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家娘子已黑化

首页
第182章 杨氏小产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   存书签
    “你说那小子想做状元是不是想疯了?撞死状元他就能成了吗?那也是周龄你啊……他连三甲都没进。”男子笑的直不起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只怕是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便分不清了吧。膨胀了膨胀了,那小子乡下长大的,没点根基又没点底蕴,咋咋呼呼上不得台面。哼,那天在朝堂上还想跟陛下攀关系呢。还好陛下恩怨分明,公正廉明。”进士点了点头,之前大家都担心女帝到底是女人,心软又小气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倒是有大局观。

    杨氏脸色几次变幻,只感觉肚子有几分隐隐的疼。

    “妹妹,我怎么瞧着他们说的……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有点耳熟,好像认识呢。”妇人们脸青一块白一块,身后那群吹吹打打一脸喜气的丫鬟也变脸了。

    感觉啪啪啪的脸上有点响。

    “庄圆兄,终于得见你了。那个疯子还躺在那呢?没受伤吧?”周龄眼睛一亮,便上前迎住了过来的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庄圆状元,你这个名字可真会取。等我娶妻生子了,我要多生两个,给我孩子取,三元,及第……到时候连中三元。”

    几个读书人笑的爽朗大气,端的是一片赤子之心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状元啊,这状元长得可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状元郎来啦状元郎来啦……”人群中隐隐有几分激动。

    杨氏,身子微微晃了下,腿脚一软,差点给人跪下去。

    “状元,你娘来了。你娘还买了好多喜糖一路发过来呢,刚刚全城都在放鞭炮,你娘对你可真好。总算为你庄家扬眉吐气了吧?你娘也开心了吧?”周龄指着杨氏,身后百姓一人一句,竟是让杨氏脸色刷白。

    只感觉肚子疼的明显了几分。

    庄圆一回头,见杨氏身后长长的队伍,穿着喜气都端着大盘大盘的糖。

    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我娘。我娘在我三岁时便去世了,哪里来的娘。她她……”庄圆眉头紧皱,眼中闪过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“啊?她不是你娘?”同行书生跳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人群中引起轩然大波,竟是都惊诧的看着杨氏。百姓你一句我一句,都笑开了。

    杨氏周围几个妇人急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方才有人来报喜的,就是我家四郎中了状元。”妇人叉着腰,怎么会没中呢?没中那我家怎么当官,怎么走关系?一定是搞错了。

    几个书生笑了,指了指身后的榜。

    庄圆淡淡道:“方才报喜人已经到了庄稼,喜报都收了。”拿着彩旗敲锣打鼓的进了他家大门,状元还能是别人的?

    “您看看,状元,庄圆。榜眼,周龄。你们公子叫什么?我帮你找。”那进士是个热心肠,当场便问开了。

    杨氏心头一跳,正要开口阻止,便见娘家嫂子飞快回道:“周伯跃,我家公子叫周伯跃。你们找找看,是不是找错了。他肯定是状元。”皇帝可是他亲妹子。

    哪知,此话一出,几个学子面上瞬间僵硬。

    几人有片刻的呆滞。

    庄圆倒是意料之中,上次杨氏在城墙那里撒泼,他便记住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笑死我了,笑死我了,真的要笑死我了。当儿子的脑子不如人,当场撞状元,这做娘的,居然还冒充状元家人来冒领。你们真是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……”那进士笑的眼泪都出来了,扇子掉地上都懒得捡。

    “各位各位,这就是那位撞了状元的公子的亲娘啊。”进士站起来大声说道,那讽刺丝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。纷纷指指点点:“天啊,全天下竟然有这等人?算是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这妇人看着粗鄙不堪,庸俗土气,怎会培养出状元这等人才?竟然是冒领的,且儿子还是那位撞的头破血流公子的亲娘?”围观的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画本子都不敢这么演。

    百姓越围越多,越围越紧。

    “我认得她,我认得她。她就是周家夫人,从乡下来的,不肯跟相公回去,便一个人在周府上住了大半年。方才放鞭炮庆祝的也是她,流水席的也是她。”有人扬手一指,朝着杨氏面门指去。

    杨氏心中一颤,心里一哆嗦便感觉胯下一阵热流。

    长长的裙摆似乎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这当娘的不是什么好东西,儿子也不怎样。我说夫人,您可赶紧去前头街上将儿子抬回去,可莫要流血不止死了。”进士凉凉道,当场讽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死人了,居然还有人冒领状元,笑死人,羞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到处都是笑闹声,几个妇人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的好妹妹,这么天大的事你都能搞错,不是说状元是十拿九稳嘛,怎么搞出这么丢人的事。妹妹,妹妹咱们去找老四,去问问老四到底怎么回事……当真是丢死人了。”那娘家大嫂黑着脸,感觉丢尽了脸。

    见杨氏没动,便使劲拽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这一拽便是一个踉跄,浑身冰冷的杨氏一个狗爬式便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所站立的地方,竟是一滩鲜红的血。

    妇人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众人顺着血迹看上去,只见那血迹是从腿上流下来的,一直到大腿根部。

    杨氏捂着肚子轻声哎哟哎哟的喊,面色瞬间苍白,似乎流失了打量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这是怎么了?”那大嫂吓得赶紧去扶她,哪知这一动,就跟打开了水龙头似的出来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议论纷纷,几个学子更是白着脸,只以为闯祸了。

    才吃过流水席的老接生婆沉着脸道:“她,这是小产了!她相公离开京城半年,她小产了!!”那掷地有声的模样,让人不由信服。

    那大嫂吧唧一声,扶住杨氏的手松开了。

    摔得杨氏哎哟哎哟直叫唤。

    整个人群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小产?她相公都不在京城,不是离开京城半年了吗?她居然小产了?”

    “这,这,不守妇道!”人群中隐隐有指责声传来。

    杨氏摊在原地,心如死灰。
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