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51章 赴迟家家宴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帝都动物园惊天劫匪案骤然告破。

    此事发酵到最高度时,突然传出劫匪一死五疯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各大媒体甚至都写好了为三胞胎祈福的稿子,就等着确定消息第一时间发出来了。

    甚至jing局门口大面积的媒体聚焦在此,就等着拿第一手消息。

    直升机飞过来时,所有人疯狂的拍照,都只以为送回来的是三胞胎尸首。

    动作快的,已经将祷告文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哪知道……

    突然公布此案破了,就这么破了,破了也就罢了,主谋者已死,据业内人士透露死相凄惨,甚至连肉都捞不起来。见过现场的人连肉都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媒体一时间哗然,见影帝的保姆车回来,所有人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“谢影帝,请问你的孩子有遭受什么非人的待遇吗?”

    “谢影帝,你可以告诉我们真相吗?”

    “三胞胎和劫匪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呢,是什么原因造成他们一死五疯的局面呢?”

    “听说主犯被剥皮,请问是真的吗?那是谁下的手,谁救了三胞胎呢?”

    “谢影帝请回答我们,谢影帝……”扛着摄像机的记者急急拍打保姆车,里边三胞胎淡定的啃着苹果。

    二宝手中小刀飞快的削着苹果,连眼睛都没抬一下。小刀在她手中旋转,眨眼间就在小核桃上雕了个镂空的小阁楼出来,随手一抛就扔像车子角落。

    利落的收了小刀往背后一藏,在拿出来时手上便空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偷偷瞄了一眼,二宝就穿着身白裙子,没有任何可以藏东西的地方,这特么到底藏哪了。

    大宝二宝三宝乖乖坐好:“妈妈,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一切发生的太快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看来还是统一了口径。

    周言词谢岱齐二人对视一眼,哟呵,小宝贝都有秘密了。

    此时办公室的迟队长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还想知道呢,直升机就那么开回来了,劫匪就那么成了碎渣渣,还有五个就那么疯了。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迟队长单手叉腰,一手拿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目击人,就三胞胎,才几岁能知道什么。”迟队长有些烦躁,追踪了这么久,结果还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挂了。

    “呸,老子连国安局的人都没见过,你们告诉我是国安局的功劳?”迟队长差点骂娘,从头至尾就没见过国安局出手,现在抢功劳来了?

    呵呵,鬼知道他当初被国安刷下来后,就因爱生恨了……理解为羡慕嫉妒恨也行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!”迟队长挂了电话,一脸憋屈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憋了好几年,终于能开荤。刚脱了裤子就完事了……

    日……狗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姓晏的兔崽子,这辈子就跟迟家杠上了,有点功劳就抢!”迟老大黑着脸,偏生自家理亏还没办法闹。

    想起明儿还得回迟家大宅便叹了口气,老三家的宝贝丫头惹了祸,前几日还是老爷子动用了关系才压下去,听说明日专门专门赔罪用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前段时日追劫匪,他都还不知道具体什么事。罢了,回去看吧。

    迟老大眉心微皱,老三家是迟家唯一的女儿,千宠万疼的,当初又让老爷子逃过一劫,这在迟家更是坚不可摧的存在。

    听说闯祸了,倒是在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年迟筱婧得到的宠爱,高过家中任何人。

    周言词带着三宝交接了国安之事,晏队长本想问问详细情况,见周言词防备不已,便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太出格,反正国安会摆平一切。

    没多久,便传出保密部队暗中出动解决了劫匪,这才渐渐平息此事。

    网上也不知怎么传出个谣言,说是三胞胎走哪哪倒霉,遇谁谁挂逼。

    丝毫没人想过有人针对他们,只不过凭借逆天的运气以及过人的大脑,将之扼杀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周言词一家便被迟家接走了。

    秦肃匆匆赶来时,一家已经到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半个月了,那偏远山村去了三个兄弟,全都无功而返。那寨子不接受任何外人入住,但凡出现生人,全村都虎视眈眈,极其排外。

    去了个刚出学校的实习女jing,已经三天了,至今没回来。

    秦肃本想带人直接破了寨子,但此事事关无数儿童妇女,轻易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秦肃跺了跺脚,便往局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迟家。

    迟家家大业大,老爷子生了三个儿子,三个儿子两个从军,一个从商。百姓疼幺儿,此话不假。

    迟家最疼的,是迟家老三。自从有了迟筱婧,便成了迟筱婧。

    老大媳妇是典型的家庭主妇,为迟队长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,便退下来教养孩子了。

    老二媳妇是自由恋爱,娘家虽不算大富大贵,但好在迟少校心疼人,将工资卡尽数交给了她,在迟家过的还算如意。只是时而嫉妒老三家的女儿争宠,有些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周言词来时,迟家人已经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婧婧啊,女孩子要文静些,将来男人见了你可都怕呢。这次闯这么大祸,要不是爸爸一力拦下来,只怕你这名声都要坏了的。还要吃官司呢。”儿媳妇郑萱萱一边给小儿子喂开水,一边道。

    见老爷子坐一旁没吭声,郑萱萱又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爸当时差点气得心肌梗塞,还动用了关系,曾经老大老二考国安时,要是报老爷子名字只怕都成了。老爷子都不肯呢,看来你爷爷还是疼你啊婧婧。”郑萱萱眼底有些不乐意。

    迟筱婧在一旁默默给老爷子捏肩捶腿,一副小媳妇受气样。

    老大媳妇林竹吟端着果盘走出来:“婧婧可是咱们家最大的功臣,若不是婧婧的出生,现在咱爸只怕都没了。就凭这,婧婧也值得咱家保护。”说话的瞬间看了迟老爷子一眼。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果然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甚至微微点了头,可见内心对迟筱婧是真心喜爱。

    这孙女,只怕是迟家上上下下唯一得他欢心的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