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99章 早产救父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点火。”宋老七淡淡一句。

    她本不想在周言词离开之际火葬谢景修,但周言词不是寻常人,她的情绪甚至能波动整个大越,这个……

    在现代时就曾经引发过一次。

    那一次情绪失控,害了很多无辜的人。她也为了谢岱齐,做了很多折寿之事。

    只可惜,直到最后谢岱齐只怕都不知晓。她,从未承认过谢岱齐在她心里的地位。

    如今,宋老七丝毫不敢将周言词带来,更何况,她现在即将到了临盆的日子,不敢再刺激她。

    有什么,能比亲眼看着心上人火葬呢?

    泼了油的柴火格外好烧,只一瞬间的功夫,那火苗便蹭的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瞬间将谢景修包围,看不见一丝一毫踪迹。

    不造为什么,突然空气中好像多了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一阵大风刮来,差点将火给熄灭。宋老七赶紧让人再泼了一桶油,火势这才又旺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此时连树上掉落的树叶频率都加快了几分。仿佛有人急躁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呼呼的妖风一阵阵的来,仿佛很是暴躁。

    那火苗被吹的东一下,西一下,好几次都差点烧到了台上谢景修的眉毛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看变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太阳,怎么会变天啊,别闹了……”正有人念叨,便见一坨又黑又浓的乌云飘来,将太阳挡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霎时,众人便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咔擦……”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,惊雷应声而至。

    从大太阳到乌云密布,紧紧不到三分钟。

    宋老七有点懵,傻傻的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只见那冬日暖和转瞬便漫天惊雷乱劈,哗哗哗……不过眨眼的功夫,便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大到……

    那火势正猛的火葬,还未烧到正主半分衣角,便被大雨浇灭了……甚至连点火星都没剩。

    宋老七一个不察,竟是被大雨砸的脑袋生疼。

    捂着脑袋哎哟哎哟,什么时候下过这么大雨啊。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这雨下的还不太均匀,好像很仓促一般?

    “哎哟我的娘啊,居然还有冰雹呢。好痛啊……”有人捂着脑袋,头上竟是被砸出个大洞。

    众人四下逃窜,简直惊讶极了。一时间,搞的跟难民似的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谢莹蕙脸上还挂着眼泪,刚刚哭的撕心裂肺,此时面上眼泪都还没擦,便见大哥‘尸身’又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很严肃悲痛的场合,此时竟然感觉到了尴尬。

    极其尴尬的一场雨啊……

    正在众人呆愣之际,便听见有人策马狂奔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回去,快回去。周姑娘要生了,周姑娘突然发作,马上要生了。”满头大汗的侍卫一脸惊惧。

    卧槽,谁特么知道她突然要生了,毫无征兆啊!

    “孩子,这是想见爹最后一面啊。她们舍不得爹爹带着遗憾走,这是赶着来见爹啊。”谢莹蕙眼中带泪。

    “快点,将我大哥抱下来。这是天意,天要留我大哥看孩子一眼。”谢莹蕙自己都信了,这怎么看都是老天爷同情大哥啊。

    呵呵,你想太多了。只是人家舍不得外孙成为单亲家庭而已。

    宋老七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,当下也不耽误,将人抱下来便飞奔回圣殿。

    众人心急如焚的赶回去,走了仅仅几百米,便发现了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路上可下雨了?下了多久,大不大?”国师颓废的跟个老人一般,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侍卫一脸懵逼,青天白日的,说什么胡话呢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从出来到你们那儿,一路艳阳高照连片乌云都没有。下什么雨呢,咱们这冬季干燥,极少雨水啊。”说完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们,怎么突然火葬到半中间又泼水了?”侍卫有点狐疑。

    他到时恰好见得那地上湿漉漉的一团,他当时离得远,恰好能看清那火堆中间泼的水最多。而且地上干湿不均匀,很明显得嘛。

    一看,就是拿家里大脸盆泼的那种。

    国师闭着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群人带着白纱穿着白衣,对视一眼,确认过眼神,发生了灵异事件啊!!!

    她们本来就是圣殿的人,按理来说见过世面了。但老天爷亲自挽着袖子下场来,这就……

    有点恐怖了好么?

    “烧到中间突然觉得再等等,嗯,就是这样。”国师木着脸,尴尬的回了一声。也不知是骗别人,还是骗自己……

    众人紧赶慢赶,急冲冲跑回圣殿时,正听见里边周言词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用劲儿,您用劲儿啊。快点把人参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深呼吸,您不要出神不要哭啊,想想孩子,还有肚子,肚子里还有孩子呢。”稳婆急的满头大汗,见周言词神色恍惚,嘴里偶尔呢喃一声。

    “烧了吗?不要烧,不要啊,不要……等等我,等等我。”周言词脸色有些不太好。

    宋老七仗着这辈子女儿身,一脚踹开门便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此刻你还想着一家人整整齐齐上路吗?你相公没有烧,他要看孩子最后一眼!”宋老七沉着脸,闻见屋内血腥味,心中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周言词眼中一亮,一使劲,便听见接生婆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出来了,是个小公子。”满脸喜意。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便听得有人喊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,还有一个呢!”果不其然,接生婆一低头,便见一个头发浓密胖乎乎的小女孩钻了出来。看着竟是有几分古灵精怪的模样。

    接生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般早产儿,明明早产,却比足月孩子还要养得好。

    “恭喜夫人,贺喜夫人。一对龙凤胎呢。”婆子包了孩子,见周言词面色苍白,便一手抱一个,将孩子递给她看。

    宋老七松了口气,大喊一声:“全都有赏!”

    周言词咧起苍白的嘴角看着孩子,看着跟谢景修相似的那张脸,隐隐带起几分微笑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微笑都还没到眼角,便整个人僵住了。

    傻住了一般,猛地抬起头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肚子,肚子里……还有一个懒货!”周言词指着肚子,呐呐道。

    接生婆心里一惊,赶紧低头一看……

    卧槽。

    已经露出了半个头,一只手还含在嘴里咬着,紧紧闭着双眼,煞是悠哉模样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