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41章 华夏守护者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朱天宝出国了。

    朱源丰一家到底舍不得这唯一的儿子,连夜将人送到了美国。

    老太太去机场的路上还骂骂咧咧,骂死去的朱思琪,骂许成雪站不稳,骂儿子不争气连孙子都护不住。

    朱天宝上飞机时一直哭。

    “乖孙不哭不哭啊,等事情过去了爸爸就来接你。”老太太心疼极了。

    许成雪还在坐小月子,就没来。而且切除了子宫,她并不想看到朱天宝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已经不是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我不走,奶奶说了我又没错,我为什么要走?”朱天宝不依,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朱源丰这段时间憔悴了许多,看着儿子依然如此,眉头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“你再吵信不信我一巴掌给你扇过来。老老实实去国外!”

    “你瞪孩子做什么?你是不是嫌我老太婆不会带孩子了?白养你了哦……我老太婆命苦啊,儿子都嫌弃……自己不带孩子,让我这老太婆跑国外给你带孩子。带孩子还被骂,命苦啊。”老太抬不管不顾的就要闹,朱源丰再不敢瞪儿子。

    朱天宝躲在奶奶身后冲爸爸吐舌头。

    朱源丰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一切有些脱离掌控。

    “乖孙咱们走,奶奶才不骂你。”老太太拉着孙子就走,朱源丰已经请了会英语的保姆一起跟过去。老太太这心里才踏实点儿。

    这朱家唯一的孙子,她可不能让他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直到飞机起飞,朱源丰才结结实实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过几年孩子大些了再接回来,网络来得快去得快,到时候忘了这事再回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丝毫没想过宠孙无度的老太太会将孩子带成什么样。更别说远离父母千里之外,任其自由成长没有丝毫管教。

    报应,依然在继续……

    三条人命,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剧组那里面临的风波太多,到底要整顿一段时间,王导就给大家放了一周的假。

    没有帮着迟家开脱,只怕也得去一趟。

    王导烦躁的很,综艺是红了,不过是黑红黑红的那种。黑他的人也极多……

    被称为有毒的综艺……

    野外露营狼群围攻……

    海上打渔更是牵连出人命,甚至海上鲨鱼围堵还签了保密协议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鬼知道这个剧组经历了什么,王导更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为毛请了锦鲤女神后,一切好像变得更玄幻了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可不在意,此时已经带着三胞胎和小迷弟出了酒店。小迷弟就是之前捡的小男孩,如今对周言词简直信服的很。

    “妈妈,是爷爷的车……”大宝迈着小短腿儿,蹬蹬蹬跑向车前。

    谢嗣延从车里下来时,头上已经带了几分白发的他眼泪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孙子孙女,全都好了。全都大好了。

    他在电视上看到时甚至不敢相信,只是谢岱齐手机被节目组收了联系不上,又没法证实。这才急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宝,大宝我是爷爷啊……二宝三宝,我是爷爷……”谢嗣延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周言词面带浅笑的站在谢岱齐身边,笑容浅了两分。

    几个宝贝对爷爷还是有印象的,倒是拉了爷爷一口一个叫的亲热,让谢嗣延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儿子从活死人变好了,三个孙儿孙女从植物人变成了正常人。

    谢家列祖列宗开眼啊。

    “爷爷,这是我妈妈,我的亲妈妈。大宝二宝三宝也有妈妈啦,我们的妈妈好厉害好厉害,别人都比不上哦。”二宝得意得很,我妈妈敲级厉害呢。

    谢嗣延笑了笑,每个孩子都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进了停尸房的人还能跑出来,还真是奇闻……”谢嗣延着实有些不喜周言词,精神病的妈妈,这对三个孩子是人生污点。

    “活死人都能满街跑,植物人都能聪明伶俐,我有什么不可能?”周言词嘴角轻笑,还有更不可能的呢。

    谢嗣延看了谢岱齐一眼:“跟我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想承认周言词这个儿媳妇。

    一路上三个孩子都围在妈妈身边叽叽喳喳,谢嗣延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总觉得孩子似乎在周言词身边更活跃也更正常。

    “妈妈,小哥哥你们可以跟我们一起睡吗?大宝的房间很大哦……”大宝拉着妈妈的手不肯放。

    “反正妈妈在哪我在哪。”三宝很直白。

    谢嗣延高兴又心酸啊,孩子正常了,没人比他更高兴,但那么依赖精神病院出来的妈妈,他又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这是孩子一生的污点。

    呵呵哒,鬼知道将来这个妈妈会是她们最为骄傲的存在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华夏守护者,正在逐渐长成。

    一路又是转机又是开车,总算回到了帝都谢家。

    大别墅建在半山腰,这香山上住着的,都是极其有身份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隔壁是一个军区大院,就是普普通通略显高档的小区,但里边住着的,许多都是让别墅区不敢触碰的人。

    这里建别墅,很大原因是因为安全……

    左边别墅群,右边中高档小区。偏生那小区门口都是拿着长枪的军人,这里的军区大院,比别的大院更严格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不要去那边,那边子弹都是上了膛的。”谢嗣延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甚至,听说那里的家属都是受到保护的,特殊部门分的房子。有钱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只是没人证实,到了他们这个地位都查不到。

    可见是真的跟国家有关。还是很机密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爸爸回来啦……爸爸爸爸……”车刚开到谢家别墅前,里边就传来一阵小孩子的笑声。

    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跑出来,开心的迎着车跑来。

    周言词眉毛一挑,这大概就是上次在医院被衣服盖住的孩子?

    “这孩子长在外面,若不是岱齐出了事,他妈妈也不会带他出现到我面前。这几年,委屈他们了。”谢嗣延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谢岱齐低低嗯了一声,似乎并不太在意。仿佛跟父亲关系并不太热络。

    “爸爸回来啦?大宝二宝三宝也回来了吗?”谢铮铮垫着脚往里看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马上跑了下去,跟着大两岁的小叔叔跑了。

    “嗣延,快带孩子们进来吃饭,我亲自下厨哦。”门口一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年轻女人笑着道,迎着阳光,笑容温暖和煦。

    周言词:这声音,真熟悉啊。

    上次扎了她和老情人在医院滚床单时的TT呢……

    眼睛瞄了她肚子一眼,又若无其事的转开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