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1章 海神,归来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周言词一听三宝落海,身子微微一晃,谢岱齐便赶紧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三宝,落海了。被人推下了海。

    谢岱齐见她站稳,站起身便朝着朱源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挥起拳头,一拳一拳朝朱源丰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那砸的朱源丰尖叫不已,船舱内众人全都慌了神,王导连忙带人去拉。

    谢岱齐却猛地转头,一双眼满是血色,带着浓浓的杀气。

    整个船舱中人,全都狠狠打了个寒颤。所有人眼里都是那双杀气满满的眸子,那,绝对不是一个双手干净之人能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仿佛透过那双眼睛看到了背后举着长剑,双眸冰冷,满脸杀气对着他们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似乎,他们敢前进一步,有半分动作,就会被立刻斩首!

    幸好,他背对着摄像机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。又不是我推了你孩子下海,又不是我推的!那死丫头从小就没教养,她现在以命偿命了啊……

    “她已经偿命了。”朱源丰一边叫着救命,一边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说辞,谢岱齐更是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“养不教父之过,有人生没人养,你真的以为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吗?”谢岱齐一拳头便砸碎了他的牙,朱源丰得脸,瞬间青肿起来。

    呵呵,有个孩子霸道不许其他孩子吃,不许其他孩子玩,除了朱源丰小儿子还有谁?还有谁?跟三宝打架的不是他,还是谁?

    那朱思琪胆子比猫小,她敢推人下海?

    说句难听的,只怕朱思琪替弟弟顶罪的可能性占了百分之九十!

    甚至,为了保护那霸道的弟弟,以她简单的想法要以死偿命很容易想到。

    谢岱齐死死的看着朱源丰,眼底杀气蔓延。

    轻轻凑到他耳朵边:“若是我三宝死了,我定亲手杀你全家,诛你九族!一刀一刀,亲自割肉!”

    直播间听不到谢岱齐说的什么,他们只知道谢影帝打了朱源丰一顿,在他耳边说了什么,朱源丰腿下就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在杀遍入侵者的大将军杀意下,被吓得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朱源丰神色有些恍惚,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此时船舱外噼里啪啦的雨声不停,仿佛一下又一下敲击在众人心上。

    周言词戴着口罩面无表情,眼神呆呆的。

    只见她推开想要拦她的摄像小姐姐,走出了船舱,雨水打在她身上,转眼便湿透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她是不是哭了?

    “好心疼啊,锦鲤女神的儿子掉海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报jing了,只求一切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三宝最可爱,我最喜欢三宝,怎么办,我哭的停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哭成狗,怎么办,心好痛。我的三宝,孩子的妈妈该多心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朱思琪不可能推三宝吗?她好喜欢三宝啊,她弟弟都比不上的。”有好几次都能明显感觉到,她喜欢三宝超过她弟弟。

    大概是父亲的偏心让她不喜那弟弟吧。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杀人偿命,到底谁推了三宝,一定要查清楚!”

    “查出来又怎么样,未cheng年啊,查出来又能做什么?”似乎大家都不相信是朱思琪推的三宝。

    直播间吵得厉害,此刻周言词却走到了船边。

    用船上的小刀割破手指,一滴一滴的血,往海里流。

    滴答滴答……

    仿佛血滴落入海里的瞬间,大海便欢腾的越发厉害了,甚至隐隐冒起了海浪,血滴一滴一滴往海里落。

    我的,孩子……

    ‘海神回来了,海神回来了,海神来了……’仿佛海中传来一阵雀跃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言词微闭着眸,心底默念,她愿用此生最大的运气,换三宝平安!

    天边,一道流星划过。

    再一道惊雷劈过……

    闪电几乎要刺瞎人眼……

    仿佛,三宝落海有人更心痛!

    “到了到了,要到了……看到船了。船果然在那边!”船头有人喊,周言词睁开眼。

    捏住滴血的手指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待两艘船在大风中对接后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我怕……”几个小朋友全都哭着朝自己爸爸扑去,那朱源丰小儿子更是抱着他的腿将头埋在身上,一副受到了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宝二宝眼睛已经红肿了,两个人手拉着手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不会掉了,这样就不会掉了。”大宝还在抽噎着念,眼神有些涣散。死死抓着二宝妹妹,不敢撒手。

    二宝哭的眼泪哗哗的,见周言词走进才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。妹妹掉海里了,我和哥哥抓不住她,我们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抓……”二宝指了指自己,指了指失神的大宝,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那只手,已经被大宝抓出了血痕。可见大宝有多用劲。

    周言词猛地将两个孩子揽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们,不怪你们,你们已经很好了。真的,你们是最棒的哥哥姐姐,妈妈为你们自豪。”周言词在两个孩子冰冷的小脸上亲了亲,见大宝抿着唇不肯落泪,心痛的手都在抖。

    好几次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孩子受到刺激了。不能慌。

    待上了船才发现,舒沅和尤姿,甚至陈朵儿一个都没在船上。

    问了白着脸的摄像组,才知道迟筱婧见孩子们吵着要找爸爸,竟是在舒沅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。自己掏了腰包租了船入海了。

    那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似乎受到了惊吓,一边打电话一边哭:“爸爸,爸爸来接我,我好怕,小婧好怕,爸爸,小婧做错事了。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里男人似乎语气格外温柔:“好了好了,爸爸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迟筱婧似乎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,哭的梨花带雨,看着谢岱齐好一朵风中飘零饱经摧残的小白花模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只是想带孩子来找你,大家都在哭着找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我以为可以给大家一个惊喜的……”迟筱婧哭的伤心不已,她只是好心啊,她真的只是好心而已。

    周言词大步上前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个耳光,打的迟筱婧脑袋都偏了,白皙的脸上一个红肿刺眼的手掌印。

    “孩子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吗?要是孩子有什么事,我丢你下去喂鲨鱼!”周言词冷着脸,一双眼睛极其狠辣。

    迟筱婧捂着脸,这辈子还没人敢打过她,她虽然恨,但却也没敢反驳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全都没说话,落海这么久,只怕早就没了生还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周言词深深的吐了口气,别人不知道,但她心里却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三宝,懂兽语,能御兽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