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90章 情敌相见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圣女,这是您的新婢女,吃饭睡觉祭祀,她都将跟着您。茵茵的使命已经完成,我已经送她出殿了。”中年女人低着头,见圣女头上已经隐隐出现几丝白发,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“给她些金银,好好待她吧。她,还是我遇见气运极好的一人。她的未婚夫,记得去看看,若是敢与她退婚,便……”圣女眼睛看着周言词,呐呐道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点了点头“是,茵茵为圣女效劳,是大功。”

    茵茵去年入殿,刚刚十七岁,本来即将大婚,却为了入圣女殿推迟了。那也是个有大运之人,若不是她和云大人,只怕现在圣女已经没了命。

    云大人用了三十年气运换了圣女几年生机,茵茵也由一个年华正好的少女,变成了垂垂老矣的白发老妇。

    若是她的未婚夫胆敢嫌弃她!!

    中年女子狠了下眼,抬头便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待中年女人出了殿门,圣女才吞了吞口水,看着周言词,总感觉浑身寒毛耸立,好像极度危险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位妹妹,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圣女离她远远地,垫着脚一脸狐疑。随时都做好了逃生准备。

    面前小姑娘没有半点不同,但就是有种直觉,一种求生的直觉告诉她,自己有危险,天大的危险!

    一不小心连骨灰都留不下来那种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……我有一个小秘密,小秘密……”圣女板着脸,一本正经的唱着,一边看着周言词。

    见周言词无动于衷,又顿了顿。

    脑子里突然想起那些神曲,读着读着就会唱起来,听着听着就会跟着念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河向东流啊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……”突的,圣女扯着喉咙便一手举着话筒样,一手张开,脚上还使劲跺着。

    那突的唱起,将周言词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压住喉咙底下想要跟着唱的,抬头看着圣女犹如看这个煞笔。

    外边侍女吓得全跑了进来,一进来就见自家圣女犯了病。

    圣女有几分尴尬,瞪了眼周言词,还以为这家伙是同道中人呢。罢了罢了,定是自己做贼心虚太过怕她了。

    “咳,罢了罢了,你们这些凡俗之人不懂我的心。本圣女,高处不胜寒,寂寞如雪啊。”那装逼模样看得人手痒。

    “你就每日跟着我便是,你肚腹里还有个胎儿,等要生产时,便别来了吧。”圣女看了她肚子一眼,倒是明白在自己身边被夺运,是怎么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被夺取一身气运,祖孙三代都不会有任何发迹之人。苦三代,才会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若是怀孕之人,只怕这孩子能不能生下来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周言词看了她一眼,少了几分杀气。

    圣女摸了摸后脑勺,感觉脑袋保住了,好奇怪的感觉……明明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到大限之期,怎么随时都有危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夫家同意你来这里伺候?”圣女带着她去自己的寝宫。赤着一双玉足在宫内行走,仙风道骨的跟个小仙女似的。

    丝毫没发现身后言姐阴恻恻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若是知晓定是不同意的,不过我夫婿被人看上,非要留下做上门女婿。我便是上门寻她的。”周言词轻轻道,抚着肚子,你说你怎么死好呢?

    圣女摇着头撇了撇嘴,摸了摸自己的脸“还好我这种漂亮的人不会被背叛。若是谁敢抢我男人,我定扒了她的皮,喝了她的血,吃了她的肉。我的男人都敢抢,是不是活腻味了?呵,还要将她扒干净了扔进男人堆里,让她下辈子都不敢做女人~”圣女拧巴着脸,心想,还得抽了她祖孙十代的气运!

    周言词默默看着她的背影,嗯,可行。

    “唉,你们这些小姑娘就是心软又没手段。我教你啊,等你将老公捉回来,便将那不要脸的贱货吊起来打。打的全城都知晓,还将她脸上一边用烧的滚烫的铁烙两个字。妖艳,贱货!看谁还敢觊觎你相公……”圣女在前头走,一本正经的教着周言词。

    “唉,你们这些土着女人啊。不懂。”还叹了口气,一脸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待到了寝宫,身上白纱也褪去一层,这寝宫内竟是带着几分暖意。周言词细细看了一眼,寝宫四个角都站了两个婢女,浑身生机浓郁,全都在源源不断的朝圣女身上飘去。

    这屋内,也温度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周言词心下微冷,原来大国师说找到了续命的法子,便是这样。付出了三十年代价也就罢了,还要不断的生机汇入,抵住消耗。

    “你你什么都别做,让人搬张软塌来,躺我不远处便行了。罢了罢了,你再远一些。”圣女揉了揉脑子,看了她肚子一眼。

    作孽啊作孽啊,要是这孩子因此不能降生,岂不是大罪孽?

    圣女丝毫不知道,因为她一时的心软,免了死劫。

    在众人没注意的时刻,周言词肚子轻轻动了一下,飞快的截取了空气中的生机。没多时,肚子便咯咯咯的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言词一怔“这是,吃多了?”都在打嗝了……

    周言词哭笑不得,感受着那打嗝一般的胎动。

    那边软榻上躺着的圣女,本来清明的眸子突然浑浊了一下,随即揉了揉眼睛。仿佛有些不太清醒,昏昏沉沉想要睡一觉似的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怎么头重脚轻好像纵yu过度一样?浑身半点力气都没有。”圣女捂着脑袋,好像魂都要从这副身体里抽离一般,好像有人不住地拉扯,不住地鞭打她。撕扯着她的身体一般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向来是兰兆国神女的她,历来都是给人信仰和创造神迹的她,竟是第一次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让你做三,让你犯贱,让你做我后娘,让你不学好。让你不学好!让你欺负我娘,你个杀千刀的,敢动我娘,等我出来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打她打他,抽出来打,将灵魂抽出来打!打完更痛,还不留痕迹!”还有个小胖子坐在地上,指挥着。那雪白的胳膊和腿儿,跟莲藕似的,一节一节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偏生,最可怕的也是小胖子。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