身俱来的熟悉。

    迟队长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,似乎哪里出了差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正前方的周言词,没有任何人带路,径直穿过别墅穿过后院穿过老爷子的小菜地,进了假山后的一座小庭院。

    那小庭院关着门,走到门边充斥着淡淡的佛香。

    除了迟家人,几乎没有任何外人知晓,迟家还有个小佛堂在后边。

    周言词推开门,老爷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。只是心口突然咚咚咚跳的极其厉害。

    周言词走上前,看着佛堂内供奉的几块牌位。

    “今日烦请迟家列祖列宗做个见证,我周言词,原谅迟筱婧的所作所为,也与迟家斩断所有纠葛。今日,一切缘断,孽断。”说着,便拿起台上剪刀,在众目睽睽下剪断一截。

    一道青色从迟老爷子头顶飞过,仿佛什么东西抽离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迟家被气运笼罩,不受外力侵蚀的防护罩,霎时戳破。

    迟家本来让人清明的浪浪气息,突然变得浑浊又闷热起来。

    这大院谁不知晓,只要一进入迟家,冬暖夏凉。仿佛被上天宠幸一般,甚至有时昏昏沉沉,只要来迟家大院走一圈。保准神清气爽,极其精神了。

    好像全身都注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曾经上面有人开出了天价,想要购买这块地方。只不过老爷子舍不得,顶住压力推了。

    如今,这块宝地,好像突然一下子失去了重要的滋润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不清什么感觉,只是突然脑袋眩晕一下,好在迟少校扶住了,不然只怕要昏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爸?”迟少校忍住一身干燥不适,总觉得浑身哪哪都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努力睁着眼睛,到他这个年纪,本来早就该看不清了。但自从二十年前婧婧出生后,他便一日比一日好。

    眼睛清明了,脸色红润了,高血压没了,旧伤没有了,甚至连腿脚都是整个大院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只当是此地风水好,只有他知道,是婧婧这个小福星给他带来的。

    但此刻……

    他的眼睛变得浑浊,他的双手开始如老年人一般时而抖动,他的腿脚开始酸软,他的脊背微微疼痛,当年的老伤旧伤似乎有些痛了。

    努力睁开眼睛,以前堪比年轻人的视力急剧下降,整个人的状态显而易见的下降。

    “妈妈好热,我不喜欢这里了……”大宝嘟囔着,好闷好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言词转头看着迟老爷子。

    眼神平静,仿佛两个人之间本来就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浑浊的眼神看着她,定定的看着她,似乎想穿过她看破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老爷子想说什么,周言词抬手一阻。

    “爷爷不要再说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有时候物极必反,相信爷爷也不愿打破现在的一切。”周言词随口喊了一声爷爷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突然泪流满面,在众人面前便落泪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全都不知道这一切,都不知道失去了什么。

    老爷子明白了什么,原来真的有这样一个人。那不是他的幻想不是他病入膏肓时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他不愿去想三儿子背后的狗血故事,只要牵扯出来就是一场动荡。对整个迟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迟老爷子看着她,眼泪止不住。曾经几次处在生死边缘,他都没掉过一滴眼泪,当初老伴儿突发脑溢血离世,他只静静坐了一夜,也不曾落泪。

    但此刻,他却只觉得迟家丢了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婧婧,都是我宠坏了,爸……你,你别太伤心了。”孟柳意推了迟老三一把,迟老三才上前一步干巴巴的劝着老爷子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抬头看着他,那眼神说不清的感觉,恨铁不成钢啊。

    你可知道,你对面站的是什么人?

    只要一想,老爷子心口就一阵剧痛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