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83章 周伯跃当众罚母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杨氏整个人瘫软在地上,面色苍白如纸,整个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愣愣的看着身下鲜红的颜色,心头猛地一震狂跳。

    “哎哎,周伯跃过来了,过来看榜了。”人群中指指点点的声音突然顿了一下,都扭头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只见那一身白衫的男子捂着头,额角上已经干了的血衬的那张脸极其恐怖。

    身子踉踉跄跄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周伯跃,你娘要给你生小弟弟啦。”百姓中有好事者挑着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伯跃不耐烦地甩开手,他自从那日跟着宋老七,后来被宋老七打晕扔进那巷子里,之后他便极其厌恶男人的触碰了。

    因着宋老七,他对女人也有几分阴影。

    周伯跃沉着脸,周言词!

    周伯跃那日在朝堂上被周言词的伦理挤兑的不知如何是好,在后面的卷式中他几乎用上了所有精力。然而……

    那密封的卷子上,周言词一眼便认出了他的字迹。

    批注“不配为人,何以为官?”

    当时,那考官考虑着周伯跃好歹是新帝哥哥,肯定是要扶持娘家人上位,从而坐稳王位的。甚至,当时都已经给了周伯跃状元之名……

    只可惜,周言词那八字批注,当场将那马屁给拍到了马腿上。

    别说状元,若是可以那考官只怕连进士都想给他撸下来。

    “周公子,你娘真是好福气啊,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给你爹怀个老来子。”有一同落榜的进士笑道。

    周伯跃曾经背靠萧大人没少得瑟,现在被妹妹拉下马,众人简直八月的夏天喝了两口冰水一般爽。

    这会瞧着他,眼神都带着几分戏谑。

    周伯跃心中一沉,见放榜那里传来几声熟悉又粗俗的妇人声。当即扶着心口,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周兄,找堵墙靠着。”一个进士友情提醒。

    周伯跃黑着脸,一身白衫狼狈不堪,人群中竟是留出一条道来,众人全都一脸同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周伯跃……

    “侄子,侄子,大侄子啊。你可算来了,今儿我和你娘本来是想给你庆贺状元之喜的。鞭炮都放了,喜钱都发了,流水席都吃了,哪知道你……大侄子,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,咱们大老远的就是为了……”妇人急急忙忙解释,又是埋怨又是后悔。

    周伯跃冷冷看着她,那妇人浑身一哆嗦,这才想起周家老四历来不好惹。

    “这这,你娘这有了身子的人也不说。现在瞧着有些不大好,要不要叫大夫来看看?大侄子,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啊。这孕妇未满三个月不能大喜大悲又不能操劳,你娘她不说,咱们可是无辜的。”妇人当场甩锅。

    周伯跃一听怀孕,那本就头晕目眩的人更是站不住,身子一软,差点摔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让你找堵墙靠着,你偏不信。”后面那年轻人摇着头一脸朽木不可雕也。

    周伯跃一张脸,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浑身泛凉毫无力气的杨氏躺在地上,莫名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老四,老四,扶娘回去。扶娘回去……”杨氏不敢看周伯跃,感觉他浑身都有几分阴冷可怕,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一般,

    周伯跃冷冷看着她。

    转身便拿了周围摊贩上的水桶,在杨氏惊恐的眼神下朝她泼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杨氏尖叫的声音中冷冷道“你没怀孕!都还能洗冷水澡,怀什么孕?”周伯跃满身戾气。

    饶是众人,都没忍住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力,当真是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心,也狠。

    “儿子,儿子,带娘回去。娘好冷,儿子啊,娘娘娘肚子痛,儿子……”杨氏整个人抱着肚子打滚,只感觉肚里在翻腾,只感觉有人扯住她的皮肉一般紧紧撕扯。

    让她痛彻心扉,痛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啊,好痛啊,救命啊救命啊啊……儿子啊,老四,老四我最疼你……”杨氏沙哑着喉咙爬过去拉周伯跃裤脚,一爬便是一堆血迹,下身还在不住地流血。

    周伯跃垂眸,孽种,不能留!

    “这家人当真是失德,母亲不像母亲,儿子又枉顾人伦,难怪做不了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陛下批注不配为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沉塘,沉塘!这等败坏门风之人必须沉塘!”有人义愤填膺的喊道,周围喊着沉塘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老四救我,老四救我。娘不知道啊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你救我,娘回村里娘回去了……”杨氏浑身颤抖,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夫人倒水。将府里家法请出来。”周伯跃眼神一扫,那些丫鬟便浑身哆嗦着去提水,一盆一桶的冰水,不住的往周伯跃身上倒。

    “今日,伯跃便当着众位百姓,所有父老乡亲的面,让大家做个见证。家母有错,今日,儿子便代替大家惩罚她。还望大家不要见怪。”周伯跃拱了拱手,此刻,全都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此时的周伯跃让众人有点脚底冒寒气。心中都跟着一块泛凉。

    女子不守妇道要沉塘,男子偷qg一样要杖毙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嘴里叫着,但此时见周伯跃的神情,纷纷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去将府里那些人全部绑来。”周伯跃吩咐一声,那些丫鬟便死死低着头不敢看,只怕府里那些人要遭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知那奸夫是谁,那……便将所有夫人身边的家丁绑来。还望大家为周家做个见证,伯跃便忍痛灭亲了。”周伯跃冷着脸,着实将众人骇了一跳。

    周伯跃心中冷笑,那些小白脸在府里他不在意,却不想惹出此等祸事。呵,亲娘怀了孽种被人钉在人前,当真是要毁了他最后的希望吗?!

    周伯跃眼中泛着几分狠意,周遭竟满身戾气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放榜的周围到处都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十多个白生生的年轻人被五花大绑过来,一个个吓得直掉泪,那妖里妖气的样子一看便是小倌儿。

    专门出来给有钱人家暖床的男倌儿。

    “夫人救我们,夫人救救我们……好怕啊,我好怕啊,夫人救命啊……”男人捏着嗓子说话的样子,将众人着实恶心透了。

    杨氏冷不丁瞥到周伯跃眼神,凉了肺腑。

    杀意。

    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