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4章 八方来朝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转眼间,越来越多的鲨鱼朝着船只游来。

    甚至那水面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鱼鳍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,救我……”船底下迟筱婧嚎啕大哭,不断的尖叫,喉咙都破了。

    “好多鲨鱼,有好多鲨鱼……”迟筱婧眼泪哗哗的,在水里使劲扑腾。

    迟朝阳急了,上前就要夺周言词手里的绳子。

    “女儿,女儿,小婧,爸爸的乖女儿啊……”迟朝阳心疼的不行,巴掌反手就朝周言词脸上去。

    谢岱齐面色一冷,单手抓住他,死死抓住迟朝阳的手腕。

    仿佛被禁锢住了一般,只觉得手腕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动我老婆,你怕是活腻了!”谢岱齐面色森然,仿佛下一刻就要直接拧断迟朝阳的手腕。

    迟朝阳眼底一缩,再没敢对着周言词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但心里对她俩多了几分惧意和厌恶。

    迟朝阳耷拉着手,不断的单手播着电话:“二哥,二哥你快带人来。小婧,小婧被人丢下海了。快点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又犯什么事了,是他们得理不饶人!”迟朝阳冷着脸狡辩。

    迟朝阳挂了电话,看着不断靠近的鲨鱼群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却又不敢上前找谢岱齐二人。

    “导演,快开船,快走我们快走啊。”朱源丰脸色有点白,抱着儿子就想开船离开。

    王导沉着脸:“走?哪里走?四面八方都被鲨鱼群包围了!”

    “天,鲨鱼跃出水面了!”

    “全都跃出水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放眼望去,那鲨鱼群竟是全都跃出水面,拍出巨大又唯美的浪花。

    鲨鱼仿佛在欢迎什么一般,四面八方都是鲨鱼在跳跃,喷水,看的众人惊慌又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饶是王导见多识广,此刻也忍不住惊叹,竟是有这般奇景。

    “此生难得一见啊,天下奇闻……”王导摇着头,面色有些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转头看着谢岱齐和周言词夫妇,虽然看不清面容,但那淡定的样子却丝毫看不出惊讶。好似……

    很平常一般?

    呵呵,你在自家鱼塘钓个鱼会兴奋吗?土包子!

    “快看,鲨鱼群里面好像拥护着什么东西,好像保护着什么宝贝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有个乌龟爷爷……”纪乐然眼泪还挂在脸上,指着海中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只见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鲨鱼群中央,竟是簇拥着什么东西,仿佛王者巡游一般高调,将之重重包围保护。

    大宝二宝仿佛感应到什么一般,让爸爸抱起,死死的盯着那海中央。

    “好大一个***……那脑袋比碗都大……”隐隐有人惊叹,再次不死心的拿起手机,依然白花花一片。

    鲨鱼群隐隐让开一条通道,那巨型乌龟慢慢沉入水底,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啊……”迟筱婧声音已经哑了,喉咙几乎冒血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龟背上有个大贝壳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,乌龟驮着个大贝壳,好大好大的贝壳……”李石鸣抬起小脑袋,指着水里。

    众人屏息凝神,仔细一看,竟是真的!!!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有个年轻人总以为自己在做梦,咬破手指,竟特么是真的!!

    只见那大青龟在船边停下了,慢慢的升高,恰好龟背对着船头。恰好持平。

    那顶上的大贝壳甚至显眼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神一动:“去把贝壳抬下来,轻些。”

    谢岱齐放下孩子,单手将那与人差不多大小的巨型贝壳带下来。乌龟顺势沉入水底。

    众人惊得内心卧槽卧槽个不停,却又忍不住靠拢围住。

    周言词刚一走进,便听有人喊:“贝壳开了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贝壳轻启缝隙,缓慢的打开,众人只觉一阵异香……就像二十年前京都满城飘香一样……

    至今没人解释的清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妹妹!”大宝二宝蹲下身子偷看,眼睛一亮便大喊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贝壳打开,三宝白皙宁静的面庞便出现在众人眼前。三宝紧紧闭着眸子,浅浅的呼吸仿佛很是让人安心。胖乎乎的小脸还沾满了口水,手里还握着一颗好大的珍珠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朱源丰不知为何,看着那胖乎乎的睡颜就伸手过去探了探呼吸,哪知那大贝壳却是蹭的一下突然合上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一声惨叫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待他拔出手来,右手已经粉碎性骨折。软绵绵的,耷拉在手腕上。

    众人惊骇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坏人坏人,不准碰我妹妹。”大宝生气的样子像只小公鸡一般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后退一步,你让我们碰,我们也不敢呐……

    直到周言词和谢岱齐二人走进,贝壳才又轻轻打开。

    周言词上前抱住女儿,内心柔软一片,仿佛那颗心终于活过来了,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三宝嘤咛一声,换了个姿势在妈妈肩膀睡的很是香甜。鼻子还冒起了小泡泡,呼呼响。

    周言词摸了摸贝壳:“好孩子,快回去吧。”伸手把三宝手里的珍珠放回去。

    见那隐隐的生机开始回转,这才多了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迟总,您女儿被鲨鱼拖走了!”只见一声尖叫,只见那绳子上吊着的迟筱婧竟是已经离开船十几米了。

    鱼鳍勾住了绳子,那迟筱婧已经不敢吭声了,生怕引起群鲨注意。

    迟朝阳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,救我女儿。谁救我女儿迟家必定重谢!一定重重酬谢!”迟朝阳眼睛血红,此刻再也不敢耽误,不断的拨打迟二哥电话。

    带来的保镖已经被谢岱齐刺穿了手掌,到处都是血,敢下水只怕分分钟就能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那可不是一条鲨鱼……

    是无数头,是一群啊。

    在迟朝阳跳脚的声音中,迟筱婧被拖到了群鲨中间。迟筱婧此刻已经眼睛都肿了,甚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有鲨鱼游过时碰到她的身子,每次都能让她死死咬住牙关,不敢动弹,闭着眼睛,眼泪哗哗的流。

    好怕,好怕。妈妈,妈妈我好怕……

    爸爸,爸爸救命啊。

    此时,恰好天空中直升机已经赶来。

    远处大船匆匆赶来……

    轰轰的声音让鱼群有些惊慌,但始终未曾离去。

    “哈,这下要有好多鱼翅了……”有人隐隐说道。这要是在空中下手,只怕鲨群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迟朝阳总算松了口气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