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97章 言词要丧夫?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院长嘴皮乌青,身上发麻。

    眼看着周言词面无表情的踢飞了火盆,他和小六丫跪在地上,浑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小六子至今还是懵逼状态,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没动过坏心思,大概不会有事。需要我提前给你订棺材以及墓地吗?你要坐北朝南的吗?”小六丫看着圣女,两人对视良久,这才跪爬着往前挪。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,连忙上去扶,连扶都扶不起来。

    国师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何必这般,你是高高在上的圣女,你不比她差。谢景修,还给她便是了。你快起来。”你这是往我心口戳刀子啊。

    圣女已经不想跟智障说话了。老子墓地要不要买一赠一给你准备一个?

    两人飞快的跪着进去了,刚一进去,便见谢景修穿着红衣,五花大绑的绑在那里。脸上还带着新伤,似乎是才添上去的,但眼神极其坚韧。远远看着,整个人似乎没有半点人情味儿,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誓死护贞操!

    好样的!

    周言词一见他,眼眶便红了。眼前的谢景修,突然跟前世那谢某人重叠,都是让她虚无缥缈的心突然实实在在有了牵绊,有了归处之人。

    谢景修一见她便咧起嘴笑了起来。周身冰冷气息缓缓化开,看着她……暖洋洋一片,好似被注入生机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我的言言会来救我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从他出生就感觉自己在等待一个人,直到遇见言言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谢景修便感觉眼皮如有千斤重,便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倒在周言词怀里,周言词才发现,他面色青白似乎跟死了一般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浑身一抖,心中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快去请太医过来。”哑着嗓子,看着院长。

    “他若是有事,你也不用活了。”咬着牙,几乎要将圣女啃来吃了。

    整个圣殿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直到所有太医都赶来了,圣女和小六丫还跪在院子里,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“圣女,你可跪天跪地,怎可跪拜一个凡人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戳我心口是不是?”国师头发都白了许多,整个人看着越发沧桑了。见圣女惊恐的跪在那里,想要去拉她起来,圣女却纹丝不动,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。

    “他会死吗?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对吗?他不是快好了吗?怎么会这样?”圣女嘴里喃喃的,心中不停的冒着寒意。

    方才太医进去时,她听见里边传来砸东西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是言言发怒了。

    她极少发脾气,很少很少。能让她控制不住脾气,可见谢景修真的有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?”圣女突的冷着脸抬起头,看向圣殿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宫里派出来的人,她们也不知啊。

    此时屋内。

    谢景修躺在那里,胸口没有半点起伏。

    太医检查了无数次,对视一眼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身上没有任何致命伤,也没有中毒迹象。但……”有个老太医沉吟片刻,这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但他也没有任何气息,没有呼吸。”太医叹了口气,这么年轻,竟是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若是不说,他看着那男人就像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周言词整个人呆住了,仿佛听不到任何声音,浑身都屏蔽了外来一切信号。傻傻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刚刚,刚刚他还在冲我笑啊……”周言词声音微抖,肚子里传来一阵剧烈的胎动,仿佛感受到了母亲的难过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胡说,你们胡说!”周言词眼眶发红,眼泪看着便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人疯了一般推开太医,上前抱着谢景修,死死的,不松手!

    跪在外边的圣女心里一沉,拉起小六丫便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门,便见周言词挺着大肚子跪在谢景修身前,那总是冷漠的男人静静的躺在上面,不声不响,没有半点声音。即便是周言词使劲摇晃着她,也没有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国师心中一颤,猛地后退一步,跌在门边,浑身仿佛被抽离了空气一般。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眼睛死死看着那平躺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怎么会……他怎会……”国师手忙脚乱的冲上去,正要探上去摸他鼻翼间的呼吸。

    却被周言词猛地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周言词抬起头,神色冰冷,眼神毫无人气。那周身暴戾的气息丝毫不加以掩饰,仿佛一靠近,就能将人绞个粉碎。

    圣女拉着国师,眼中满是惧意。

    他在前世,见过一次周言词这般面目。终生,都不想回忆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去,不要过去,千万不要过去。”圣女失神的呢喃,拉了小六丫跪在她身后,不敢发出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太医看了她们一眼“已经检查无数次了,这么多同僚都能确诊。谢公子不止呼吸停止,浑身多处器官其实都已经衰竭。早已处于死亡状态。”

    太医感觉有点奇怪,明明没有脉搏没有呼吸,甚至身体都冰冷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实际诊断出来,这个人至少死了有一段时间了。绝对不是刚刚离世。

    但这话,他没说出来。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但是奇怪的是,谢公子没有任何致死原因。甚至连猝死都没有。”这也更让太医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他曾经可有过突然昏死的情况?”太医问道。

    周言词摇头,他们相处时间不短,但实际真正通房才三四天,且每日都是极其疲累的睡去。了解他的时间太短了,真的太短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抱着他,感觉到浑身的冰凉。丝毫不像活人该有的气息。

    无声的流泪,双手死死攥住他的两臂,趴在他身前,只想要听到一丝一毫的心跳或是呼吸。

    没有没有,什么都没有。甚至她能感觉到他手掌隐隐开始僵硬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我了,也不要孩子了吗?你起来啊,你起来啊,快点起来。”周言词拉着他,想要将他拖起来。

    国师此时跌跌撞撞跑出门,想要去查典籍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天衰之人已经遇上命定之人。怎么还会突然暴毙!

    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,一定是哪里出了错!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