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06章 老天隔代亲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像你那么聪明是不是没烦恼?”有人问一姐。

    一姐:“我的烦恼,你们根本体会不到。”

    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理解不了一姐的脑子。

    甚至当初还有人暗杀她,只为取她脑子做研究。

    此时一姐面容沉稳的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考虑猪肉买几斤?晚上吃啥一般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都还能回去?我的尸体只怕都腐烂了吧,这七月半回去会不会吓死人?”院长瞪大了眼睛满是惊讶,腐尸遍地跑,一姐,你要作死啊。

    一姐翻了个白眼:“你想回,等什么时候那边有跟你磁场相似的躯体离世时再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院长这才撇了撇嘴坐下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了躯体的,方玉音,世子,老七,院长都要留在这里等。什么时候有了躯体才能回来。”一姐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,不想回的那另算。

    方玉音肯定是不愿意回了,这家伙,居然把周博文睡了,这俩人现在准备大越和北疆联姻呢。

    不过有她坐镇,周言词将来回来时,大越也不至于出差错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回去,你们记忆可能会出现一些偏差。毕竟那边已经躺了两三年了。”说起来,谢家三胞胎都两岁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回去吗?”一姐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周言词和谢景修对视一眼:“他们有权利看看那个世界。”其实,更多地原因,周言词是感觉对不起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明明都是他们,但却止不住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这是引雷针,实在不好意思,只有这种烂办法。等什么时候下雨引雷,劈的什么时候离了体,这东西便能带你们回去。会自动寻找最贴合灵魂的躯体。”原身自然是最贴合的。

    一姐给每人身上带了块翠绿的石头,石头里隐隐流动着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谢将军没有引雷针?那三个孩子挨得住雷劈么?”宋老七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谢将军和三个孩子,他们只需要握着石头睡一觉便成了。”一姐泪流满面,有什么办法呢,她测试时,发现那三个孩子简直是上天宠儿。

    身上简直都是最高配,尼玛,人比人气死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老三,她甚至都看不懂她那身上哪里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为了研究三宝,她也决定跟着回去一趟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便噎住了,劈到离魂跟睡一觉,差距太大了好么?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只需要等下雨引雷便是了?”谢景修道,心中竟是有几分雀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心中一直有个遗憾。如今,可以亲手回去弥补,说不高兴是假的。

    就像,回娘家一般!

    一群人火速散去,并且给自己安排身后事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订十台冰棺。给我抬圣殿去。”

    周言词和谢景修两人进去躺了躺,大小刚好。三个孩子没有,到时候放在他们跟前便可以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并不想让孩子躺那种东西,想想都心悸。

    “蕙蕙,我和言言会休养身子一段时日。大概会几日见一次,你好好照顾自己。”谢景修摸了摸谢莹蕙脑袋。

    谢莹蕙心中虽然狐疑,倒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哥嫂二人有秘密,迟早会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倒是谢侯爷有点惆怅了,听说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让见孩子,当场便撒泼打滚,不知道在乡野妇女那里都学了些什么回来。

    “一群没良心的东西,我又不看你们,谁稀得看你们啊?我看我大孙子大孙女,怎么滴了?”谢侯爷当场急了脸。

    “侯爷,不如您再生十个八个儿子吧……”周言词在一旁慢吞吞道。

    听得谢莹蕙眼皮直跳。

    待好不容易跟一群人交代清楚,这都晚上了。

    圣殿已经将所有人打发出去,只留了知情人士。

    知情人士留着收敛‘尸体’。

    “相公,相公,你看大宝二宝都会翻身啦?方才二宝不停的啊啊叫,气得大宝一翻身,用屁股对着她。哈哈哈哈……”周言词笑的开怀,指着老大老二笑死人。

    三宝刚洗了澡,还未穿衣服和换尿布,光着个身子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几人。一头黑发极其显眼。

    安静的躺在那里,既不像二宝那般话多,也不像大宝一般好动。

    安静的经常忘了还有个三宝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三宝啊三宝,啊啊,叫娘叫娘。来,翻身,咱们也翻身……”四个月了,按理来说该翻身了啊。

    哪知三宝看了她一眼,便脑袋一转,只剩个后脑勺对着她。

    懒得说懒得动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坚信,孩子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哎呦哎呦,三宝尿了三宝尿床了!”谢景修站在一旁,手忙脚乱的想要抱起来,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三宝似乎对自己尿床有些不可置信,那胖乎乎的小脸竟是带上了几分红晕。

    “羞羞羞,三宝尿床啦……羞羞羞,我们三宝居然尿床啦……”周言词小手哗啦着脸,看着谢景修换尿布,她便逗着三宝。

    三宝下嘴唇抿着上嘴唇,眉头皱着,小脸苦哈哈的样子。

    竟是一副随时要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眼泪哗哗的,包在眼里就是倔强的不肯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宝二宝都没尿床,你这个臭丫头居然尿床啦……床上画了地图呢,娘娘要把这床单收起来,等你大了给你们三孩子看看。”说着,周言词便手脚麻利的将床单扯下来,竟是打算收藏着。

    可怜的三宝,再也无法忍受亲娘的摧残。委屈的看着她,眼中带着几分盈盈水光。

    当即便嘴巴一咧,开始了人生首哭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那哭声洪亮大气,倒是将周言词惊了一下。光吼不流泪……眼睛还偷偷朝周言词瞄……

    咔……擦……
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,仿佛憋了许久的老天终于也发泄了一番……

    “相公打雷了……”周言词一怔,夫妻二人跑到床边,看着外面突然狂风大作惊雷滚滚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屁股,衣裳给我穿上!

    三宝哇的哭了起来,眼泪哗哗往下掉,哭的伤心极了。

    窗外,大雨倾盆而至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