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5章 天不收我收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趴在肩膀上的三宝咕咚咕咚吐着泡泡,嘴里呢喃着众人听不懂的话语:“立正……”

    鲨群唰的立起身子,僵直不动。

    “稍息……”咕咚咕咚继续兔泡泡。

    鲨群又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“解……散……”刚一说完,三宝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鲨群,却仿佛瞬间回了神,蹭的一下潜入海底。

    群鲨,竟是在空中举起武器的瞬间,全都朝着海底潜去。

    迟朝阳嘴角的笑瞬间僵硬……

    “小婧!!!!”迟筱婧更是在众人眼前,被鲨群拖着往海底迅速下沉。

    迟朝阳整个人都要疯了,匆匆赶到的迟少校一声令下,船上潜水员迅速追去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整个海面风平浪静。仿佛那群鲨出没,只是众人幻想,半点征兆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的乖女儿,我的乖女儿,二哥,二哥,你救救婧婧。”迟朝阳几乎要跳下海,迟少校沉着脸拳头握紧了。

    上船就一拳将迟朝阳打倒!

    “你回去好好跟爸解释!”迟少校冷着脸。婧婧一直是迟家懂事大方的女儿,就算骄纵了些,但这次捅出这么大篓子,爸那里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婧婧在她爷爷那里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在爷爷眼里,也一直是个规矩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不止是迟老爷子疼孙女,更是因为这孙女,他曾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当初迟朝阳和未婚妻回来时,未婚妻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身孕。

    为了迟家血脉不受委屈,就急忙办了婚礼。还高调的在电视上举行婚礼直播。

    那时,那私奔的女人看了电视受了屈辱,割腕自杀。

    七个月后,未婚妻生下一女便是迟筱婧。

    那时老爷子生命一度垂危,下了好几次病危通知书。竟是在迟筱婧出生那日,老爷子突然回转,生生捡回一条命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老爷子对迟筱婧打心眼里疼爱。

    三个儿子,几个孙子都比不得。被视为迟家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此时捅下这么大篓子,包都包不住,只怕老爷子要震怒。

    迟朝阳抿着唇,一脸绝望。

    “二哥,二哥……你救救小婧,雯雯就那么一个女儿,她伤了身子再不可能生孩子。若是没了小婧可怎么办?”迟朝阳急的暴跳。

    十来个潜水员不断往下游,周言词只静静的抱着孩子站在船边。

    “你姓周吧?周小姐,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,你女儿这不是没死吗?你凭什么就要我婧婧的命?”迟朝阳怒急攻心,见周言词那副悠然样子便暴怒。

    周言词带着开罩,之前迟少校还没认出她。

    此时一见她怀里的三宝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尼玛,要不要这么巧?婧婧把谢三宝推下海了?怎么活着回来的他不关心,他关心的是这孩子已经被国安局看上了,而且晏队长显然对她很看重。

    这家子人也有些邪门儿,本着不交好也不能招惹的心思,如今……

    直接接了生死大仇?

    “我家三宝凭本事活着,你家也一样落海,要是一样凭本事活着,那这事咱们就购销了。”周言词轻笑一声,你应该庆幸落海了,不然我出手可不只是落海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纪宁琛嘴角动了动,好一句凭本事活着……

    怼的迟朝阳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妖孽。”只听得他低声咒骂。

    “上来了上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一喊,众人抬头,正见得潜水员驮着一个白衣裙子的女人游了过来,浑身都湿透了,头发湿漉漉的,面色青紫。

    已经被拖入海里三分钟了。

    “婧婧……”迟朝阳见女儿上船,伸手摸了摸才发现她呼吸已经停了。

    迟少校再不迟疑,不断的心肺复苏,不断的按压,有人不断的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迟筱婧这才猛地一口谁呛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的一声便哭开了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爸爸,二伯……爸爸……好可怕,好可怕啊……我差点被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婧婧差点被鱼吃了,我要杀了她,我要杀了她……”迟筱婧吓坏了,到底年少不经事,顿时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周言词上前定定的看着她,眼神冰冷满是狠意。

    迟筱婧……

    仿佛被一道无形的气息堵住了嘴巴似的,霎时禁声。甚至还怕怕的往后退了一步,离周言词远远的。

    连她跟前的男人谢岱齐,都一样恐惧不已。

    再也不敢,觊觎她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个魔鬼,怪物,禽.兽!

    “头儿,打捞到一个小女孩儿。看样子才落水不久。”船员上来时,还扛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已经泡的浑身肿胀,手臂更是因为之前有伤肿的骇人。眼睛瞪得大大的,似乎在看着朱源丰。往前那怯怯的眼里,如今空白无神眼珠子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走开走开,怪物走开。把她送回奶奶家,送回奶奶家。”朱天宝手中的玩具猛地朝朱思琪尸体扔去,被船员一把挡住,狠狠瞪了朱天宝一样。

    “孩子不懂事不懂事。他是不懂姐姐发生了什么事,这这……这都是我的孩子,我回去可怎么交差啊。我的思琪……”并死死捂住朱天宝的嘴,生怕又说出什么童言无忌的话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冷了脸。

    熊孩子,必定有一对纵容无底线的熊父母。

    “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,一罪一孽,都有报应呢。”周言词郎朗道,直直的看着朱源丰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做的很好,祝他将来保持初心,好好做人。将来,早日吃上皇粮。”周言词讥讽一声,上前拿布盖住了朱思琪。

    看着朱思琪,周言词眼底满是怒意。

    呵呵,朱源丰,你不是最爱儿子吗?那我为你添把火!贱人,天不收,自有我来收!

    人间没有正义在,人间自有言词在!

    迟少校早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通知了jing局在岸上候着。

    碍于年纪,此事倒是不好定论。只怕又是一宗不了了之的事,那小姑娘,白白没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看着那几个孩子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富人家的孩子锦衣玉食,更要好好教导,不然,闯出的祸可比常人猛。

    船一路行驶到岸边时,天已经全黑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