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84章 溺爱换诛杀(一更)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围观的众人不造为毛,感觉有点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连那几个叫嚷着要沉塘,要杖毙奸夫的刺头都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不对啊,这阵仗有点不对啊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着杨氏趴在地上不住的后退,满脸惊恐的时候,众人才慢悠悠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周家公子竟是没有丝毫包庇母亲的意思,这是要当众?

    不过瞧那夫人的意思,好像是一直娇宠这四儿子,一直偏心四儿子,溺爱四儿子。怎么这四公子,反而……

    大家好像脑子里被敲了道警钟,溺爱儿子,偏心儿子,终将酿成大祸啊。

    “夫人救救我们,夫人救命啊,我好怕痛痛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男倌儿矫揉造作的捏着嗓音,听的人恶心。

    “这老太太还真是大胆,乡野来的村妇也这么放的开了吗?”人群都惊呆了,娘的,居然在府里养起了小倌儿。

    周伯跃看着那些小倌儿,脑子里曾经被封存的记忆霎时又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日被宋老七打晕扔在暗巷里,被那些油腻的老男人……

    此时一看这些妖里妖气的男倌儿,周伯跃犹如从地狱来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说,是谁不知廉耻的勾y了夫人?夫人乃是乡野来的农妇,如何会知晓这些事,会这般大胆?说!谁给你们的胆子!!卖身契可在我手上,若是敢隐瞒……”周伯跃那张平静的脸说着平静的话,却让人心底泛寒。

    小倌儿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是夫人说夜晚天凉,年纪大了睡不暖和,让我帮忙暖暖床榻的。之后也是夫人说身子冷,要我抱抱的……”有个小倌儿怯怯道,主动坦言。

    “是夫人说体谅我年纪小,让我免受外面麻烦,想要收养我的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好几个甩锅杨氏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周伯跃气极反笑,这特么十几个全都有染!

    “那越是这位夫人买的你们咯?胆子可真大。”有个进士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周伯跃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如今府里出现男倌儿,那些,全都是那些男人主动送给他的。周伯跃绝对不能承认,也不能让人知晓半分那些见不得人的过往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她被人蛊惑了,失心疯了吧。”当场便堵了杨氏的话。

    眼神凉凉的看着杨氏,母亲母亲,你不是自幼偏心我么?不如,你再给儿子一次机会,让儿子表表决心,不要毁了儿子!

    娘,你一定肯帮帮儿子的,为了儿子你不是连哥哥和妹妹们都可以出卖么,都可以为了儿子的前程断送他们的人生么?

    娘,你一定是甘之如饴的。

    娘,你替儿子背了这锅吧!这些小倌儿,都是你买的,都是你的!

    周伯跃眼里一狠,杨氏呐呐道“不不,我……”不是我买的,是……别人送给你的啊。

    杨氏张着嘴,看着周伯跃。

    每次老四有事央求她的时候,便是这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次次的将属于几个儿子的东西都给了老四。甚至当初她不喜欢周言词,后来越来越疼她,也是因为儿子说的,女孩子将来嫁出门也能帮扶娘家。

    所以她从不让周言词做任何家务,手糙了,皮肤老了,如何嫁得好人家呢?

    “娘,你再帮儿子一回如何?儿子被打入了深渊啊,今日你为何要撞上来呢娘,若不能扳回几分颜面,儿子真的就爬不起来了啊。你不是最疼儿子吗?娘,你一定肯帮儿子的。儿子今日总能博得几分美名的。”大义灭亲,总能掩盖住丑陋的事实给他几分美名的。

    周伯跃凑在杨氏耳边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那面上的神情却一副极其悲痛的模样,看的杨氏心中发寒。

    “老四,伯跃,老四啊……你救救娘好不好?娘最疼的是你啊,那时候为了你,老大老二老三全都往后靠。娘可是为你做了那么多啊,言言几次退亲钱都给你了。娘那么疼你……你……”杨氏此时腿已经冰凉,心中也凉透了。

    她丝毫不知,因为自己的溺爱,无底线纵容,周伯跃早已失了良心。为了前途,可以牺牲一切!

    甚至他养着那对双胞胎,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用的上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娘那么疼儿子,便再帮儿子一次。以后……儿子,一定将娘的坟修的最高最好,也不枉娘多年来的偏疼,多年来的照顾。娘,儿子没有让你白疼。”你的坟,一定是全村最高最好的宝地。

    杨氏眼底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多年的溺爱,就换回了一座坟。一场隆重的后事。

    “儿子……你别这样,娘知道错了,娘以后不敢了。娘回去和你爹老老实实过日子,你爹是个老实人,他不会计较的。”杨氏哭的撕心裂肺,见周伯跃站起身,更是吓得退到了墙脚。

    “将夫人肚里孽障杖责出来!”周伯跃沉着脸,一声令下,那举着手臂粗的木棒汉子,便一棍子挥到了杨氏肚腹间。

    那些小倌儿吓得失了颜色,本以为能逃过一劫,却不想周伯跃出尔反尔当场道“奸夫与母同罪!今日伯跃忍痛灭亲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上到处都是惨叫声。

    饶是众位百姓对此事毫无容忍度,此时也不由惊了。看着那大棍子没有任何情分的使劲朝着杨氏肚子而去,都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养小倌儿固然恶心人,也失了底线。但作为备受疼爱的儿子,亲手杖责,却也让人心都胆寒。

    “有些时候,真不知道自己养的是些什么东西。”周龄死皱着眉,溺爱这独一个,偏心到没边,只怕谁都不知道最后下场是这般。

    下场凄惨也就罢了,那狼心狗肺的东西却一脸的无所谓。只怕在家便是享受惯了偏爱……

    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有些人非要分个肉厚肉嫩,偏偏舍不得那一块。把压力和担子都给了其余的,享受给了偏疼的那个。却不知道,有些地方却舍不得,越娇气,越不能容人触碰。但凡有半点不如意,都是天大的罪孽。”庄圆摇着头,都说皇帝疼长子,百姓疼幺儿。

    杨氏是最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只怕在场不少人,都敲醒了警钟。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