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87章 诋毁我言姐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周家很快便办了丧事。

    只是那丧事关着门,不准任何人吊唁,办的极其简单。

    周家几人穿着一身白衣,披麻戴孝,周成礼一身常服。

    众人都没说什么话,作为男人,周成礼算是可怜又极伤自尊的。他不愿穿一身白,倒罢了吧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不曾说杨氏一句重话,却不想最后落得这般下场。

    便是众人有心瞒着周言词,但周言词也换上了素衣裙偷偷来了趟周府。

    周伯跃跪在火盆旁,神色寡淡。从杨氏死后,他一句话都没说过。

    谢莹蕙跟在言言身后,看着周家大门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地方,便是上辈子关她到死的地儿。记忆里意气风发的男人此时满身颓废,还充斥着几分暴戾。

    让她诧异的是,府里主事的,竟然是周老三。

    且那憨厚的脸上一片清明,见谢莹蕙看过来,微微怔了一下,随即勾了勾嘴角,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言言其实真的不用过来的,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”老三叹了口气,递了黄纸给她。

    “今儿点火时,这火都点不燃。”老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死不瞑目呗,死在亲儿子手上,还是最偏爱的儿子。”周老二满脸冷笑。合着什么都让给老四那么多年,现在什么都捞不着了?

    周言词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一张张将纸撕开扔进火盆。那本来奄奄的火苗,在她扔下去的瞬间,便轰的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跪坐在那里出神的周伯跃睫毛眉毛都烧了,头上都燃起了火星点点。

    “二哥少说两句。”老三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她不许葬在周家祖坟,将她送回杨家。杨万福不是一直仰仗着她活么,便将她送回去。当全了她这些年的心意,她心心念念的娘家。”周成礼脸上苍老了许多,眼神很是浑浊。

    看着周老四,更是别开了眼。

    杨氏对他寄予厚望,他何尝不是没有期望,只是不如杨氏那般偏心罢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要潜进西方诸国,你和我父皇代为监国。朝堂数十位老臣都将辅佐于你,你莫要担心。”周言词一开口,便将周老三吓得腿抖了下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我才刚恢复神智,你……”老三瞪大了眼睛,怎么感觉还是以前傻的时候好……

    “你别方,我给北疆前两日新继位的新帝留了口信,你若是有事,她命都不要,她都会跑来助你。”周言词定定道,唬的周老三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惨无人道之事?”挑着眉。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北疆新帝,传闻嗜血狂魔,见人杀人,见神杀神,简直残暴不仁。

    犹如天降般杀入北疆,带着军队势如破竹,将北疆军打的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便是投降者,她也立斩无赦。顽强抵抗者,依旧杀无赦。破城便杀,在北疆,她都不叫新帝,都叫北疆杀神。叫疯子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是对她忠心不二的追随者,不需要任何人的臣服来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竟是能随传随到?

    周言词笑的有点可怕:“你召唤她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老三看着她,突然觉得并不想碰上北疆女煞星。

    简单处理完杨氏丧事,周成礼便与一家人吃了顿饭。带着周老二和二媳妇,回了全福镇老家。

    只是走时拉着言言的手道:“言言,若是受了欺负,爹便来接你。爹永远为你敞开大门。”

    自幼没受过几分父爱的谢莹蕙,感动的眼泪哗哗的。

    推了推言言,让她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言言这才慢吞吞道:“爹,你若是受了欺负,女儿便带着三军来看你。我已经为你换了全福镇县令,以及知府,女儿永远是你女儿,也是这天下霸主。”

    正温情脉脉的谢莹蕙……

    周成礼…………

    宋老七:呵呵,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,她就是这么吊。

    待到第二日,周言词交代了事情,便只带了宋老七,定王世子,谢莹蕙三人上路了。

    国师,一路随行。

    据说是许久不曾回娘家,要回去探个亲?

    周言词猜测,估计是回去看他那用了三十年寿命换回来的情妹妹圣女吧?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不过换了几年的日子。

    一路上国师忧心忡忡,总觉得这一路是血雨腥风,甚至几次想要劝阻周言词,不如生下孩子,就此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忍下头上绿帽子,可不代表每个人都能。”瞄了国师一眼,便昂着头走了。

    “便是我嫂子能忍受绿帽子,我也要剁了他!我倒要看看,哪个贱人敢勾搭我哥哥,瞎了眼了,这么好的嫂子不要!”谢莹蕙气哼哼的,看的定王世子头大。

    周言词已经怀孕五月有余,国师见着她那大肚子也心里犯怵。

    一路乘着马车紧赶慢赶,待到了西方之国时,那时也腊月了。周言词肚子都七个多月了。远远看着,就像要临盆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兰兆国圣女啊,本为柔弱女子,却因心系百姓心系天下,乃是上天选中的传话人。一生孤苦无依,只为天下百姓祈福祭祀。每代都短命,死于最灿烂的年华。如今圣女又到了最后几年呐……”说书之人喝了口茶,底下看官急的连忙打赏,吊足了胃口,见众人齐声喊了起来,这才又继续。

    周言词几人赶了一个多月,如今已经快要进入兰兆国外围,此时说书人正好说道那圣女。

    “圣女太可怜了,要怎么救圣女啊?”有个小姑娘眼泪哗哗的,好心疼圣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女儿莫急,这上天有好生之德,何况是圣女这般纯洁无暇大公无私为国为民的奇女子。她这一生只能由天衰之人所解,世代如此。但这天衰之人哪是那么好找?天下如此之大,几十代圣女,也就区区两代找着了。咱们圣女,便是其中幸运儿……”说书人头一点,便有人端着盘子走了一群,路过周言词时,周言词扔了一锭金子。

    说书人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快说快说。”众人催促着。这茶馆里全靠这说书人顶着生意了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