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30章 三宝落海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说我儿子来海上了?”朱源丰当场黑了脸,蹭的一下站起来。

    头发还湿哒哒的滴着水,此时都顾不得擦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搞的?现在这么大风浪把孩子送到海上?你们疯了吗?出了事你们谁负责的起?我朱家三代单传,就那么一个儿子!”朱源丰脑子里哐的一下就断了根弦,指着节目组差点把摄像小姐姐打了。

    其余父母脸色虽然也不好,但好在情绪尚未失控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我们出海打渔孩子怎么会来海上?他们哪里来的船?有没有大人跟着?现在已经到哪里了?”纪宁琛紧紧攥着拳头,突然狠狠打了个寒颤,眉心都皱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王导此刻也出现在了镜头上,直播间这会依然没停止直播。

    “刚刚给摄像组打了电话,是嘉宾,嘉宾带她们来了海上。走了半个小时才遇上大风雨,这会,这会想要返航只怕更危险。”王导脸色阴沉,嘉宾!

    能有这么大胆子和能力的,除了迟筱婧还有谁?

    “孩子没点意识大人也没有吗?现在马上返航!太危险了,太危险了。我能来,这是我做为艺人的职业,是我的工作。但孩子怎么办?”李士宗急的走来走去,大男人眼里都有泪花在转。

    此时朱源丰已经进了里边,里边传来一阵霹雳吧啦的声音,只怕,是控制不住情绪在砸东西。

    以前就传出他曾有过家暴行为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但他情绪容易失控,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朝东边走,她们在那里。也是大雨的集中地。”周言词沉着脸,只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导一听立马转头朝东面而去,奇怪了,那边已经偏离了方向。

    但周言词是王导请来的锦鲤,王导自然听她的。

    那朱源丰冲出来要回岸上,心想孩子们遇见大风大浪肯定往回走了,只不过导演不听他的话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只是全程摆着脸色,低头嘴巴微动,似乎在咒骂着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大风刮来,那海面上更是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便是这大船是重金租来,此时在海上也晃晃荡荡让人心头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直播间也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啊,谁那么蠢把孩子带到海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红想疯了吧,一定又是想博眼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风浪,节目组真的是偷老天爷内裤了吗?怎么老是多灾多难?”

    “祈祷孩子平安无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平安无事+1”

    “+2……”

    直播间众人虽然见朱源丰有些失控,但他也是担心孩子,此时众人也没怎么黑他。

    “电话接通了,接通了王导。”有人喊道。

    孩子那边断了线,这会直播已经断开了,电话也在不断拨号下打通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马上给我回去!把所有人一个不拉的带回去!!”导演一接通,就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此时他气得满脸通红,若是在面前,他恨不得亲自扇迟筱婧一耳光。

    迟家再家大业大,也不能把这群孩子的性命当儿戏。

    哪知对面什么都没说,只是不停地啜泣,不停的哭。

    似乎还听见传来谢家三胞胎的哭声怒骂声。

    王导心里咯噔一声,仿佛心都提起来了,感觉到浑身一震凉意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出什么事了?你踏马倒是说啊!”王导面红耳赤,口水横飞,半点顾不上录节目。

    心口砰砰直跳,手机都快拿不住。

    此刻直播间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情的大条,纷纷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,一定没事吧,综艺节目肯定是节目效果啦,哈……一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导好像手都在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手机对面是谁,哪个煞笔打的电话半天说不清,也只想知道哪个煞笔把孩子带下了海。”

    “导演千叮咛万嘱咐不准孩子下海,这嘉宾一来就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尤姿,为了谢岱齐常常不要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,你怎么不说是陈朵儿,她不是也爱咋咋呼呼的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家舒沅是稳重型的……”一群人在弹幕上吵来吵去,都在猜测到底是谁做的主。

    此刻,画面中的王导猛地身子一软,跌坐在椅子上,手机都差点没拿稳滑落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你说什么?你给老子再说一遍!!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跌下海了,谁跌下海了!”王导嘶声力竭的咆哮,整个人都在颤抖,眼睛霎时变得血红。

    那一声喊出来,整个现场和直播间全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落水?落水?到底谁落水了?谁打的电话,是不是孩子们,什么落水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李石鸣呢?我家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儿子呢我的儿子呢?那是我朱家独苗啊!”朱源丰抢过手机,却只听得那边占线的声音。

    纪宁琛双手握住拳头,眼眶微红:“没事的没事的,一定没事的。”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此刻直播间都有人掉下了眼泪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天啊,这只是一档综艺啊。

    周言词夫妇对视一眼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孩子怎么了?”周言词双眼平静的看着王导,王导那白了的脸色更白几分了。

    “在开船没多久,几个孩子就起了争执。有个孩子抢东西,不准别的孩子玩不准别的孩子吃。三宝要公平,不准人自私霸占公共食物。就打起架了。有个孩子就就……”王导看了眼朱源丰。

    众人都皱了皱眉,朱源丰家孩子霸道又小气,大家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就把三宝推下海了。”王导一口气说完,低着头不敢看周言词。拳头捏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整个船舱,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“后来你家孩子站出来,说是自己推了三宝,女嘉宾说了两句,你家孩子也跳下去了……”王导闭着眼睛。眼眶红通通的,眼泪忍不住都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朱源丰整个人神色一变,以为是小儿子落海了,正要变脸王导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朱思琪和三宝落海了。”朱源丰这才猛地松了口气,那大汗淋漓松了口气的样子,看的众人忍不住唾弃。

    落海了,三宝,落海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