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55章 爱恨交织(一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迟筱婧,眼眶唰的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迟家所有人满座皆惊。傻傻的看着三胞胎。

    孟柳意本来嘴角含笑,瞬间落了下去,竟是带起几分阴沉和恐怖。转瞬想起自己的身份,又强忍住了怒意,满脸和善。

    旁边迟老三看见媳妇这般受委屈模样,心疼的很,拉住手缠意绵绵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孟柳意作为女人真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迟筱婧紧抿着唇,不自觉的抬头看向谢岱齐,一脸哀怨和害怕。似乎又是为之深深着迷,又是惊惧于他的杀意凛然。这就像一剂致命的du药,让她沉沦。

    多年的黑粉情结,可不是这么容易斩断的。

    她怕谢岱齐,但又嫉妒周言词可以拥有他的爱。

    那么强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此刻也有些尴尬,被谢三宝童言戳穿,整个人都有几分呆滞。

    “三宝,给人家留点面子。”周言词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谢三宝这才看了妈妈一眼:“哦。迟爷爷你不要在意,虽然孙女养废了,但你还有孙儿啊。”仿佛迟筱婧是垃圾一般,那眼神直接透露着该扔了该扔了。

    迟少校莫名憋笑,捂着嘴巴干咳两声这才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这下迟家没人敢开口谈原谅的话了,人家父母还没开口,三胞胎战斗力超强,直接就能堵死人。谁都不想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吃罢饭后,老爷子叫了迟老三一家和周言词两夫妻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迟城现在有公事要忙,研究所那边有项成果还差最后一个数字,便急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倒是迟金鳞跟三胞胎玩的开,转身就跟着跑到了三楼玩耍。

    迟筱婧满脸阴森,想了想,便端了几杯茶往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爷爷的书房,只有迟筱婧一个人能进。

    爷爷的书房里挂着一幅画,一个年画娃娃。爷爷说是她,但她见过自己小时候照片,与自己并不相似,甚至没有一点相同。

    她甚至还猜测是不是爸爸抱错了,她偷了爸爸的发丝做了鉴定,好在是爸爸亲生。

    她才没想那么多,只以为是老爷子生死关头病迷糊了。

    此时三胞胎趴在楼梯口,跟迟金鳞捉迷藏。

    大宝立在墙脚闭着嘴唇,眯着眸子,整个人渐渐安静下来,浑身似乎都没有了生机。若是有人在此,就能发现他此时呈现着‘死亡’状态。

    二宝想了想,干脆爬到窗户外,单手抓住窗户沿,整个人悬空在玻璃外,淡定的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三宝顿了顿,将浴室池子放满水,脱了衣裳放了沐浴露,满浴缸的泡泡。整个人沉入水底,默默闭上了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迟金鳞找遍了整个迟家大宅,甚至连后院狗窝都翻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一边哭一边找,甚至出动了迟家警卫员,尼玛,愣是没半点踪迹。

    警卫员这心里cao了狗一样,他是部队出身,也是经过特种训练的。如今,连几个孩子躲猫猫都找不到了吗?

    安逸使人落后……

    警卫员心里在落泪。

    警卫员很懵逼,估计打死他也想不到,国安局成员会玩躲猫猫,他能找到才怪了……可怜,生来就是打击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好好生活,其余的事我不想管。我只想维持我的婚姻我的幸福。是你们说的,只要我做到,就放我离开。”女声带了几分严肃,压低了声音站在浴室内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?到底有多少个最后一次?现在老爷子还没死呢,你别太嚣张!”女子砰的挂了电话,可见带了几分怒气。

    拔出电话卡,掰成两段扔进了马桶里,冲走了。

    看见满是泡泡的浴缸,愣了一下,伸手往里挥了两下,全是泡泡什么也没有。也没有心跳呼吸声,这才冷笑一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。

    还没有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躲藏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二十分钟后,高跟鞋再次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浴室里站了两分钟,这才安稳离开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别人,只怕这个回马枪会害死大部分人。

    谢三宝从浴缸里露出个小脑袋,眼睛扫了眼马桶,这才拿出藏好的衣服穿上,擦干头发出了门。

    头发还没干,她也不打算下楼。

    听见楼上迟金鳞哼哼唧唧的哭声,这才撇着嘴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你们在哪里啊,我连爷爷养的马圈都找了。呜呜呜呜……差点被马踢死……”迟金鳞今日穿了一件斑马条纹衣裳,在马圈上演了一出惊魂日。

    谢三宝叹了口气,唉,养孩子不容易啊。怎么老想拍死那哭包呢?动不动就哭……

    谢三宝大概忘了自己三岁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趴在门上的迟金鳞突然跌进房里。

    正要哇哇大哭,三宝赶紧快步上前拉住他。

    大兄弟咱别哭了,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打的你哭都哭不出来哦……

    迟金鳞似乎感觉到了某种气息,连连捂住嘴巴,生怕被那小妹妹打死。

    “哇,这些是什么东西啊……好害怕……”迟金鳞突然呆呆的看着屋内,猛地打了个哆嗦,便急急转身藏到了三宝身后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好可怕啊,婧婧姐姐屋里好害怕,鳞鳞害怕……”迟金鳞打着哆嗦,转身就想跑,被三宝拉住了。

    三宝小脸都黑了,整个人都流露出一种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本来晴空万里,此刻窗外开始呼呼的刮着大风,隐隐有下雨迹象。仿佛老天爷变脸只是一瞬间。

    只见迟筱婧屋内拉着厚厚的窗帘,似乎常年不见光,显得有几分暗沉。

    但好在天明,依然能看清屋内景象。

    只见整个屋子内贴满了谢岱齐的各种照片,大的小的花花绿绿四面八方贴了个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那些有蒙面锦鲤女神的照片,和三胞胎的照片,全都用血色痕迹划上了大大的叉,整个屋里,显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三宝沉着脸,看着那些属于妈妈的脸的地方,全被人用小刀剜去了头部,显得极其空洞可怕,三宝便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环视屋内,屋里布置依然如公主房一般华丽奢侈,但那股阴森气息却极其浓郁。

    迟筱婧,真的是谢岱齐的粉丝,狂热私生饭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乖乖女的表面下,竟是这般炽热变tai的一幕。若是迟老爷子知晓,只怕是当场气死过去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