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3章 鲨鱼群包围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迟朝阳这下是真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不是没做错过事,但许多时候都能用钱摆平。

    来之前他看过直播,他唯一担心的是女儿会有污点,以及这么多人看了直播会不会对女儿造成心理伤害。

    甚至对于死者家属,他从未担心过。

    一切能用钱摆平的事,都不是大事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小戏子带着老婆孩子上节目出了意外,只要钱到位一切都简单。

    哪知道,竟是会生出这种变故。

    甚至,看见谢岱齐那武林超高手一般的动作,他脑子里甚至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难道不是电视剧特效才能搞出来的?

    要是他二哥迟少校在此只怕一个巴掌能拍他脸上,这手法,只怕国安局那边都打不过。只会让他,逃命!

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有话好好说。你们失去女儿的心情我理解,但悲剧已经造成,一切后果我们好好商量,你们先放我女儿上来好不好?”迟朝阳额头都带了几分汗珠子。

    迟筱婧可是他和老婆的命根子,迟家唯一的孙女,老爷子不得把他活吃了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李石鸣突然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抱着他爸爸的胳膊大哭,好可怕,好可怕,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鸣哥儿?不哭不哭啊。”李士宗有些抱歉,看着周言词夫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都没看见。”李石鸣捂着眼睛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谢岱齐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周言词走上前,让孩子看着她的眼睛,李石鸣竟是很快安静下来。似乎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看到三宝弟弟掉下海了吗?”周言词声音温柔,带着浅浅的笑意、

    李士宗想要阻止,不想儿子也卷入纠纷,但也是为人父母便叹了口气。孩子本来就体弱多病,便当积德吧。

    李石鸣抽噎了一下,眼底有几分惊恐。

    “三宝妹妹和朱弟弟争东西,大姐姐说如果让她当三宝妹妹的妈妈,大姐姐就帮她。三宝妹妹不愿意,还骂了她……”李石鸣有些怕。

    他那时躲在船上木桶里玩玩具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什么,小孩子你们也信。快点把我女儿救上来!你们谁去救我女儿,我开支票给你们!”迟朝阳怒斥一声,开始贿赂船上的人。

    背地里偷偷按了手机,通知人马上过来。

    李石鸣有些怕,但周言词目光很温和,总让他有种妈妈般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胡说,迟姐姐后来生气了,就把三宝妹妹捆了起来,说她不听话要惩罚。后来她就走了……朱弟弟就把三宝妹妹推下海了。思琪姐姐看到,想去拉没拉住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大宝弟弟二宝妹妹来了,哭着要去救妹妹。哭着问谁推了妹妹,要偿命。朱弟弟就说是朱思琪姐姐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思琪姐姐哭了,哭的好厉害,就跳海了。”

    李石鸣说完便埋进爸爸脖颈里,再不肯抬头。

    目击了现场,其实他内心很害怕。但说出来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整个船上一片寂静,甚至连海浪的声音都小了许多。仿佛被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怔然,她知道有所谓的熊孩子,也知道孩子有时候能做许多恐怖的事。

    但真正证实,是朱源丰小儿子推了三宝,还嫁祸亲姐姐,心里说不出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胡说,明明是思琪推的,石鸣你不要胡说!天宝这么可爱善良,怎么会推三宝妹妹?”朱源丰抱着孩子就要上前打李石鸣,却被谢岱齐一脚踢翻,手里的朱天宝也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顿时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朱源丰心疼的不行。赶紧上去抱住儿子,此刻他只觉心口一阵尖锐的痛。

    迟朝阳沉着脸,一张脸黑成了碳。

    他知道女儿骄纵,但迟家养得起也不怕她骄纵。迟家上上下下都宠着,大家也只觉得是小女儿情绪。

    此刻听到女儿绑着三宝要给她教训,迟朝阳有心为女儿开脱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迟家有错,迟家愿意一力承当。但事情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错误,只望你们能宽宏大量原谅她一回,小婧自幼被我们宠坏了,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。”迟朝阳心痛女儿受罪,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只想快点来人救命。

    周言词嗤笑一声,极其讥讽。

    “不懂事的智障吗?”周言词当即怒骂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海里是什么?”纪宁琛突然指着海上,好像什么在游动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大风暴渐渐小了,海上的波浪也快平息下来。海里游动的生物,似乎也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什么东西,看着黑压压一片,是什么东西啊?”已经被清场到旁边船上的工作人员全跑了出来,看着海上不断靠近的东西,纷纷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海里的生物不断靠近,让海浪又开始晃晃荡荡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,爸爸救命啊啊……啊!!”迟筱婧几乎要尖叫起来,喉咙都快破了。

    迟朝阳急的满头大汗: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!!”

    见谢岱齐夫妇无动于衷,耳边女儿的尖叫声越发刺耳,眼前那黑压压的东西不断逼近,心里也狠了一狠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真要跟迟家作对吗?”迟朝阳沉了脸,不要怪我以势逼人,实在是谢岱齐逼人太甚。

    “好了不起的迟家,现在这么硬气呢……”以后,可千万别求到我手里来。

    周言词眼里满是冷意。

    如今听见迟家她便厌恶的作呕。

    前世今生,她上坐过皇帝,下当过精神病人,还真是没见过这种无耻至极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鲨鱼,是鲨鱼!鲨鱼来了,快跑快跑啊,鲨鱼群来了!”

    “天啊,成群的鲨鱼,全是鲨鱼!”说话的人声音都在抖。

    有人想要拿出手机拿出摄像机拍摄,竟是诡异的拍不出任何东西,好像磁场不对一般。

    就像,被人蒙住了镜头。不该看的,不能看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是鱼鳍,露出来的是鲨鱼鱼鳍啊,好多好多,天啊,到底有多少鲨鱼,全是鲨鱼!”有人惊呼,指着海面差点瞪出眼珠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色一变,全都围在船边上。

    更让人恐惧的是,那成群的鲨鱼竟是隐隐以船为中心,将船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,所有人都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卧槽,玩大了吧!!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