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85章 弑母(二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周伯跃站在一旁,冷冷看着下人杖责杨氏。

    “啊啊,好痛,好痛啊……老四,老四……”杨氏尖叫着捂着肚子,下身满是血,地上都有些血迹凝固了。

    淡淡的血腥味儿在空气中蔓延。

    周伯跃似乎对她的呼救声毫无所觉,甚至没有半点感觉,多看一眼都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好狠的心呐,我是你娘啊,老四……啊,我的肚子……”杨氏突然惨叫一声,肚子下突然掉出什么东西,血糊糊的,顺着裙子往下滑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姑娘家哪里见过这等可怕之事,当场便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血糊糊的一团,混着血液和浑浊之物,不少人念起了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位公子,算了吧。好歹是你母亲,生你养你的人,她如今已经受到惩罚了,不如等你父亲来了发落她。”有好心人上前,见杨氏那惨样,心有不忍。

    殊不知周伯跃此时打定了主意要挽回几分名声。

    转头义正言辞的看着好心人“这一切都是她该受的,我虽是她儿子,便是我悲痛万分也绝对不能容忍她犯这等错误。”周伯跃面色阴冷。

    “那那些年轻人,只怕也是误入歧途,不如将他们交给衙门……”

    指了指那群进气多出气少的小倌儿,周伯跃脸色更深了。

    那些,都是他痛苦地见证。能找到机会当场处死,他巴不得!!这些人流落到哪里,都有机会传出他们是送给自己的小倌儿,不,不能放过他们!

    况且,这些人都是那些混蛋送的,他见了别提多恶心。偏生一直找不到机会处置,如今岂不是正好?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签了死契,今日,为净我周府门风,所有人,杖毙如此!”周伯跃手一挥,那执行的人都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杨氏的惨叫声越发弱了些。

    “老四,老四……你好狠,你好狠。我我那么疼你,我为了你,大儿子,二儿子三儿子,全都为你铺路了啊。言言都被嫁了四回了啊……你半点不念旧情吗?”杨氏呕的一声吐了满口血,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婆子。

    满手都是血,指甲都翻出来了,带起了血肉。可见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报应啊,都是报应啊。这都是我的报应啊。愧对相公,对不起儿子女儿,这都是我的报应啊。家中吃穿全都紧着你……噗。”杨氏被血呛了一口。

    面上带起几分淡淡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为了你,几个哥哥妹妹都快被我卖了啊。这都是我的报应,你在外跟个小姑娘说情话,哄的小姑娘求了当夫子的爹对你倾囊相授,许诺要娶她,中了秀才又反悔。姑娘求到我面前,我说尽污言秽语,将那孩子气走。回去便喝了药,被他爹救回来也痴傻了。你说你要娶官家小姐,我只恨不得把她们打晕送到你屋里。你还不够吗?”杨氏受着杖责,却死死瞪着眼睛,指着周伯跃。

    “你说谢家姑娘不错,我差点给谢莹蕙下了yao,若不是言言看着,早就送进你的屋了。这天下的女子都配不上你,你看上她们都是福气,我作为娘还有什么对你不好的吗?”杨氏眼珠子充血,死死咬着牙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你真是疯了!”周伯跃拳头攥紧。

    “我疯了,哈哈哈哈,我是疯了啊……我辛辛苦苦费尽心力培养的儿子,居然是这等狼心狗肺的东西,哈哈哈,这是我的报应啊……从小到大都偏心你一个,疼爱你一个。你几个哥哥妹妹没享受到分毫,全都给了你。”杨氏泪中混着血,几乎留下了血泪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了,似乎快要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杨氏可恨又可怜,但周伯跃又何其冷血。

    “住嘴,我看你是死不悔改,若是在村中你早该沉塘,连祖坟都进不去了。”周伯跃怒斥一声,亲自上前夺过木棍,竟是亲自朝着杨氏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杨氏嗷嗷直叫,周伯跃是读书人,力气不如下人大。

    但在杨氏心里,这比下油锅还要疼。

    亲儿子,这是她最疼的一个啊。

    她捧在手心,为了这个儿子伤了多少人的心啊。杨氏几乎要绝望了。整个人都瑟瑟发抖,只恨自己瞎了眼。

    周伯跃举了没两下便踉跄一下,木棍没拿稳掉了。

    头上还带着血,如今精力不济。

    众人正要上前劝两句,哪知异变突起。

    只见趴在地上仅剩一口气的杨氏突然直直的爬了起来,朝着周伯跃猛地冲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孽障,我跟你拼了!”杨氏嚎叫一声,爆发出无穷的力量,直接抱着周伯跃的腰身猛冲过去。

    周伯跃到底年轻反应快,当场将杨氏甩了出去,扑哧一声。

    竟是将杨氏恰好扔到了对面打铁铺的铁钩子上,当场便来了个对穿,铁钩子直直的穿透了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周伯跃被撞到了石头上,只感觉下腹三寸有几分痛的麻木。

    胯下小兄弟隐隐有几分刺痛,但杨氏之死让他忽略了剧痛,只脑海一震,

    杨氏,竟是死到了他手上!

    周伯跃浑身一软,白着脸,怔怔的看着杨氏。

    杨氏死死瞪着大眼睛,似乎死不瞑目。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周伯跃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人群中围观百姓似乎也没料到这变故,都震惊的看着周伯跃。

    片刻……

    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周伯跃,你疯了!你当真是个畜生,陛下给你的批注果然不假。不配为人,何以为官!”庄圆变了脸,急忙上前查看杨氏状况,竟是已无半点呼吸。

    他知道周伯跃想趁着大庭广众下大义灭亲为自己争口碑,但却没想到,他竟是亲自杀了杨氏。

    这,差别可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胆大胆,你枉为人子!她就是犯了天大的错,也轮不到你结束她的性命。沉塘也好,杖毙也罢,都轮不到你杀她!”有人站出来,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弑母,弑母!天子脚下,你竟敢弑母!孽畜,你这孽畜!”

    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怒骂声。

    大义灭亲说的好听,但凡没掌握好度,便是畜生!

    更何况,亲手,弑母!!

    周伯跃白着脸,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人群外,刚赶到京城,大包小包的周成礼正带着儿子媳妇往里挤……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