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92章 大型翻车现场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凤凰记仇是真的。

    但凤凰记肉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它第一次去大越,是被云大人带去的。同去的还有一只母凤凰。

    它一直觉得自己琴瑟和鸣乃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对儿,唯一的遗憾便是食物不太合口味。

    那群人给它养了十多只母凤凰后宫,但它最偏爱身边这只。

    后来,云大人带自己去装逼做祭祀,结果被一个几岁孩子将自己偷去了。它也没反抗,毕竟那太子似乎是云大人熟人。

    后来,那孩子又将它们交给了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看着面善,最重要的是,它看着她,竟是隐隐有臣服之心。这在圣女面前都未曾有过之事。

    当时它感到奇异,见那小姑娘摸摸它的头,在摸摸身旁母凤凰的翅膀。

    嘴里念着“到底哪只肥些呢,到底哪只肥些呢。”说着拎起自己甩了甩,撇了撇嘴“肉太老。”

    便将母凤凰拎了起来,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等她带着母凤凰出来时,母凤凰那身漂亮的毛已经没有了。光秃秃的,耷拉着脑袋,一身嫩肉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当时,它便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嘶鸣一声便朝着那小姑娘冲了过去,哪知小女孩娇斥一声“坐下!”

    吧唧,万物之王便从天空重重坠落,脑袋着地,一头栽进淤泥里,脑袋坐下!

    它只感觉翅膀有千斤重一般,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它便被那小恶魔拎了起来,挂在烧烤架子旁边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恶魔将母凤凰开膛破肚,然后挂在烧烤架子上,不停的转动着,还不住地往上刷蜂蜜。

    直到外层金黄,烤的流油,她还去寻了些瓶瓶罐罐来,撒了上去。

    将药草切的粉碎撒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多时,那金黄色低着油的凤凰肉便冒出一股子奇异的香味。当时,它便感觉自己眼睛有点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见这姑娘扯了个手臂粗的翅膀,啃得满嘴是油,还一脸满足的轻叹,简直……

    人间酷刑啊。

    大鸾当时眼珠子滴流滴流转,眼巴巴的看着,半点也想不起来自己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姑娘将吃不完的打包装起,将骨头扔给了自己。喂狗一般的动作……

    它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吃的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母凤凰……

    母凤凰……

    你……

    你……

    你的骨头为什么也这么好吃,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!!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骨头都这么香!!!

    母凤凰死了,难过是真的,但骨头,也是真的香。

    大鸾吃的泪流满面,更加痛恨周言词,打死了母凤凰,却只分给自己骨头吃。

    当场它便立下宏愿,有生之年一定要让周言词日日给它喂肉吃!!

    后来,它便实现了。它成了狗腿子……哦不,凤腿子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过往,它便恨得咬牙切齿。肉肉那么好吃,凭什么要我吃草?如今见了那群白袍老头子,它便怒火燃烧。

    一群畜生,一群不是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自己吃香的喝辣的,让凤凰吃草,简直不是人!不是个东西!

    凤凰朝着白衣老者放屁,老者看了一眼,便捻着胡子笑了“这畜生还有几分气性,灵性没有还这般暴躁,难怪为畜。下辈子还得为畜,小小野鸡也敢嘲笑老夫。”

    话才刚说完,凤凰便撅着屁股冲到他脚下,尿了他满脚,便摇摇晃晃着胖身子……跑了……

    老者一怔“你这野鸡当真有几分气性,这世间万物还是大鸾凤主最有灵性。它乃是世间少有的聪慧灵物,懂礼知情,通天地。吃的是灵草,饮的是山泉。每日便是站在那里,便像一幅画,哪像这小野鸡……”老者抚着胡子摇着头,一副此鸟不可教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可惜了,我这宠物吃肉的。从前那家人傻鸟不懂它习性,喂了几百年都不懂。”周言词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老者笑的更厉害了“凡俗之物凡俗之物罢了。”烟火气太重,瞧瞧那翅膀,约莫都飞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大鸾还未回便罢了,待会去问问云大人。将圣殿内的母凤凰都带上,也能解解急。”老者笑着道。

    一群人准备完毕,也没在意周言词。

    圣女这几日越发虚弱,那管事者让周言词不可离身,丝毫不知圣女为此更虚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我还有半月大婚,到时候言言你给我做伴娘好不好?虽然已成婚女子不可做伴娘,但我说什么都没人敢质疑的。我似乎,总觉得你很眼熟……你便做我的伴娘。”圣女坐在轿子上,周言词盘腿而坐,压了压肚腹内的躁动。

    周言词呵呵,我做伴娘,你做我相公的新娘,你是想怎么死?

    “此事等回去再议,今儿先去海祭。这海祭我都做过好几次了,真是没意思。每次做完都风平浪静,完全小意思。站在世界之巅,享受众人朝拜,这日子啊,真是孤寂啊。”圣女一副欠打样,周言词展颜一笑,那我们玩点刺激的?

    圣女突然打了个哆嗦,那本就虚弱的身子又矮了几分。

    迟早得被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兰兆国左面环海,这边渔民靠着大海吃饭,每日出海都会祷告祈祷。不求满载而归,只求能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但这几次,似乎次次都出了事。

    不是渔船翻了,便是大海上突然起了龙卷风,要么便是滔天巨浪将渔船打翻送回来。

    还给摆出几个不认识的形状。

    sb

    此时圣女便踩着众人狂热的声音下了轿,底下全是跪着的渔民,密密麻麻,人数众多。

    这装逼犯一身高贵不可凛然的气息,神圣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底下云大人一脸痴汉,傻傻的看着白衣女子。眼中毫不掩饰的深情,她的一颦一笑,她的一言一行,都是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国师眼中满是深情,心中一片柔软。

    眼神不经意往后一撇,满是柔情的脸瞬间僵硬,整个人犹如石化一般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瞪大了眼睛,看着圣女背后那个挺着大肚子的原配。

    事情,大条了……

    国师脑袋发麻,他甚至不知道周言词会不会给圣女一个全尸……

    祭祀……

    圣女是熟手,但身后那位……

    可是王者啊!上天赏饭吃的王者啊!

    要遭!

    国师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