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201章 记忆融合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谢景修闻着周围的血腥味儿,走上前。

    便是再沉稳,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?我这就当爹了?还是三个娃的爹?

    “言言……”谢景修什么都没说,一手抱着孩子,便一手僵那满脸是泪的姑娘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又让你担心了。”声音低沉,却带着满满的欣喜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的是,怀里那小小的一团好似抬了下手,似乎想要推开,只不过又困得厉害,手抬到中间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懒得抬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,你你……”周言词第一次在他面前情绪失控,哭的像个二百斤的胖子。

    谢景修轻轻吻着她脸上的眼泪,哭的他心都疼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的同意,阎王可不敢收我哦。你看你看,有人踢了我一脚,将我踢回来,现在都还疼呢。”谢景修心中泛酸,竟是单手掀开了衣裳,指着胸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那黑暗的地方躺着,突然来了几个小孩儿玩闹,一大一小在那打闹。小的孩子似乎说了什么,大孩子过去听了听,转头便一脚踹在我心口。便疼得我醒了。”谢景修说着,周言词却定定的看着他心口。

    谢景修顺着她眼神看去,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左边胸上竟是一团乌青,还带着几分血丝。那形状,赫然便是个小小的脚丫子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齐齐一怔。

    周言词挥手让他过来,谢景修坐在床头。见周言词抱起老大,鬼使神差的将他脚印在乌青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哈,正好合脚。

    “还挺合脚的,还真是巧了,哈哈哈……哈!”谢景修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,傻傻的看着周言词。

    “那么问题来了,谁指使的?”夫妻二人转头看着剩下两个睡的香甜的女儿。

    老三张着嘴,睡的呼呼的,似乎有些烦闷了。

    竟是还翻了个身,背对着二人。

    两人没在意,瞬间,两人惊悚的转头对视一眼。齐刷刷看着老三……

    “刚出生的孩子就会翻身了?还是早产儿?八个月早产的孩子都能翻身了?”周言词一脸懵,谢景修也头一次做父亲,但好歹知晓些常识。

    刚翻过去的老三……

    侧着身子睡着睡着便感觉摇摇晃晃,一不小心,又跌回去平躺着了。好像翻身只是下意识动作,但是又没翻过去的模样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到了尴尬。”谢景修轻声道。

    周言词:附议。

    老三虽然又平躺着翻回来了,但脑袋却侧在一边,跟两个大哥大哥躺一块儿,就像个小不点似的。

    周言词轻轻抱住了他的腰,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走了,我大概,会控制不住自己。”周言词轻轻道,前世,她也曾为谢岱齐发过一次怒。

    谢景修不知想到什么,神色一变,紧紧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永远都不走。不过……”谢景修突然松开了她,看着她皱着眉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谢景修顿了顿,这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周言词:噫,你个古代土着也能说出这句话了?

    “我们成婚只几日便分开了,有一事,我还未曾告诉过你。我幼时,从出生起便未曾跟任何一个人睡过,之前跟母亲睡过一年,后来,母亲告诫我,不要在我沉睡时让让任何人闯入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怕别人觊觎你的美色。你放心,以后你可以安心睡在我旁边,我会守护你的美貌你的贞操。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这种事!!”周言词一脸认真。眼神却阴测测的……

    谢景修轻笑出声,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出生那日,母亲打发了所有接生人员远走他乡。因为我出生时,便是没有呼吸的。但是接生娘子一拍,我似乎又活了。在那之后,我母亲发现,但凡我只要陷入沉睡状态,便会呼吸停止,脉搏停止,没有任何生命特征。”谢景修看着她。

    周言词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,好像……有个朋友,也是这样的。”谢影帝他,通告只接白天,每天保持充足的睡眠,绝对不会在外打个盹儿。超过时间必定回酒店或房间休息,并且不许任何人打扰。

    曾经还因为此事上了微博头条,叫谢影帝的起床气。

    十年如一日,从未有过一次不同。甚至他睡觉时,谢家还雇了人专门守候。不许任何人任何事打扰。

    此时听谢景修说起,她脑子里仿佛一闪而逝过去了什么。

    谢景修眼里满是柔情,似乎死了一回,他比从前更温柔了,更爱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从很小时候便一个人独睡,母亲不许任何人打扰。也是因为此事,我在战场数十次死里逃生。我只需躺下,沉睡便能安静的做个尸体。”谢景修目光深深。

    周言词半响无言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之前,只是昏睡过去了?睡了个长长的觉,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脉搏的觉?”周言词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被个顽皮孩儿踢醒,我大概还能睡几天……不过那小子踢人是真疼啊,骨头都快断了……”谢景修颇有些羞涩。也不知怎么回事,最近他很是疲惫,梦里总是梦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  梦里有很多人,能在天上飞,能在水里游,还有很多很多人围着他。

    围着他尖叫,围着他不住地呐喊。还有人拿着会发光的长长的棍子,叫着他。

    甚至每次出门,总有十多个人为他保驾护航,好像是什么重要人物一般。

    那些人为他疯狂,为他痴迷,但他心中却只容得下一人。

    那个梦好长,他以为自己不会醒了。

    直到,看到‘自己’和言言,躺在一个白色的房间内,身上插满了管子。他心里一疼,便回到了那黑暗的小屋子。

    遇见了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言言,谢景修心底失而复得的心情比周言词还浓重几分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会睡这么久了,差点差点……差点被火葬了。”周言词语重心长道,看着他格外的忧心。

    相公,我感觉你随时都会被死亡啊……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