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54章 怼你没商量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三个小不点抬头看着迟城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只见过女人围着我爸爸跑,没见过像叔叔这么入神的。”二宝牙尖嘴利,咧着嘴笑。

    迟城瞬间回神,一低头便见三个粉雕玉琢的孩子。大概是临近过年,都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唐装,大宝憨憨一笑,二宝眼里闪过几分狡黠,似乎很是聪明。

    三宝淡淡的抬眸看了他一眼,随即便低下了头。不造为什么,那一眼让他似乎有几分被看轻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似乎,不被她放在心上?

    饶是站在对立面,迟城也不得不说,这三个孩子当真是少有。光是那面容就能俘获一大片人,真的很可爱。也很……

    面善。

    迟城是个护短的人,历来护家里的人,倒是第一次对外人产生好感。

    再一抬头,才见面前的女孩子对他微微点了点头,嘴角带着几分轻笑。

    轰……的一声。

    迟城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,死死的看着她,看着她脸上一丝一毫,似乎想要透过那张脸,看出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城儿,将客人带进来啊。”林竹吟在里边喊。迟城今年二十来岁,前年已经结婚。只不过大儿媳近日因公差出国了。

    迟城愣愣的将人让了进去,眼睛却死死盯着周言词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爸爸,有个怪蜀黍……”二宝对着爸爸使了个眼色,看的谢岱齐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周言词抿唇而笑,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迟家人抬头看来,见谢影帝的脸倒是都惊了一下。迟队长更惊,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,是是你们?”迟队长吃惊的很,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他才执行了秘密任务回来,根本没有时间关注娱乐新闻,迟家自然也没跟他提过。

    老爷子眼睛看着周言词,这,这不是那神算子吗?

    林竹吟:“老公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们就是这次绑架案的人质。”迟队长脸色晦暗,突然明白为何迟筱婧会被丢进海里了。

    凶残的人质跟她们呆了几个小时,一死五伤。何况她那有点小心思的侄女?

    林竹吟一怔。

    迟老大昨日回来就郁郁寡欢,她知道他有项危险任务,已经许久没回家了。

    直到昨日回来,才知晓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劫匪案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跟劫匪在一起的只有三胞胎,说是他们所作所为未免太过匪夷所思,但肯定跟他们有关。

    甚至,连他们三胞胎的档案都被密封保存,他身为特种队长,竟是不够身份权限查看。

    迟少校看了大哥一眼,国安局每个人身份都是3S权限才能查看。他也是有幸得知三宝和周言词乃国安之人,身为军人,第一紧的就是嘴巴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屋里坐吧,不要拘谨,就当自家一样。谢家小子,我可记得你,小时候你爸爸抱着你参加宴会,你可往我家老三头上尿了呢。”迟老爷子笑着道,谢岱齐,这孩子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眼里满是欣赏,不得不说,作为一个老军人,他看人的直觉依然很准。

    迟老三脸色红了红,那时刚跟孟柳意结婚,参加宴会被个奶娃娃往头上尿尿,他那时可被朋友笑了好久。

    “劳烦迟爷爷还记着。”谢岱齐面色沉稳大气,不卑不亢很是淡定。

    一家人落座,迟筱婧眼神不经意看了眼谢岱齐,心里一惧,顿时又缩了一下。又爱又恨,说的便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她其实算是谢岱齐的黑粉。从谢岱齐出道便关注他,但她总是关注谢岱齐私事。

    曾经,有女星跟谢岱齐炒作,她往女星的家里寄死老鼠死蛇。

    只是被孟柳意知晓,后来被强制关了禁闭。

    此时孟柳意看到女儿心心念念的男人,虽然心底对戏子有几分轻视,但看见谢岱齐也忍不住赞叹一声。

    当真是个极品男人,结了婚成了父亲,仿佛更有魅力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带着孩子入座,大宝二宝站起来喊了声:“迟爷爷。”不卑不亢,半点没有露出怯弱的态度,甚至比起郑萱萱四岁的儿子还要镇定自若。

    呵呵,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皇子,真真正正有皇位继承。迟家就算一方霸主,对三胞胎也是寻常普通人家。

    三宝也跟着站起来,直视迟老爷子眼神,让迟老爷子一愣。

    老爷子年轻时手上见过血,家里孩子以及孙辈几乎全都怕他。就算是迟筱婧小时候也被吓哭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此时三宝那平淡无波的眼神,朝着老爷子看来竟是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唯一的波澜,大概内心想的是,哦,就是这么个糟老头子想见我?

    老爷子总有点心凉凉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老爷子见到周言词很是熟悉,亲切又熟悉,甚至那三胞胎穿着那身大红色衣裳,都让他不禁脸色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三宝微微点了点头,若不是矮小减弱了气势,迟老爷子甚至有一种对面是个小皇帝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种高高在上的皇帝感觉,太强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落座后,上菜后,迟老爷子才叫了警卫员出去。

    晏迟迟今日没跟着来,就呆在了周言词屋里。不然,老爷子只怕会觉得更熟悉。

    曾经,晏迟迟拿了块尖锐的石头砸破了迟老三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家孙女婧婧,自幼被我宠坏了,做事没轻没重不考虑后果。是我生为爷爷的没教好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老爷子抬了抬手,止住众人要插话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年纪大了,眼睛也不好使了,但心还是清明的。以后,婧婧你不可再过问娱乐圈之事。以前养在家里跟我看看书学学画,多有意思。那些污秽之地,不适合你。”老爷子最后到底为孙女留了情面。

    污秽之地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不是说只要保持本心,就能在这黑白分明的世间行走吗?既然内心是干净的,为何要惧怕那黑暗和污浊呢?”大宝黑白分明的眸子很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莲花出淤泥而不染,为什么那个阿姨不能去呢?啊我知道了,肯定是黑心莲……本来就是黑的,所以不敢去……”二宝咧着嘴巴笑,一派童真。

    三宝一副小大人模样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这只是爷爷找回面子而已,你想想那个阿姨以前养在家里,突然成了坏人做了坏事,肯定要找个借口啊。老爷爷不要面子的啊!”三宝瞪着眼睛,力压全场。

    迟筱婧,眼眶唰的一下红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