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48章 恶魔的人间地狱(三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迟队长心中一片沉重。

    这年代,永远不缺高高在上的好事者。甚至许多人把别人的性命毫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甚至于直播,微博,取乐,仿佛那不是一条条的生命。仿佛只是娱乐。

    他曾参与过一次救援,虽然不在他管辖范畴,但阴差阳错到了他的手里。一

    个女孩子自杀轻生。当时谈判人员几乎将女子劝下高楼,但楼底举着手机拍照,录视频,直播的人一个劲的叫嚣。

    “跳啊,跳啊,快跳啊……我们还等着回去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等着接孩子放学呢,快跳吧跳吧,你这样有什么意思,干吼不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跳,我敬你是条汉子。不跳赶紧滚犊子……”

    当时,女孩子突然大哭不止,蹲在楼顶再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“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,都不肯放过我,全都不肯放过我。”女孩子凄厉的哭喊一声,然后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跃下楼之际,回头看了他一眼,他说不出什么感觉,只觉得浑身冰凉一片。仿佛对这个世界再没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此刻,他一见这场景就头痛。

    杀得过千军万马,抵不住八卦党一个。

    “头儿,我去交涉。”有个军人下来,满脸坚毅。

    跟着jing方一同去了外围,只希望能多争取几分时间。

    没多久,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人满脸黑线,满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抓了几个不信邪的,其余人退出了好几条街。但依然守在那边。他们说不在我们的范围内……”这样,你拿他们有什么办法呢,人家一不犯法二没做错事。离你又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拿起了手机拍拍拍而已。

    迟队长沉着脸,“却听得里边对讲机又响起了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是一点都不够诚心啊?砰……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所有人面色一变,只听得对讲机那边传来孩子们的一声哭叫。

    “王老师,王老师……”孩子嚎啕大哭,却又听得粗犷男人的嗓音在怒骂。

    孩子们的声音又渐渐弱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你们不够诚心。我可还在手机上看到了你们包围动物园的英勇身姿呢……这算是我给你们的警告!”啪的一声挂断了对讲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外面那群傻逼还在拍,甚至暴露了警方的布局。

    全民直播时代,谁也阻挡不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,他们出来了!”众人一抬头,便见那几个通缉犯一人拎着个孩子,往天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是三胞胎作为人质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,三个孩子淡定的被夹在腋下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好像孩子们朝着狙击手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狙击手:娘的,没暴露吧?卧槽,他们对着我比V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很快,四个劫匪便带着三胞胎上了天台,特种兵立马去解救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们全都缩成一团,仿佛受了很严重的创伤,地上躺着血糊糊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老师和学生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小弟弟叫我给他捂着,捂着……”一个小男孩抽抽噎噎的哭道,满手都是血。

    这便是之前那个孩子,只怕早已鲜血流尽了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立马冲进去先救老师,急救人员都懂,先救最能存活的。

    抬着那老师出去时,众人将孩子们安顿好,才叹了口气走向‘尸体。’

    中了两枪,唉。

    还未开始便结束了。全身都是血,全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不忍多看,匆匆盖上白布就要抬走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叔叔,吃饭了吗?”被盖上白布的孩子,突然直挺挺的立起身子。

    眼神直直的看着小心翼翼抬着他的叔叔阿姨们……

    全场……

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叔叔,可以吃饭了吗?

    这一句,仿佛从地狱传来的。

    那带着口罩的护士差点手一软,将他扔在地上。那孩子直溜溜的眼神,看的众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胸前衣服那么大两个窟窿呢……”医生不信邪,在懵逼的众人面前,当场掀开孩子衣裳。

    哗……

    全场哗然一片,只见孩子血糊糊的胸口,竟是光滑一片,那两枪穿透了衣裳,让他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偏生,伤口却一点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下,医生都疯狂了。

    惊动了外面的特种兵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这,这不是被劫匪射了对穿,我们眼睁睁看着开了两枪啊!!”几个士兵围在一起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看衣服上那两个洞,明明是刚好打在心口处。左心房右心房完全对穿,如今……

    爬起来要吃的?

    问那孩子也一问三不知,不过,有人脑海里隐隐闪过什么念头,不过转眼一想似乎也不可能,便放下了。

    只是将孩子抬到了医院,做个详细检查,顺便……

    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迟队长带着人跟到天台时,劫匪站在机舱口,单手拎着三宝,仿佛在无声的示威。

    你们若是敢拦截,我就敢将孩子扔下飞机。

    飞机刚一上天……

    三宝便笑了,笑的极其灿烂,偏着小脑袋看着劫匪。

    “叔叔,这飞机会被人追踪吗?别人会知道这飞机上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三宝一脸单纯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别想了,哥们早就搞来了一台信号干扰器,你们啊,就来世再做兄弟姐妹吧。”有个独眼劫匪一脸狂笑,眼中满是激动。

    你问为什么要难为jing方,你说他们找借口杀人也好,但他们很享受别人焦头烂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真棒棒啊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大宝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呵呵……”大宝咧嘴笑。

    自从上了飞机,就没人管三胞胎了。在组织者的眼里,那就是三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,他们只是三个孩子,咱们也逃出来了,将来远走高飞有的是好日子过。这三个就放了吧?”刀疤脸的劫匪,便是被三宝十万个为什么为难的人,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那为首的男人冷冷看了他一眼,眼中冷意横生。

    正巧,飞机突然砰的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站立不稳,猛地重心后移往后一跌。

    三胞胎似乎早有所觉,竟是与劫匪站在了两头。

    三胞胎对视而笑,不造为毛,这机舱里,好像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