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86章 周成礼你绿了(三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哎哟,这家人这日子还怎么过啊,这媳妇儿子都成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家门不幸啊,那男人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,摊上这么个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家中坐,绿帽天上来。这孽种都被打出来了……”人群中隐隐有人议论,站在最外边的周成礼带着儿子儿媳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老二走了,你娘该在家等着急了。大半年没回家,她肯定想咱们了。你娘那性子你还不知道?老实得很,只怕都憋坏了。她要是想家,咱们就带她回去。”周成礼有些急,好在现在腿脚恢复得好,如今身子利索了很多。

    几乎看不出腿伤着了。且如今穿着又比以前好些,看着倒极其精神。

    “娘才不想回呢,这里丫鬟伺候着,大鱼大肉吃着,哪想回去种地。我这次来也不走了,我也过大户人家的生活,说好了四弟出息了要帮我们的,现在也该轮到我们享福了。”周老二撇了撇嘴,不论吃什么用什么都给老四,娘说了,老四出息了他们就要跟着沾光的。

    周成礼眉头一皱,顿时不想再提。

    “再看看再看看,爹,这京城里大户人家果然不一样。连老太太都敢在屋里养人呢,哈,听说那家人的儿子当众将那孽种打了下来,这会都闹出人命了呢。听说那家相公住在乡下半年了,肚子里孽种都两三个月了……”周老二垫着脚,一脸的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周成礼心里有些不得劲儿,总有些不太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我眼皮子跳的厉害……”周成礼呐呐道。

    这边周老二推了好几个人,惹得周围怒声连连才终于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哪知,这一进去……

    便整个人如遭雷劈一般,结结巴巴指着那惨烈现场疯了一般推开人。踉跄着跑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爹爹,爹!!是是是娘,是娘,四四,老四老四和娘。”周老二脸色惨白如纸,抓着周成礼便往里面拖。

    周围人本指责周老二不懂规矩,推人。一听此话顿时瞪大了眼睛,全都自发的给他们让出一条道。

    周成礼心里咯噔一声,被周老二拖进去……

    周围那怜悯的目光,周成礼不懂。他也不想懂……

    一眼望去,便见杨氏死不瞑目的眼睛,浑身是血的被插在哪钩子上。

    “阿庆啊!”周成礼惨叫一声,疯了一般连跌好几次朝着杨氏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庆啊阿庆啊,来人啊快来人啊。救救我媳妇,快来人啊,快来人啊……”周成礼嚎啕大哭,想要将杨氏抱下来,那一身的血糊糊却不知该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周伯跃呆滞在原地,傻傻的看着亲爹居然跑来了。

    饶是周老二都傻眼了,看了半天戏,居然是他老娘和四弟!

    之前还嘲笑人家绿帽子,此时才脑子发懵。

    “老四,老四到底发生什么了什么?你们不是在京里享福的吗?娘怎么命都享没了!”周老二一脸惊恐,抓着周伯跃肩膀使劲儿摇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救救我的阿庆,阿庆啊……老二老四……快来救救你们娘啊。我媳妇儿老实本分,到底招谁惹谁了。”周成礼那张老脸上眼泪哗哗的掉,这么大年纪了,便是前年被人打断了腿也没流过半滴泪。

    周围人有些看不过眼,赶紧去报了官。

    “兄弟,大兄弟,节哀啊。你媳妇她她……”指了指地上那摊东西,再指了指杨氏腿间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儿可不老实,养了十多个小白脸呢。肚子里的种都不知是谁的。”众人脸色难看,唉,只可怜了这老实人。

    直说的周成礼震惊不已,养……小白脸……还弄出了……孽种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,阿庆她怎么会……她……”周成礼不敢相信,脑子里却想起自己三个月前拖人写了信,让杨氏回家。

    杨氏让人回信过来,让他好好过日子的话。

    周老三此时也赶了过来,瞧见那混乱的场面便眉心猛跳。眉心间的清明,让他少了几分憨厚。

    “马上将人带回府去。”顿时将人连拖带拽一个个带回去。

    回头还冲各位看戏的百姓拱了拱手:“让各位见笑了,家丑不可外扬,家母和弟弟给各位添麻烦了。大家请回吧。”拱了拱手,眉宇间清朗一片,竟是有几分风度。

    庄圆看了愣了下,随即点头示意,倒是有几分在意。

    “那周家老三倒是比周伯跃沉稳。”庄圆对他上了几分心,出于直觉,这个人会给他压力。

    好像同类人才能感受到一般。

    待将人带回周府,周伯跃浑身早就瘫软了。失手杀了杨氏,失手杀了她……

    “孙子又是外孙子,媳妇戴了绿帽子,儿不孝母不慈,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。”周成礼呆呆的,恍如遭受了重大打击。

    身后二儿媳看了他一眼:“还好你女儿争气,是皇帝。古往今来第一女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咦,也有可能因为她不是周家的种。”二媳妇向来嘴巴厉害,倒是又给心口捅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吩咐人去将丧事简单办了,不要通知外人。”周老三见老父亲失魂落魄,心中不忍,到底让人将杨氏收敛入棺。

    “将那个孩子一块葬了吧。”周成礼面上毫无表情,淡淡的,眼中却难掩悲痛。

    杨氏养面首,又被老四失守杀死。他都不知该怒该悲还是该气?

    “你这个逆子,你这个逆子啊!”周成礼冲上去对着周伯跃便是几脚,踹的他生生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老爷老爷,公子公子,两位小少爷要不行了。要不行了啊。可不可以请大夫啊?夫人不准奴婢请大夫,但是小少爷真的快不行了。”丫鬟抱着两个孩子哭着跑进来。

    周成礼闭了闭眸子,看着杨氏,为了这老四,你到底值不值得?

    “拿陛下的牌子去请太医。”周老三面色一沉,便亲自让人去请了太医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言言你娘下葬,脏了她的脚!”周成礼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,言言是皇帝,不能有这样一个肮脏的养母。

    老三迟疑了下,言言只怕知晓。但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宫内。

    周言词肚腹微微隆起,面容沉静,垂眸的瞬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给北疆新帝传口信吧,朕要去西方,托她照看着大越。”老子要去抽小贱人!

    太监愣了下,北疆昨日新帝上位,姓方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