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08章 停尸房爬起的人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京都。

    微博爆料:据说某当红影帝出院了!沉睡两年之久,醒了。

    微博上一个大大的爆字,差点挤的微博瘫痪。

    谢家小可爱:“造谣死全家,谢影帝今年都微博爆料醒二十多回了……”

    岱齐粉你一万年:“若是真醒了,我准备吃素三天!”

    老娘最美:“醒来孩子都两岁了……”

    逝水伊人:“当年谢家抱回去的孩子到底谁生的?这个问题争了两三年,这答案是不是要揭晓了?某小花估计要打脸。”

    在水一方:“蹭了两年多热度,都成了一线流量担当,看来真相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逝水伊人:“楼上的,处个基。”

    微博上吵翻了天,谢岱齐影迷收到消息,连夜赶到了帝都医院。

    此时里三层外三层都包围了人,全都举着‘影帝归来。’

    ‘爱你万万年’等等各种灯牌。

    好在谢影帝粉丝极其有组织,生怕阻碍医院交通,便在道路两旁席地而坐,倒是成了奇景。

    媒体全都在外边候着,眼睛盯的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哎哟,那是不是谢影帝绯闻女友尤姿啊?”有个记者眼睛瞬间亮了,便是突然下着大雨,都没法浇灭她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“尤姿,请问你是来接谢影帝的吗?传闻你和谢影帝秘密恋爱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传闻你是三个孩子的亲生母亲,是顶尖豪门谢家的少奶奶,尤姿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保姆车上下来的女子带着墨镜,带着口罩,窈窕的身姿在夜色下显得迷人万分。嘴角轻勾,经纪人将她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请让让请让让,请给艺人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尤姿这两年被许多流言重伤,如今谢影帝醒了,尤姿便赶紧飞了回来。”众人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‘尤姿深情等候谢影帝。’

    ‘娱乐圈还有真情在:尤姿为爱痴等!’

    到处都是娱乐报道,将尤姿紧紧绑上了谢影帝的大船。

    众人眼睁睁看着谢影帝进了医院,在安保的保护下进了医院顶层。

    顶层有保镖看守,尤姿解开口罩,露出憔悴的容颜。对着保镖笑了笑,似乎很是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一推开门,便见谢岱齐一身病号服站在窗边,俯瞰天下。

    谢家当家人谢嗣延正取了眼镜,微微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谢嗣延,取名子嗣绵延。寓意谢家多子多孙多福气。哪知,传了好几代,到谢岱齐这一代,就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但凡和他定亲的,都会倒霉。

    这让谢嗣延头发都白了。

    谢董事长擦了擦眼角,好在儿子醒了。

    “谢伯伯……”尤姿摸着眼泪,眼眶通红的走进来。半点没有架子,好似极其欣慰。

    谢嗣延点了点头,恢复了沉稳。

    后来,他将谢岱齐接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宝二宝三宝没有来吗?好久不见我好想他们。我给他们买了衣服和玩具,谢伯伯回去带给他们吧。”外界都传孩子是她的,尤姿从未出面反驳过。这让谢嗣延倒有几分满意。

    三个宝贝就算是脑子不正常,但也不可能有个精神病母亲,更何况,还是个植物人!

    “你有心了。”谢嗣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岱齐你终于醒了,你可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谢岱齐一抬头便目光毫无波澜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尤姿……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?

    此时的地下室停尸房。

    一双冻满了冰霜的小手从白布下伸出来,似乎指骨都冻得有几分僵硬,活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便自顾自揭开了自己的白布。

    一身雪白的病号服,脖子上挂了个牌子。上面写了死亡证明和时间,以及性命。

    浑身坐的笔直,好似接受了极其严苛的教育一般。脖子左右扭扭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老陈头,该你换班了啊。我就下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后半夜老是打瞌睡,可警醒点儿。”门外隐隐传来几分声音,好像换班了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这里就我一个人喘气儿的。还能乱跑啊?哈哈,下班去吧。”老陈头吃着花生米,悠哉悠哉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下班的老头嘀咕着:“不怕喘气儿的,就怕不喘气的乱跑。”打了个哈欠,便下班回去了。

    老陈头将监控关了,拿出酒瓶和花生米,看着直播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停尸房内。

    周言词眉眼都冻的起了白霜,从床上跳下来,活动活动筋骨,浑身都带着寒意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几个尸友,她上前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安心的去吧,你们没有重来的机会了。”说完就轻轻推开停尸房大门,在一群尸体面前,她实在得瑟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进球进球,快点进球啊,嗨!”老陈头喊了两声,便叹了口气,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好像见得一抹白从眼前飘了过去,浑身一个激灵,又张开眼睛四处看。

    “真是气糊涂了,停尸房还能有人偷尸体不成?”老陈头又坐了回去。这地方,十年八年都没人误入过,早没了警惕心。

    周言词站在电梯入口,恰好电梯下来了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电梯到了,周言词进了电梯。里边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摆弄着头发,踏着高跟鞋便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这一抬头,女子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墨镜都摔掉了,跌跌撞撞跑回电梯。靠在电梯上猛按楼层,直到电梯开始上升,这才捂着心口摊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天啊天啊,吓死我了。居然来了这鬼地方,吓死我了。”都怪谢岱齐,醒来就赶人,谢嗣延劝都劝不住。

    尤姿咬着牙,气得胸口直颤。

    “看看看,看什么看!想要签名还是合影?算了算了,签名吧。”尤姿皱着眉,嫌弃的在周言词身上挂着的小本本上写了名字。

    恰好拿着的小本本是背面,倒没见到前面死亡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追星追到这里来了,烦死人。以后能不能不要追的我这么紧?连我走错路都能被你堵上。”站在角落,仿佛周言词是什么瘟神一般,生怕碰到自己。

    尤姿摸了摸手指尖,那小丫头身上可真凉啊。

    正想着,便听得叮一声,电梯到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低着头,尤姿只能看见她半张脸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是被抬进去的。”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
    尤姿怔了怔。那走路的姿势怎么这么僵硬?

    恰好那边两个五大三粗的护士推着床进电梯了,一边走一边道:“今晚真是见鬼了,都死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床不下心碰到电梯门,尤姿赶紧快步下了电梯,满脸忌讳,心口发寒。

    床又碰到电梯门响了一下,白布内突然掉出个挂牌。

    死亡人……性命时间记录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似乎冒着森森寒气。

    尤姿脸色一白,眼前仿佛又看见了那浑身冻得雪白的小姑娘,脖子间挂着的牌子。

    啊!!!!

    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,响彻帝都医院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