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14章 不给死人算卦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山脚下,一个老人杵着拐杖下了车。

    老人家头发花白,但脊背笔直,眼神带着铁骨铮铮的硬气,那浑身的凛然气息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若是明白人就知道,这是军部退休多年的老干部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你慢点儿,你腿上伤还没好呢。”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打开车门,上前熟悉的搀住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以后让婧婧来就好了,你每周都来,身体吃不消。”迟筱婧嘟着嘴,一脸的不乐意。

    老人转过来,拍了拍她脑袋,一脸宠溺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不能假手于人的,爷爷身子硬朗着呢,婧婧别担心。反倒是你,不好好念书,非要去演电视?”老人摇着头,虽然不满但也没阻止。

    他是个开明又尊重孩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婧婧喜欢嘛,爷爷你说的,趁着年轻要多尝试。等婧婧失败了,就回来继承迟家的上亿家产啊。”迟筱婧面容白皙,标准的瓜子脸,一双眼睛更是灵动。

    在京都,只要说一声迟家,上流社会都知晓。

    迟家标准的军政世家。祖祖辈辈都是部队里的,迟老爷子更是老红军,此生三个儿子,前两个都子从父业入了部队,小儿子是老来子。

    那会都退休了还生了小儿子,被宠坏了。

    小儿子放荡不羁又花心,那会还学着电视里的情节,跟个离家出走的小姑娘私奔。

    老爷子那时候脾气犟啊,干脆给小儿子订了门门当户对的亲事。那定亲的女孩也有手段,跟着飞了好几班飞机,小两口私奔到哪儿,她就住隔壁。

    这痴心,打动了花心猪蹄子迟韫。

    果断遵从家里意见,回来娶妻生子走上了正轨。

    生了迟筱婧,迟家唯一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迟家三个孙子,就迟筱婧一个女孩。平日里千娇万宠,可谓是集宠爱于一身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父亲就你一个女儿,家产不给你,那给谁?咱们的小公主……”老人笑着道,跟孙女儿一块上了山。

    刚上山,便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个小摊。

    “爷爷,每个寺庙外是不是都有这些坑蒙拐骗的骗子啊?她们骗了钱,也不怕遭报应吗?做人要对得起良心。”迟筱婧踮着脚看了看。

    老人笑而不语,这世上,真有许多离奇之事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他当年执行任务时,就遇见过。若不是那次,只怕就没命回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就听见里边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给我算,你给我说说,凭什么不给我算!你是不是嫌老子没钱?”一个男人白着脸,看着很是瘦弱,瘦骨嶙峋样子煞是可怜。穿的也很是素淡。

    “算,给我算!”男人一激动,脸更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秦肃站在身后,想要拉走被拐小孩,那孩子却是一离开周言词就浑身哆嗦,死死的不肯离开。秦肃无奈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面无表情的将钱丢回去。

    “谁都能算,你不算。钱,你拿回去吧。”语气淡淡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走进来时,正好见得那男人气冲冲离开。

    迟筱婧是个好打抱不平的,见男人一阵风都能吹倒,心中同情。当场开了口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既然给了钱为什么不算?大家都能算,凭什么不算他的?”

    迟老爷子眉头皱了皱,不过并未呵斥。

    他本想说有些隐世大能有怪癖,但见那摊主只是个二十岁的年轻女子,只当是个女骗子,也就没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哼,现在的骗子这么明目张胆的骗钱了吗?骗钱也就算了,还嫌贫爱富?真是可笑。给你钱,你回答我!”迟筱婧高高在上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人看了一眼,就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她那一身是法国一个高端大牌,只接定制。她那一身简单短裙,只怕没有十万拿不下来……

    迟筱婧手一扬,习惯性的本想将钱扔在地上,突的想起爷爷在身旁,顿时摸了下脑袋便放下了。

    轻轻放在周言词桌上。

    周言词嗤笑一声,也不看多少就放下。见那个男人此时已经走远,只剩个背影,这才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,只给活人算。”说完便不再解释。

    迟筱婧见她还诅咒人,顿时变了脸。正要说什么,就听底下有人吵吵闹闹。..

    “快点打医院电话,快点,有人嘴巴冒血鼻子冒血倒在山脚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哟真可怜啊,这么瘦,都没二两肉,哎……”有人讨论。

    “哎,兜里有张诊断单。”抬他起来时,兜里掉出来张纸条。

    只见那纸条上淋巴癌晚期,几个大字让人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有人急匆匆跑过去,又急急忙忙跑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仙,大仙,刚刚那个人原来得了癌症,都晚期了,死了。当场死了!”都还没走下山,当场口吐鲜血,死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面上表情都没变,仿佛一切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她第一眼看见那个男人就发现了,他身上已经布满了黑色气息,生机全部吞噬,只怕活不过今日。

    迟筱婧张着嘴,想说骗子,却在周言词看过来的眼神下,微微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迟老爷子将孙女拉回身后,看着周言词微微点头,心中轻视下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小友,可否为我算一卦?”迟老爷子迟疑了下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周言词微微一笑,收拾起东西。

    “今日已收摊。”

    迟筱婧不悦道:“我得罪你是我的事,你迁怒我爷爷做什么?”哼,这些人真是无趣。每次不摆出身份就爱答不理,说出迟家身份,脸都不要了往前冲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了老爷子一眼,见他一身正气,眉心带着红紫,可见曾是声名显赫的高官,只怕还救过不少人,惠及后代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不用问,我只看我想看的。你这辈子算是很圆满了。父慈子孝,事业有成,就算心中有点小缺憾,但那也是命中注定。失去不可再得,强求只会适得其反。”周言词多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本来很不悦的大小姐,低着头扯了扯嘴角,竟是抬头对着周言词有了好脸色。

    倒是那老爷子,似乎很失落。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,我只想……赎罪……”老爷子声音很低,周言词听到也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PS:对不住大家,大家都知道团子宝宝腹泻一个月了,一直反反复复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哭了个通宵,缩成一团痛的满床滚,团子也急的通宵没睡。

    昨天一早就带着她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肠道感染又严重了,昨天回来太晚了。就在群里请了假……对不住对不住啊……当了妈妈后,很多时候都迫不得已。唉。想要停止更新,看到那么多等待团子的读者,又感觉对不起大家。很多都是从前几年第一本追书过来的,甚至还经过了团子一年的停更,都是认识好多年的读者,团子不会丢下这本书的!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