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9章 惯子如杀子,未长成的炸弹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老太太对于儿子的执念,比任何人都强。

    况且她本就出生在小山村,没有儿子立不起门户,说话不硬气。

    中间生了那么多女儿,被人戳脊梁骨,自己也挨了老爷子不少拳头。

    后来生下朱源丰的哥哥时,宝贝的要命,出门怕风吹,夏天怕热到,冬天怕冷到,吃饭怕噎到给嚼碎了喂。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除了喝粥,都是老太太嚼碎了喂儿子的。

    平日里她也自豪的在村子里到处说的。高傲极了。

    结果三岁那年,孩子突然喉咙里开始起红疹子冒水泡,整张脸都长满了水泡。吃不了东西,喝不下水。

    甚至老太太嚼碎了喂,孩子反而病的更重了。

    没多久,连牙齿都开始松动。

    送到村里的大夫那时,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。

    孩子没了后,两年后怀了朱源丰。老太太可想而知多宝贝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,朱源丰还是大明星,村子里独一份的大明星。老太太走路都能飘起来。

    听说又有了孙子,那朱天宝名字都是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取的。儿媳妇不同意,老太太就差自杀了儿子才妥协……

    又是天,又是宝的……可见在朱家是小皇帝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后来,反正但凡有人敢说孙子一句不是,老太太就自杀威胁。

    朱源丰也宠孩子,甚至耳濡目染下也重男轻女。自然也没反对,许成雪见大家都疼自己的儿子,乐得自在。

    况且不跟老太太起争执,她耳朵也清静。

    只是到底不愿意让孩子在村里生活,就把朱思琪带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每个寒暑假才过来,久了不见,总觉得女儿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。就更疼儿子了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朱天宝没挨过一句重话,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三岁上幼儿园,午睡时用小剪刀把同桌小姐姐的头发剪成了狗啃样,在同学吃的水果餐里放虫子,偷了家里的避孕药,用水化开放在了讨厌的男同学餐盘里。

    被请了无数次家长,换了无数个幼儿园,背地里都只夸儿子厉害,将来能做大事。

    是的,确实能做大事。如今已经初见端倪。

    刚刚四岁,敢推孩子入海,敢推怀孕的母亲流产。

    种下的苦果,一日日总要生根发芽,总会自尝苦果。

    此时老太太疯了一般打开袋子,见到两个小男孩儿哭的那叫一个伤心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切除的,谁给你们的权利切除的,没有了子宫她还算什么女人?怎么为我朱家开枝散叶?谁给你们的权利!”老太太气得大哭。

    主治医生瞬间变了脸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许成雪冷冷道,没有半分表情,虽然身子虚弱,却依然强撑着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的没错,你生了孩子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鬼,流产了切除了子宫,更是能清楚什么才叫翻脸不认人!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站稳啊,你怎么跌下台阶啊,我造了什么孽,娶了你这个儿媳妇啊……你还我孙子,你还我朱家的孙子啊!”老太太哭着就要上前拉许成雪。

    只是被护士皱着眉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陪我孙子啊,我朱家的孙子啊,两个孙子,你个杀千刀的,怀个孩子都不会!”老太太撒泼打滚用尽了,许成雪脸色都没变一下。

    医生冷了脸,亲自推着许成雪就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妈。妈,。你别闹了,孩子没了雪儿也难过,你别闹了。记者还在外面,有事回去说!”朱源丰冷了脸,老太太才收敛了几分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却动了别的想法,不能生了,儿子那么帅又有钱,总能有人生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脸色顿时好看了一点。

    若是朱天宝知道,只怕气得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这会进了病房,朱天宝乖巧的给妈妈拿水果,洗水果,给妈妈倒水,还给不能动弹的妈妈捏腿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真贴心,有子如此,此生满足了。”护士见她眼眶微红,劝着她。

    许成雪一句话没说,看着儿子小殷勤,不知道心里该做什么感想。冷,寒心,绝望又觉得恐惧。

    到底,哪里错了。

    “天宝你做什么呢,男孩子不能做这些的。这些脏东西,将来会倒霉的,你和你爸爸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可不能沾那些脏东西。护工,护工呢?你爸爸不是请了护工吗?”老太太学着电视里的话,朱源丰连忙让人请了护工过来。

    进医院来得及,根本没准备。

    护士看不过眼:“脏?谁不是从那里爬出来的?”翻了个白眼就走了。

    朱天宝乖巧的站在奶奶身边,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墙上的电视。

    反正奶奶说不做就不做。

    反正妈妈不会生弟弟就行了。嘻嘻。

    “你把孩子掉了,我也不说你什么,也不怪你什么,你自己心里要有数。你先把身子养好吧,怀个孩子这么点事都做不好。看天宝做什么?你难不成怪天宝推你?天宝才多大,他还是个孩子,他懂什么?他现在是我朱家唯一的孙子,你别胡说八道,给孩子留下阴影!”老太太那嘴巴跟机关枪似的,堵得许成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眼泪不停的往下掉,如今,她算是尝到苦果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我也要直升机,游艇,电视里小哥哥都有……”朱天宝突然指着电视。

    “买买买,等爸爸挣钱了给你买。奶奶给你攒钱买房子了哦。”老太太一脸宠溺。

    “那房子什么时候给我?”嘻嘻,房子卖了也能买游艇。

    老太太愣了一下:“你要对奶奶好,奶奶才给你。奶奶要是死了,那些都是留给咱们孙儿的。爸爸的,妈妈的,奶奶,全都是你的。”老太太依然跟小时候哄他一般教。

    就像当初说,姐姐是外人,姐姐要嫁出去,这家里全都是你的话一样。不断的灌输,不断的宠宠宠。

    朱天宝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和爸爸早点死可以吗?”朱天宝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屋子一静。

    “奶奶你放心,你和爸爸死了,我给你们修好大好大的墓地,年年都来看你们好不好?天宝是你唯一的孙子啊……”朱天宝直觉的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朱源丰心口一凉,只见母亲身子一软竟是带了几分惊惧的后退两步,看着朱天宝。..

    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周言词面带微笑,说的那句坚持本心,将来吃公粮的话……

    朱源丰打了个寒颤,对未来,有种莫名的恐惧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