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58章 当场断手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你算什么狗东西?敢跟我言言相提并论?”谢岱齐明明眼神极其平静,却给人一种心惊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有言言,我无此生,无来世,就是一个行尸走肉。你算什么东西?”谢岱齐眼神一冷。猛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直面承受威压的迟筱婧竟是猛地吐了一口血,整个人身子软趴趴前倾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眼睛耳朵鼻子嘴巴纷纷往外流出几分血迹。

    迟队长和迟少校似乎想要上前,但浑身似乎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抬步往前,竟是浑身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孟柳意面色惨白,软趴趴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,放过我的女儿……”捂着心口命都不要的往前爬,一边爬一边吐血,竟是爬到了迟筱婧身边。

    迟筱婧满嘴是血,一张口就噗嗤噗嗤往外吐血。

    几个警卫员满是惊骇之意,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人!!!

    娘的,你特么是开挂的吧!!!甚至,他们有一种这是在拍电视剧才有的画面!!

    呵呵,开挂没有,毕竟他是挂本身的老公……以及孩子他爸。

    谢岱齐微眯着眸,看了孟柳意一眼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张了好几次口,看着这满屋不堪入目的东西,老爷子脸涨的青紫。甚至开不了口求情。

    “谢先生,如今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,你还有妻儿,你拖家带口。你若是杀了婧婧,这辈子你也是废了。有什么事咱们都能商量,此事,是婧婧欠管教!”迟队长沉吟片刻,强忍着心中惧意,以及嘴里的血腥味,试探着开口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种人要是暴露出能力,只怕特殊部门瞬间将其奉为座上宾。

    “你相不相信,我若是杀了她,能双手不沾半点血腥,就算你们亲眼所见,我也能让你们抓不到我?尸骨无存,我保证不掺半点假。”谢岱齐嘴角含笑,轻轻挡住言言的视线,不让她看那屋中恶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墙后,不止是对言言的诅咒,更有……

    迟筱婧通过各种渠道,拍摄到的谢岱齐半luo照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。”迟队长紧抿着唇,他信,老实说,也许这个男人就算今天将他们全干掉,只怕都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谢岱齐轻轻上前,靠近迟筱婧一步,迟筱婧便浑身哆嗦个不停,忍住全身的剧痛不断往后退缩。

    “你,拔了言言的氧气罩?”谢岱齐仿佛从地狱里传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屋内,温度瞬间降到冰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我只是想过,但是没有成功……”迟筱婧害怕的大哭,整个人狼狈不堪,此时直面谢岱齐,甚至,比她被丢进海里还感到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我是找了人,我是找了护士去拔她的氧气罩。但是但是……但是护士突然在前一日被人辞退了,后来我又找了人。可是这次护士突然心梗,自己也进了住院部。后来更是被扫地的阿姨误拔了氧气罩插头,活活憋死了。”迟筱婧很绝望。

    实际上,当初在寺庙外遇见周言词,当时周言词与之前大不相同,那时整个人黄皮寡瘦几乎没了肉和神采,乃至于在寺庙外她甚至都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等到之后反应过来,她已经跟谢岱齐联络上了。她这才赶紧加快进程入了娱乐圈,结果误打误撞发生了那么多事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闭着眼睛,一滴浑浊的泪落下。

    “是我宠坏了你,是我害了你啊……都是我害了你啊。”老爷子悔不当初,他从来没想过护在心尖尖上的孙女变成了这般模样,甚至……

    谋害人命。

    迟队长和迟少校对视一眼,其实他们已经发现了些端倪,只是,老爷子并不怎么让别人插手迟筱婧的事,这么多年,这才越发胆子大了,黑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在学校,婧婧曾经推了一个女孩子下楼,那女孩子摔花了脸,是我,去帮忙处理了。我我也有责任。”迟少校微低着头,心中轻叹。

    当初,这孩子说是意外,纯洁如小白兔的婧婧,所以他信了。

    迟队长眉头紧锁,他也曾有过此事。

    迟家人,谁没人唯一的小公主兜过几件事。全都瞒着老爷子。

    他们都清楚,老爷子是觉得自己欠了她的,这条命都是婧婧给的。婧婧有事,老爷子只怕支撑断了,也活不过几日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?你要钱?要权?要地位?你说,你说,只要迟家有,我们都给!你放开我女儿!”迟老三即便在此等劣质情况下,依然能看出几分气质,女性所独爱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闭嘴,她都是被你这么害了的!”迟老爷子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老三。

    周言词冷冷看着。

    谢岱齐更是话都懒得多说,直接拿起迟筱婧自己藏在墙脚后的刀。

    冒起几分寒光,所有人都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爸爸是合作关系,我要找你爸爸。”迟老三吓得浑身一软。

    便见谢岱齐轻笑一声,高高举起匕首便朝着迟筱婧而去。

    唰的一声,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削铁如泥的匕首竟是直接将迟筱婧的右手生生削断,血,不住地往外涌。

    似乎还连着一块筋,将整个断掌恰恰挂在上面。血流如注,屋内瞬间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迟家人震惊差点眼珠子瞪出来,眼睁睁看着迟筱婧面上的表情定住,眼睁睁看着她被人砍断了手。

    她似乎痛麻木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手,下次是脚,是眼睛鼻子嘴巴天灵盖,我会将你全身挖满窟窿,往里边灌开水!”谢岱齐每说出一句,迟筱婧便吓得哆嗦一下,身下,一摊尿骚味儿。

    谢岱齐眉头微皱,一脸嫌弃加恶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阿姨臭臭,阿姨尿裤子啦,阿姨尿裤子啦……阿姨要穿尿不湿哦,穿尿不湿就不会湿裤裤啦……羞羞羞哦,阿姨尿裤子啦。”二宝拍着手一副兴奋的样子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整个人犹如老了十几岁,一下子便被抽空了力气,只是瞬间两鬓的头发都白了些。

    迟家,惹上的哪里是麻烦。只怕是麻烦的老祖宗。

    那一家子人,没一个简单的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