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96章 神补刀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这位就是咱们院里的新朋友了。咱们欢迎周言词进咱们医院……”男人穿着白大褂严肃的鼓着掌。

    “前面不停划水,游空气泳的朋友可以停一下了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中间给人替光头的朋友先停一下,等会再给你的大白菜施肥和拔草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朋友,能不能先别跪着?能不能把背后背着的监斩牌取下来,灯管先给我还回去。现在还不到午时三刻斩首示众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白大褂男人胸前有个小名牌,院长。

    一天一碗饭,精力充沛二十四小时的病人们正看着他,以及身后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又来新菜了吗?炒着吃还是凉拌?”有人眼睛凉凉的问道。

    院长看了他一眼:“后面挖坑的那位,能不能不要再把你的病友埋进去了,他这个月已经埋了七次了。”说着,还有护士去把人从坑里拖出来。

    挖坑的那位找不到工具,直接用手挖,满手都是血。

    被埋的兄die很气愤,将头埋在土里,身子留在外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混蛋就是想害我,我明明是一颗蒜,头不在土里就活不了了!快点给我施肥!”死死的扒着坑,不出来。

    院长深深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身后周言词嘻嘻的笑出了声,真有意思真有意思。摩拳擦掌的让院长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喊完要施肥的那头蒜,上边不少兄弟解开了裤腰带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本想搞个欢迎仪式的院长,顿时头大了。

    此时,马车内的白衣女子捂着头,一脸惊恐的回想起某些往事,整个人都凉凉了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大兄弟啊!!”突的,一声惨叫。捂住下身整个人都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大兄弟,我的大兄弟,是不是穿的太快有些东西忘带了啊?”圣女捂着心脏,仿佛随时都会背过气一般。

    “呵,抢我男人,还想当我孩子后娘,你一个人大男人还敢觊觎我相公,嗯?”尾音拖长,吓得院长腿都在发软。

    圣女满头大汗,结结巴巴,半点没有了骨气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都是意外你信吗?我从来没想过要睡你相公,抢你男人。我就是请他来兰兆玩玩儿,我我我都没动他……全圣殿都能作证!”院长打了个寒颤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正说着,便听得外边传来一阵阵的敲打唢呐声。

    听着很是喜庆又欢乐。

    马车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国师掀开帘子,抬眼便见圣女浑身冒冷汗,满脸苍白的模样。心疼万分。

    “到了吗?这周围有谁成亲吗?听着怪喜庆的。”这么大喜的日子,言姐,你能不能给我留条活路。

    国师面色僵了一下,扶着圣女下马车。

    “圣上得知你身子越发弱了,为了给你个惊喜,趁你今日出门做祭祀。便将……”国师欲言又止,看着周言词似有所觉的黑下脸来,心中顿时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圣女吞了吞口水,为毛空气中有种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便将谢将军绑了来,穿上喜服,准备了喜事一切用品,现在,就差你这个新娘了?”国师硬着头皮说,果不其然,周身都感觉凉了几分。

    圣女扶着云大人的手一软,直接从马车上跌下来。整个人脑袋着地,还滚了好几圈,满身的泥。

    周言词冷着脸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只怕十里之外早已布置了红毯,周遭到处都挂着红绸。那敲敲打打的队伍竟是遍布全城。圣殿门口,早已有人穿着一身红衣厚在那里。

    托盘上是大红的喜服和凤冠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与天衰之人圆了房。就能破运了。”云大人结结巴巴,丝毫不敢去看周言词的眼神。

    院长很害怕,他感觉自己正处在风暴的中心,一不小心,就会被嚼碎。连骨头渣子都没有那种。

    国师正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要上前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便见圣女众目睽睽之下爬起来,飞快的冲上去抱住周言词的腰。

    扯开喉咙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哭的一脸鼻涕一脸泪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我的干的啊,我把心肝子给你挖出来,真不是我做的。你相信我,你要相信我。”院长浑身都白了,这特么简直是屠杀现场!

    你们是怕我死的不够早吗?

    周言词一语不发,抬脚便往圣殿走去。很好嘛,连火盆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到处都挂着红,可见真的是,只差新娘了……

    没她发话,圣女跪着起都不敢起。直接跪爬着跟在她后面:“真的不是我,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。”

    恰好,殿内一个小女孩穿着红艳艳的衣裳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,快点快点,你马上就能达成睡言姐男人的目标了。”现在她们早已确定,这便是谢岱齐的后世。

    这话,霎时将院长送上了西天……

    小姑娘此时才出殿门,一见院长那苦哈哈跪在地上的样子便怔了。

    走上前轻声道:“怎么了?犯病了吗?没事没事,你睡了言姐男人,说不定病都能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啦?你不是说将言姐踩到脚下感觉很爽么?他男人你都敢动,还不快点起来?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咋了?眼睛眨什么啊,眼睛疼吗?叫你少看点谢景修沐浴,你非要去偷看,咋了,怎么还摇起头来了?”小姑娘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还害羞不承认啦?你穿着火辣内衣勾搭人家都没害羞呢,半夜爬人家床被踢出来,还在人家如厕的时候挖个小洞偷看,还拿了人家换下来的衣裳偷偷闻,你都不承认了?喂,院长,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啊!”小姑娘气死了,现在还扭扭捏捏装什么娇羞啊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家,又不是少女。

    “快点啦,快点啦,你不是说睡了她男人就等于踩在她头上么?我可佩服你的勇气了,我要做见证呢。”小姑娘急死了。

    院长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有点冷。”小姑娘摸了摸胳膊,好像温度突然降下来了呢。都起鸡皮疙瘩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沉着脸站在她身后,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如死灰的院长。

    很好,你成功激起了我的怒气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