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8章 子宫切除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整个jing局阶梯上,都是一串血迹。

    朱源丰眼睁睁看着儿子亲手将许成雪推下去,眼睁睁看着老婆犹如一个雪球一般,肚子重重的摔在阶梯上,不断的往下滚。

    到最后几层阶梯时,已经出现了血迹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孕妇裙的许成雪倒在地上,捂着肚子哎哟哎呦直叫唤。腿间大片大片血迹,不断往下流。

    “我的肚子,我的肚子,啊,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,有东西要掉出来了!”许成雪脸色雪白,浑身都在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老太太尖叫一声,连滚带爬往下跑。

    朱源丰吓得腿一软。

    “老婆,老婆!快打120,快打120啊!救救我老婆!”朱源丰吓懵了,推开四岁的儿子,几乎半滚着着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朱天宝嘟着嘴皱着眉,似乎很不满奶奶和爸爸的作为。

    眼珠子转了转,自己也蹬着腿跟着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局子里的人都跑了出来,一见这场面顿时开了jing车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点,我们送你去医院,快!”三条人命,开不得玩笑,虽然不喜欢这家人所作所为,但他们的身份容不得他们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朱源丰赶紧抱起许成雪,许成雪哭的哗哗的。

    “好痛,老公我好痛,我们的孩子,孩子啊,保住孩子。”许成雪紧紧抓着朱源丰衣领。

    只感觉身下有什么东西不断的往下滑,一股热流往下流。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朱天宝也爬上了车,一家子人坐在车上,jing车滴滴的超了好几个红灯。一路上还开辟了几个特殊通道,短短十分钟就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早已侯在门口,这会媒体也听到风声赶来了。

    医院门口全是人。

    护士一看就面色一变:“快,病人羊水早破,胎儿有窒息的危险!送产房!”

    “家属过来跟我签字缴费。病人最后一次月经是什么时候?怀孕多久了?预产期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几个护士推着人便往里边跑,老太太拉住一个护士。

    “闺女闺女,救救我儿媳妇肚里的孩子,我朱家几代单传,好不容易怀上个双胞胎,不能就这么没了啊。万一是两个孙子呢?”老太太拉住护士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保住我孙子,先保我孙子!”老太太以为还跟电视里演的那样,生怕保大不保小。

    护士气得要发火:“来个人,把人拉开,还救不救人了!老太太,咱们医院是能救一个救一个!尽力而为。”护士没说的是,在医院极少发生这种事,若真发生,也是尽力保大人。

    朱源丰虽然焦急,但好在拉住母亲了,并且死死瞪着她,再不让她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朱天宝一直绷着脸,听了他奶奶的话越发不高兴。

    奶奶说过的,我是朱家独苗,朱家的一切都是我的。姐姐什么都拿不到,别人也拿不到。奶奶骗人,爸爸骗人,妈妈也骗人!

    朱天宝气急了,只觉得家里人都欺骗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,你到底做了什么,你对你妈妈做了什么!”朱源丰交了费忙完了,看到朱天宝顿时一怒。

    上前就冲着他脸上甩了两巴掌,顿时扇的朱天宝没站稳,啪嗒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朱天宝抬起头看着他,小小孩子本是纯真稚嫩的年纪,竟是有几分不该出现的凉意,看的朱源丰心里一阵发冷。

    儿子,怎会是这样?

    “你打他做什么,他还小他懂什么?!”老太太上前就推了朱源丰一把,眼神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要是儿媳妇肚子里的出了事,那天宝不是朱家独苗了?

    老太太心里恨,却又舍不得打唯一的孙子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也是,明知道自己怀了身孕还不站稳,天宝才四岁懂什么,能有多大力气?啊?她一个当妈的摔了还怪孩子不成?”老太太烦躁的很,儿子姓朱,孙子也姓朱,儿媳妇姓许,那本质上就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还不是怪她自己没站稳。

    朱天宝低着头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是私人医院,他们更是其中的VIP,这里没记者,不然只怕要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不过,朱天宝大庭广众下推了怀孕的亲妈,只怕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病人家属过来签字,病人大出血,快来签字。”护士急忙从抢救室出来。

    朱源丰快步走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儿媳妇肚子里孩子没事吧?”老太太牵着朱天宝,朱天宝此时脸已经肿了。

    护士不满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能说尽力,产妇现在情况很不好。产妇浑身无力子宫受到了损伤,无法生产,正在进行剖宫产。”甚至更面临子宫切除的危险。

    签完字,护士便进去了。

    一家子人焦急的走来走去,只是不知道是为没出生的孙子,还是为许成雪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过了三个小时,抢救室的灯光才灭了下来。

    护士推着许成雪出来时,许成雪面色雪白,眼神更是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“我孙子呢?”

    护士对视一眼,里边出来个男医生,提了个黑色袋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尽力了,产妇受到剧烈撞击,送来时羊水已经破了。胎儿已经浑身青紫,窒息死亡。产妇……”

    主治医生顿了顿,看了眼许成雪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道:“产妇因为子宫损伤,危及生命。已经进行了子宫切除手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人全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倒是朱天宝抬起头,偏着脑袋问:“叔叔,我妈妈以后都不能生小孩儿了吗?”

    主治大夫不敢把话说死,只说道:“你以后好好孝顺妈妈。”

    朱天宝顿时咧嘴一笑:“我一定好好对妈妈,因为我是妈妈唯一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许成雪看向他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,却是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朱源丰一听子宫切除就满脸懵,恍恍惚惚问了一句:“男孩女孩?”

    医生似乎不想说,但见家属坚持便回了一句:“两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两个儿子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孙子,我的孙子呀,我朱家的孙子啊!天啊,老天爷你怎么这么不开眼啊,我生了七个女儿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,现在还掉了两个孙子,老天爷啊,你不开眼啊!”老太太坐地大哭,生了七个女儿,有两个送了人。

    其中还有一个儿子,结果因为她太宝贝,怕孩子冻着,每日捂着,结果反而体弱多病,在三岁时,死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