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11章 谁拔了她的氧气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最近锦鲤袜火了。

    从天后舒沅单手比v,笑容灿烂的跟个顶着丝袜看不出脸的妹子合影,便大火了。

    从合影中,能看出那丝袜妹子淡淡的无奈以及淡漠,甚至都能感觉到天后倒贴上去。

    天后的面容在黑色丝袜的对比下显得极其白皙。

    微博爆料某当红舒姓女星上个月抢不到的法国代言,突然到手了……据说,是因为前一位女星因为涉嫌盗窃尸体,被拘禁了……

    微博突然炸开了。

    ‘哈哈哈,是来搞笑的嘛?能抢到代言的肯定是一线,一线盗窃尸体?’

    ‘怪事年年有,今年格外多。尸体能长腿,全靠一张嘴。’

    舒沅坐在沙发上,可以明显的看出她极其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盗窃……尸体?你说尤姿因为涉嫌盗窃尸体被拘留一夜?噗……这么强悍的理由丢掉代言,她也是厉害了。”舒沅看着自家经纪人。

    经纪人脸上一抽一抽的,尤姿她是疯了么?好不容易爬上一线,结果因为盗窃尸体狠狠跌了一跟头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锦鲤,一定是我昨晚转发了锦鲤!天,太灵了!我才转发了一夜!”舒沅蹭的站起身,看着自己微博头像,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飞快的打开微博“锦鲤妹子,我粉你一万年,万万年!”再次转发!双手合十,无比虔诚。

    经纪人眉头一黑,好在那锦鲤妹子头上套了个黑丝袜,不然就让人占便宜上位了。

    “秦哥,给我印两件锦鲤袜妹子的短袖,最好找两个苏绣帮我绣在衣服上,平常穿的常服就好。帽子也来两顶。”舒沅翘着腿,一脸的兴趣。

    经纪人……

    你怕不是疯了!

    此时的微博却顶起了几个同样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“昨晚我家忘关煤气,转发了锦鲤后我就睡了。哪知大半夜……卧槽,我特么生生被那只锦鲤在梦里扇了两耳刮子。等我醒来,屋子里全是煤气味儿……保佑保佑。从今往后,我就只信锦鲤袜妹了。”双手合十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感谢锦鲤袜,昨晚开车回家,遇上高架连环车祸。我被弹出去了,毫发无伤!”顺带发了个车祸现场截图,果不其然,就是早上新闻播报的特大幸运儿。

    这下微博上都转疯了,一个个到处求锦鲤袜妹子的好运。很是火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许多质疑的声音。

    鱿鱼粉‘肯定是某小花要出道了。’

    尤姿我的梦‘能劳烦天后帮忙打广告,肯定是被潜规则了吧。’

    海岱‘真酸,不就是某人倒贴我谢影帝失败,还赔了代言么……’

    没多时,微博上就被谢岱齐粉丝海岱和尤姿粉丝鱿鱼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岱齐躺了两年多,尤姿就炒了两年多cp。

    有人兴奋,更多地还是抵制。海岱极其严厉的抵制任何cp。来一个撕一个。

    此时微博转发,周言词半点也不知晓。

    只是提了十万现金,买了个手机,找了张黑卡。找了个不需要身份证的小酒店住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,满大街都是套着丝袜的锦鲤袜。

    看的她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找了个偏僻角落打了电话办假证,高价假证,这一下就少了三万。不过好在这证随便怎么查,都不会有纰漏。

    以前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周言词不打算用了,只怕那夺了她运气,害了她的人,在暗处盯着。

    不得不提,她在医院的氧气是被人拔掉的。

    堂堂帝都医院,在病房被人拔了氧气,就算当时谢家已经将谢岱齐接走,没了谢家的保护,但好歹帝都医院乃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啊。

    周言词不敢想象,那背后的势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“师傅,去京郊周氏园林。”周言词上了出租车。

    出租车师傅一边开一边笑“外地来的吧?现在可没什么人去周氏园林了。想当年,周家名不见经传,哪知道股票买哪支涨哪支,愣是从小地方的暴发户,开创了股票界的神话。后来修了那园林,更是成了着名景点。可惜啊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师傅?”周言词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氏破产倒闭咯,都说是后人经营不善,我觉得,大概是周家背靠的福运散了。”司机是个健谈的,一路从周家发迹聊到破产,甚至周家当家夫妇死亡。

    周言词下了车,走在熟悉的街道,心中说不清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她自小就被周家关在屋里,研究股票和彩票。即便在这里居住了十几年,却从来没人认识她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是可悲。

    周氏园林现在已经改成了旅游景点,已经是远近闻名的购物中心。在京郊很有几分名气。

    周言词没进去。里边的气运全都散了,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吃碗糍粑吧。老太婆七八十年的手艺哦…软糯香甜,好吃着咧。”旁边老太太拉着她,走向一个小摊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玩着水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曾孙女,今年二十岁了。”老太太给她装了大大一碗,看着她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来看周氏园林的吧?唉,这两年来这的人无数,有一脸凶相找人的,也有失魂落魄一脸悲伤找人的。我看你,倒是很平静。”老太太给曾孙女擦了手。

    那女孩子似乎脑袋不灵光。冲着周言词咧嘴笑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找周家那个女儿。嗨,周家早就对外说死了,哪还找得着人呢。周家也是作孽,自作孽不可活。报应。”八十岁的老太太咒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言词呆了一下“怎么了?”这红糖糍粑倒是真好吃。软软糯糯,吃在嘴里一股糯米的甜香,配上红糖简直绝配。

    这味道,也很熟悉。

    她十二岁以前,时常偷摸出来吃的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可别告诉别人啊。老婆子在这摆摊好多年了,当年周家就是住着烂筒子楼的,那年我儿媳妇生孩子,下着大雨,我出去找车送医院,亲眼看着周程华抱了个孩子回去。他媳妇那时候哪怀孕啊,就是在外捡的。从那之后,他家就发迹了。什么好运都紧着他家。”老太太摇着头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儿媳妇生产时耽误了,曾孙女成了痴呆。伤了脑子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里一紧。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