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56章 说炸咱就炸啊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三宝在屋内静静站了好一会儿,才牵着迟金鳞离开。

    嘱咐了迟金鳞不许告诉任何人,迟金鳞点着头:“姐姐很可怕,不能让人知道。以前有人进了姐姐屋子,后来……”迟金鳞怕怕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告诉别人哦,我是躲在窗帘下面偷听到的。有个阿姨进了姐姐的房间,后来被辞退了。等她走后,姐姐偷偷打了个电话,叫人去抢了阿姨的钱,还伤了阿姨的眼睛。”迟金鳞很怕迟筱婧,小孩子心灵纯洁眼神清明,比大人看的更要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三宝面色微沉。

    “鳞鳞好怕三婶和姐姐的,可是妈妈不知道……”迟金鳞很失落。他没说为什么怕孟柳意,只是觉得孟柳意让他不敢接近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三宝点了点头,保证不告诉人任何人,迟金鳞才欢快的跑了下去找妈妈。

    三宝面无表情看着关闭的房门,眼神一转,便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蹬蹬蹬迈着小短腿儿便跟大宝二宝汇合了。

    三个小不点撅着屁股在角落里窃窃私语,众人看了也只叹谢家三胞胎感情真好。

    难怪会因为孩子与迟家为敌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书房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孟柳意眼眶微红,迟老三将她揽进怀里,似乎很是心疼。迟筱婧低着头看不清神色。

    “此事是我迟家对不住你们,你们有什么要求,我们定会尽力弥补。小孙女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迟老爷子淡淡一句,谢岱齐这才脸色好看几分。

    角落里。

    十六七岁的迟然一脸放荡不羁。

    “快来快来,再玩一把嘛,小孩子就是要多学些东西啊……别告诉你爸爸妈妈就可以了。”迟然手中抓着把扑克牌。

    迟金鳞被郑萱萱管得严,自然不敢玩。想要拦这作死的哥哥,但迟然如今正值叛逆的年纪,当初郑萱萱比后进门的孟柳意还后怀孕,对于这千盼万盼来的儿子,也是宠溺惯了。

    三胞胎对视一眼,便上了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“一对三……然哥哥对吗?”二宝偏着脑袋问。

    迟然见三胞胎兜里居然那么多钱,他这段时间被父亲禁足又断了零花钱,哪知道三胞胎身上带的可真不少。

    心里窃喜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对K,你输了。给钱给钱……”迟然叼着一根烟,叛逆的少年总觉得这样显得自己酷一些。

    几人蹲在三楼角落,不远处就是迟筱婧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一对J……哈,我的一对J比你一对八大。拿钱拿钱……”迟然玩的兴起,此时兜里都七八千了,不得不感叹真特么有钱啊。

    “哥哥,妈妈不准你打牌,小弟弟妹妹是客人……”迟金鳞皱着眉头,四岁的小男孩已经知道了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。

    这得归功于迟少校,自从大儿子被媳妇养废后,对于小儿子,但凡他在家绝对是亲自教养。

    “走开走开,小东西懂什么……”迟然正挥开弟弟的手,便见对面二宝怯生生的甩出最后两张牌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一对王,炸!”王炸……

    二宝刚说出这句,便见三楼那角落里的房门突然冒出一阵浓烈的硝石味儿。

    迟然顿了顿,刚一抬头便见砰!!!!

    的一声巨响,震耳欲聋,几乎要刺破耳膜,即便如此,耳朵还是有瞬间的失聋,将他整个人冲出了三米外。

    只见那转角处的房间内似乎被什么从里炸开,整个房门直接飞上了天花板,将楼梯口炸的粉碎。木质栏杆七零八落,整个场面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妈啊!!”迟金鳞满脸漆黑,一声刺耳的尖叫,顿时惊醒懵逼的迟家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疯了一般往三楼跑,郑萱萱更是一边跑一边哭,她家两儿子在楼上!!那都是她的命根子啊!

    “儿啊,我的儿啊……”郑萱萱使劲哭嚎,身后老爷子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警卫员更是瞬间紧张,立马报了jing,叫了大院的人过来。

    天,大院内被人炸了房子……

    这说出去不得让人笑掉大牙?

    所有人爬上楼时都惊呆了,那人不风流枉少年的迟然童鞋,更是满脸黑的跟个煤球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,我真的就是抖了个地主,就炸出了一对王,你们用得着这么教训我吗?哇……”眼泪顺着漆黑的脸流下来,顿时两条白生生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老爷子正说完,大院内的警卫员便来了,对着老爷子行了个军礼,顿时让人四下查看。

    周言词两口子见孩子好生生的,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孟柳意更是吓得魂飞魄散,好在女儿不在楼上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首长,是上楼拐角处的地方炸了。”警卫员请示之后,便打算去排查还有没有可爆物质。

    哪知还没走进,便见一个白裙女孩子猛地拦在门前:“不行,这是我的房间,我的房间从九岁开始就是自己收拾,不许别人进去的!”迟筱婧双手张开拦着,神色有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老爷子干咳一声,对着孙女使眼色,迟筱婧却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说啊,婧婧,你平时任性也就算了,现在你的弟弟妹妹都差点被炸死,你怎么还这么任性?你是不是欺负我们老二一家啊。”郑萱萱心疼极了,气得心肝子都疼了。

    整个屋里都弥漫着硝烟味儿,让人极其不适。

    “婧婧,让开!”老爷子动了几分怒意,这已经不是简单地事了。

    迟家被炸了,迟家在军区大院被炸了!!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!!不只是迟家的没落,更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老爷子脸上。生疼生疼的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差点没站稳跌倒在地,好在几个儿子儿媳都在身边,恰好接住了。

    孟柳意第一次见女儿那神态,紧张的护着房门不许人进去,心里就咯噔一声。

    三宝对着大宝二宝眨巴眨巴眼睛,三人这才嘻嘻一笑等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迟筱婧面色雪白,之前在书房爷爷就说要罚她面壁思过一年,出了公司学校不可以去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迟筱婧眼睁睁看着警卫员跃过她,推开了炸飞出来的碎片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