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91章 圣女被打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圣女最近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自从周言词来了以后,在她塌边放了张小床后,她几乎整晚整晚的噩梦。

    最开始是梦着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,小女孩胖乎乎的跟个包子似的,馅儿还是黑心麻辣的那种。

    外表看着可爱萌态十足,但鬼点子却一个塞一个。

    那小男孩瘦弱,似乎是有什么都让着女孩子,但女孩是什么他便做什么。他们所在的地方黑乎乎的,让人看不真切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角落里还总是传来一阵让她心悸的声音。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好像有人睡着大觉打着呼噜,明明她在梦中什么也不懂,偏生却有种与身俱来的恐惧感,若是那个呼噜声醒了,肯定是一番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每晚,不是被吊起来打,就是被用烙红的铁在脸上烫字,要么便是将她绑起来将她做沙包。

    每日起来,都跟受了刑一般。

    问题是,她是圣女啊,圣女啊!什么鬼魅魍魉,不是都应该怕她怕的要死么?圣女忧郁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圣女顶着个大黑眼圈,幽幽的叹了口气爬起身。捂着眉心感觉刺疼不已。

    刚刚梦醒时,她好像受不了般的大叫,吵的角落那呼噜声停了一瞬,然后便是眉心好像被按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她便醒了。

    身子一软,差点滚下床榻。她浑身就跟被抽空了力气一般,像只软骨虫似的毫无力气。

    “圣女,您这身子最近越发差了。这……”婢女忧心忡忡的上前看着她,这两日圣女跟喝了催老药一般,眼看着头发泛白,每日都有婢女替她掩盖在头发下。

    但眉毛和睫毛泛白,就有些难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啊,您眉心怎么青了?”婢女惊恐的捂着嘴,看着圣女眉心那一点深深凹下去的印记,那青紫的痕迹都带着几分黑色。

    婢女将镜子拿到跟前,漫不经心的她顿时凝固了眼神。

    “这,这看着好似婴儿手指般大小的痕迹,到底哪里来的?”婢女震惊极了,这可是圣女殿,前兰兆最神圣也最神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言词打了个哈欠爬起来,拿起外边侍女布的早膳便吃了起来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每晚睡觉都跟打了一架似的,虽然不累不酸,但很是消耗体力。甚至……有一日起来,她饿的前胸贴后背,拳头还攥的紧紧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言行逼供去了呢。

    她如今一顿就得吃三碗。

    她胖了,圣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瘦了。

    “去将云大人唤来。”圣女迟疑了一下,便让侍女去叫了人。刚整理完衣裳,见周言词吃的香甜,便掀了掀裙角,屁股刚一落座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那屁股仿佛跟触电似的,将她电的跟个猴子似的,突然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浑身都起了一层冷颤。

    她和周言词两两对望,莫名的,从那圆脸和圆圆的眸子中,看到了几分狠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

    在哪里见过,奇怪,怎么老有这种感觉。仿佛很熟悉的样子。

    婢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见圣女一副怕怕的样子拿了个珍珠白玉馒头,小手缩回来的飞快。仿佛有什么很恐惧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待圣女去见了云大人,周言词才慢吞吞放下大玉盆。

    婢女见圣女离开,当即冷了脸。

    “管事大人没跟你说过吗?你忘了自己的职责吗?你配和圣女吃吃喝喝吗?你做着圣女站着?你吃肉圣女喝汤?你觉得像话吗?”婢女沉着脸,阴沉的看着周言词。

    “茵茵做的比你好多了。圣女睡觉,茵茵打扇捶腿,圣女用膳,茵茵在旁添菜添饭。你呢?挺着个肚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圣女是你请的婢女呢。识趣的,便将孩子打了,好好伺候圣女。将来圣女想给你几个给你几个。”婢女看着周言词的肚子,面色不善。

    周言词浑不在意的眼神一凛。

    只感觉这寝殿中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,身上都冒着几层寒意。殿中婢女纷纷打了个哆嗦,感觉有种渗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给我几个?她怕是缺了为爱鼓掌的工具!人家站着尿,她蹲着尿,你去问问她,她就没觉得自己少了什么东西?”周言词冷笑一声,看的婢女浑身冒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你你,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粗俗。张口闭口的尿啊尿……”婢女被她气得羞红了脸,手一伸便想要推她,周言词哼了一声。抬脚一踹,便将她踹了个倒仰,扑倒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脑袋埋在参汤碗里,哭的撕心裂肺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周言词环顾一周,婢女们纷纷低着头不敢看她,这才大踏步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出去后,婢女们才纷纷松了口气,对视一眼,眼中皆是惊惧。抹了把额间,竟是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上次圣女祭祀,我也未曾被吓成这般模样。今日真是见鬼了……”有个婢女捂着心口,一脸后怕。甚至她感觉,只怕圣女在她面前都得腿软。

    呵呵,圣女不会腿软,她大概膝盖都得软。然后跪着唱……

    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在圣殿中走来走去,才发现这几日似乎马上有祭祀,一群穿着白袍头发胡子都发白的老者在忙里忙外的张罗。

    “将凤凰带走。大鸾呢?”有个白袍老者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涅盘成功,早已将自己喂的圆滚滚,飞都飞不起来的小凤凰跟只野鸡一般,站在周言词脚边。时而一声“嘎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眸子,半点眼神都没停留。

    “大鸾被云大人带去寻找天衰者了,天衰者下个月都要与咱们圣女成婚了,云大人却未将大鸾带回来。”有个白衣人回道。

    周言词挑眉,云大人原来便是国师啊。

    “不会啊,大鸾被咱们养的金贵无比。饮的是天山雪水,食的是千年雪莲花,万年神草。这般长不回来,便是饿也该饿得受不了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话一说完,周言词身旁的凤凰便噗……的放了一个屁。

    放你凤凰的屁,老子吃肉,老子吃肉!!

    屁股对着那群傻缺,跟个老母鸡似的凤凰,鸟脸气得通红。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